我已授权

注册

中国决不能退让的两大金融底线

2015-07-17 07:22:24 和讯网 

  中华元国际金融智库创办人张庭宾认为,国际金融资本做空中国人民币资产,其最终目的在于廉价掠夺中国国有骨干企业和资源企业。

  6月15日-7月3日,上证指数三周狂跌28.77%,造成了中国人空前的财富灾难:A股市值蒸发21万亿元,投资者户均损失41万元,抵普通人8年的工资,对于中国散户投资者——普通社会大众来说,这可谓是十分惨痛的悲剧。

  然而,如果与中国彻底开放资本项目和签署不受限制的中美投资协定相比,后者结果将比此次股灾严重何止十倍!

  猛烈做空A股要挟资本项目开放

  6月12日,中国证监会主席肖刚在中央党校做报告称:改革牛成立,股市不差钱。13日-14日的周末,市场主力通过微信等网络工具大肆炒作6月15日的生日,而后猛烈做空。

  以权贵资本和国际热钱为主力的市场力量之所以如此猛烈做空,是因为它们发泄对两大诉求未能如愿的不满。

  一是6月5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通过了两个国企改革先导性文件,会议强调国企改革需“做强做优做大”、“优化企业管理”,强调防止国资流失,这与此前市场主力预期的“私有化”、“国退民进”和“国资退外资进”可谓南辕北辙。

  二是美国投行摩根士丹利编制的MSCI国际指数拒绝将中国A股纳入,这与中国对于开放资本项目比较慎重有关。

  此前国内外媒体曾抛出诱导性舆论,称加入该指数会给A股带来1万亿美元的国际游资。这令国内外投机资本热烈期盼。

  MSCI的拒绝让A股市场存量外资失去了留在A股的最后理由,国际热钱加速流出中国。

  根据基金研究公司(EPFR)统计,6月8-11日,新兴市场基金共流出93亿美元资金,创2008年来同期之最。其中71亿美元来自中国股票基金。这创下历史新高。

  MSCI之所以拒绝中国,是因为中国未能拿出令其满意的利益交换。这就是资本项目开放。在MSCI拒绝的三个原因中,其中之一是沪港通尚有额度限制,而如果沪港通额度取消,则基本意味着开放资本项目了。

  比A股纳入MSCI指数更大的诱饵是——纳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特别提款权)。

  其好处非常“虚”:如果纳入了SDR,可以成为某些国家央行的储备货币,但人家也有权不储备。中国想得到这个“虚荣”,就必须放开资本项目,人民币成为自由兑换的货币。

  开放资本项目是引爆中国金融危机的“核按钮”

  博弈至此,美国和西方想从中国获得的东西已经很清楚了。

  这就是:1、放开资本项目,美元的做空投机资本可以合法地自由进出中国;2、签署中美(欧)投资协议,外资可以不受限制地收购中资股权,特别是金融机构股权和国有骨干企业股权。

  外资此刻要求开放资本项目绝不是为了投资实业,甚至不是为了长期金融投资,而是为了方便国外最具破坏力和杀伤力的对冲基金(比如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入境,在做空中国赚钱后能迅速合法地离开中国。

  目前,中国的人民币、楼市、债市和股市等资产价格已经全面高估,这正是对冲基金做空中国赚钱的最佳时期。

  国际资本只有完成了二个阶段的运动,才能完成对一国财富的转移。这是西方教科书极力掩盖的秘密。

  国际资本以美元的方式进入中国,换取了中国廉价的资源、廉价的股权和廉价的商品;相应地,中国形成了储蓄和外汇储备。这是国际资本运动的第一阶段。

  然后,国际资本必须以某种方式进行一次反向运动,形成资本的回流,抽干中国人的银行储蓄和外汇储备,才能最终达到彻底掠夺中国财富的目的。

  南美、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金融危机和社会危机都是发生在国际资本运动的第二阶段,即国际资本回流阶段。

  国际资本在中国已经走完第一阶段,在未来一、二年之内将配合美元加息和美元走势趋强而进入第二阶段,即国际资本回流阶段。

  这就是引爆中国经济金融危机的最危险阶段,而引爆中国经济金融危机的核按钮正是资本项目开放。

  从2010年开始,外资先后从实体经济和金融股权投资领域开始战略性撤离,如今外汇占款(美元从海外流入而兑换成的人民币,形成国内的基础货币发行)与基础货币的比例已经从最高值的140%下降到了98%。这是国际资本由流入阶段转变为流出阶段的重要衡量指标。

