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国真会有次贷危机吗 让官方机器与民粹主义退出市场

2015-07-17 07:16:29 和讯网 

  作者金仲兵撰文指出,在行政力与市场力角逐尚胜负难定之时,不断吹大的价格泡沫成为硬币的另一面---一面是强烈的民粹主义裹挟下的稳定考量,另一面是不断放大的价格泡沫,哪一面是权宜之计,哪一面长远之策,看起来实在难分伯仲。而直立行走的中间道路从来也不存在,于是,政府正在步步陷入左右为难和腹背受敌的操作困境。这篇文章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一、背景分析

  2015年之前的12-13年,美欧各国已完成了经济危机的触底引爆,并实现了反弹回升的周期轮换。在美欧经济“刮骨疗毒”的过程中,由于经济高度管制,中国仍在努力保持高达7%左右的经济“面相”, 与此相对一度给人一种“东方不败”和“救世主”的神秘幻觉。只是,这种意念性的精神力量,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和规律的拷问,而且也不出意外地,在经济自身规律的挤压下,今年终于步入了衰退周期的触底临爆节点。令人忧虑的是,人口困境、内需低迷、产业失衡、泡沫加巨、通胀通缩并行、贫富分化等各种历史积累的矛盾节点,在此不期而遇,以重重叠加的方式同时出现了。此情此景,政府仍然毫无争议地需要经济大盘的数据稳定和持续的高增长。

  由于实体经济一直羸弱,股市多年不振,即时经济政策手段已显阙如和无力。在本年度提出诸如“一路一带”、“亚投行”、“京津冀一体化”,并连续祭出更加隐蔽的货币手段之后,除“京津冀一体化”因为出于纾解首都“首堵”而动作见响之外,“亚投行”前景尚难定论,房市激剌也只是一线房市稍有止升,但二、三线房市继跌无疑,且有扩大和加深之危;至于“一路一带”这个大手笔,且不论可行性如何,只就其体量而言,要完成宏大构想也决非一朝一夕之功。

  只是,稍前提出“盘活存量”说,竟再度引起坊间热情解读,视为又一重大利好。或许也可认为,这是在其他经济激剌手段前景预期难料之后,在货币宽松政策不可无限操作的担忧之下,意图通过另行激活僵死状的股市大盘,籍此完成对民间资本“存量盘活”,以实现社会资本和经济风险定向转移互换的目标。也即,这一次以中产阶级为定点对象,并终将承担风险转移的主要成本。股市,再次提供了交换平台功能,让股民们纷涌而入“赶大集”,纷纷加入这场“零和游戏”。

  这是一则未经证实的消息,如果仅部份属实,也极具价值:今年上半年,产业资本减持6000亿,增长、扩股、新股融资9000多亿,中央汇金收入2000多亿,社保基金收入8000亿,印花税收入500多亿,手续费2000多亿,体制内机构收入3万多亿,证券公司、银行、高利贷组织收入总计超1万亿。6个月血洗股民6万亿。如此体制性大规模组织严密行为,只能解释为国家战略。

  二、硬币的两面与两难

  中产阶级老股民在沉闷的股市中早就倍感压抑,他们同样需要这盘赌局“再现辉煌”,继续击鼓传花维持下去,以等待下一个接盘人入市承接泡沫和风险,自己则寻机抛盘,或盈利,或回笼,回出逃。新股民则在政策诱导下,禁不住人性之私和强大的赌徒心态,试图进场赌一把,小有收获,得胜而归。

  但他们无视中国股市的信息与权利极度不对等的赌博性质,政策目标与股民心理在此简单而迅速地完成价值契合,成为暂时的利益共同体,组成股市硬币的具有强大驱动力的一面。

  政府既出于股市维稳需要,也受表面上的民意驱使,于是肆意放纵股票市场,鼓励各种非理性和非常规行为,不但造成市场的空前混乱,也瞬间再次催生并堆集了天量的经济泡沫,让原本虚弱的经济体系雪上加霜,危机四伏。

  价格的虚高并不代表价值的同步增长,在人为推高的背后,大户们早就认准了情势和时机,于是选择及时越狱出逃,实现了套利、套现;后来的小散新股,则成为垫被一族,被后退的股市大潮无情地拍死在沙滩上。中产阶级的民间财富被合法地席卷一空!

  连续的利空打击着市场的信心,造成空前的世纪性“股灾”。受伤的股民们不甘心如此,惯有的民粹主义乘势高涨,很应景地高呼“爱国市”,将保卫股市成败提升到国家安全和“护国战争”的政治高度。与此相呼应,出于稳定大局的需要,政府继而以“国家队”托市,甚至不惜以暴力机器---公安部门强势坐阵压市,方得暂时回归心理临界高点。在政府贸然强行介入市场,强力干预市场运作的同时,因为崩盘担忧而突然引发的民粹主义情绪,虽然符合内在逻辑,却仍然似乎出乎人们的意料。

  中国股市是与实体经济和国际市场关联度最小的“数字金融市场”。自成体系的实、虚脱钩现象,注定了投机性质和由此催生的泡沫危机,将会在某一刻会按照资本来源路线向股市之外的其他领域反向扩散危机,在冲击中小投机者之后,还将外衍至实体产业和社会生活各方面。所以,有人认为短时间内股市出现如此体量的巨大落差,正是中国“次贷危机”的肇始,似乎并不过言。

  在行政力与市场力角逐尚胜负难定之时,不断吹大的价格泡沫成为硬币的另一面---一面是强烈的民粹主义裹挟下的稳定考量,另一面是不断放大的价格泡沫,哪一面是权宜之计,哪一面长远之策,看起来实在难分伯仲。而直立行走的中间道路从来也不存在,于是,政府正在步步陷入左右为难和腹背受敌的操作困境。

  三、要稳定还是要发展

  现代社会和市场经济是十足的信用经济,股市这个高端金融市场更是离了诚信和契约必将寸步难行,而政府信用作为一个国家最具权威的信用制高点,在其中的作用更是不可或缺。具体而言,政府信用体现在对市场规则和经济规律的尊重和遵守上,而不是动辄以裁判员之身介入到市场交易之中,扰乱市场并破坏规则,特别是在多年培养而成的民粹主义情绪裹胁之下,这把疯狂的双刃剑玩不好,在某时某刻自伤其手,无异于自毁江山。

  “当年金融大鳄索罗斯大规模放空英镑,买入马克,买入英国股票,做空德国股市。最终英国放弃欧洲货币体系,索罗斯获胜,名扬全球金融交易界。但英国政府也没有禁止索罗斯在英国股市的正常交易,也没有逼迫索罗斯在股市和汇市平仓,更没有做出对索罗斯的“窗口”劝说。”---股灾之下,荡然无存的契约精神

  行政意志与市场意志的强烈较量,体现出中国在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之间一贯的心理摇摆。只是,这种行政干预能持续多久?市场本身会不会认账?到底是人定胜天还是道法自然?想必不久即可有确定答案。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