  国际大型对冲基金已经闻到了血腥的味道,他们急于拿起屠刀,进入中国股市、债市和汇率市场。

  对冲基金对各种人民币资产的做空工具包括:股市的股指期货、融券、转融券、期权;债市的国债期货、市场化利率工具;汇率市场的人民币汇率期货等。这些金融工具可以组成复杂的组合拳来击垮任何带有结构性瑕疵的经济大国。

  多年来,在西方经济金融导师的指导下,中国证监会等为国际金融资本做空中国准备好了各类金融屠刀。最近三周的“股灾”不过是中国未来更大危机的一次预演。

  不受限制的中美投资协定意在使中国四分五裂

  国际金融资本做空中国人民币资产,其最终目的在于廉价掠夺中国国有骨干企业和资源企业——这也是中国公民理论上最后可以分享的国民财富。

  美元不过是美联储发行的纸币符号。美元符合本身没有经济价值。因此,在本质上,美元资本不需要美元,而需要资产和资源。

  美元资本做空中国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低价获取中国资源和人民币资产。

  国际资本一旦成功引爆中国经济金融危机,股市和债市将大幅暴跌,人民币将极度贬值,金融机构、国有骨干企业和优质资源类企业的股权将变得极其低廉。此时,就是美元资本的收割季节。

  为此,华尔街大佬们急需签订《中美投资协定》为美元资本不受范围与比例限制地收购中国优质资产和资源提供国际法保障。

  如果美元资本完成了对中国金融机构的控制,那么,这就意味着华尔街金融集团完成了对中国经济的控制;

  如果美元资本完成了对中国骨干国企的控制,那么,这就意味着国际政治经济势力实现了对中国的釜底抽薪,与西方人争夺地球有限资源的背景下,大多数中国人的未来命运将非常悲惨,很可能被饥荒、瘟疫和内战所消灭,只能剩下4-5亿人为西方永久服苦役。

  一旦中国资本市场被成功做空并引发银行和信托等的全面信用危机、一旦外汇储备快速流失并引发国际兑付危机,那么,中国只有三条道路可供选择:

  第一是履约,即变卖国有资产和金融股权,任由美元资本直取中国经济和政治的七寸要害(他们是不会接手其它非要害资产的),此时《中美投资协定》可以提供国际法律便利;第二是毁约,然后接受比俄罗斯更严峻的西方经济制裁;第三、接受战争。

  如果中国政府经济智囊人物没有看清人民币资本项目自由化和中美投资协定的要害,没有认识到资本项目开放与该投资协定之间紧密关联的秘密,那么,中国政府在处理中美战略关系方面,中国的国之利器极有可能成为“中美夫妻论”的谄媚礼物。

  在本次中美战略对话公布的70多项经济成果中,中方代表承诺在汇率自由化和开放资本项目方面继续大步推进。中方代表还承诺加大谈判力度“营造更开放投资环境”——即大幅缩减中美投资协定草案中禁止外资收购项目的负面清单。

  也许,中方主要谈判代表希望将这个最新的所谓成果作为“见面礼”,由主席九月份访美时提交美方,并由主席承担未来严重的经济责任和政治责任。

  目前,美国以南海战争和中断中国石油(601857,股吧)供应等手段威逼中国在经济安全底线和政治安全底线上作出退让,旨在通过美国最具优势的货币武器与金融武器彻底击垮中国,消灭潜在的挑战者,使中国成为继前苏联之后第二个被美国软实力和巧实力瓦解的大国。

  因此,在中国经济刚刚开始经济结构调整层出不穷的情况下,一方面,在国内金融领域,中国政府应该尽快着手清理甚至取消资本市场的做空工具和做空平台(这也是当年朱镕基总理关闭国债期货市场的原因),降低和限制投资者的融资杠杆,建立商业银行与股票市场之间的防火墙,防止股市崩盘演变为银行体系和信托体系的系统性金融危机。

  另一方面,在对外开放领域,我们建议党中央和国务院坚决顶住美国的各类威逼利诱,以不惜与美日一战的决心和意志,把拒绝开放资本项目、拒绝签订中美(欧)投资协定列入中国经济安全和政治安全的底线。

  作者简介:张庭宾为中华元国际金融智库创办人 余云辉为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顾问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