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从莫迪被提名看印度人民党的权力格局

  • 字号
2013年10月21日08:56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张弛

  9月13日,印度人民党(此后简称印人党)中央委员会正式提名纳伦德拉 莫迪为2014年总理候选人。莫迪现任古加拉特邦首席部长,在他长达11年的执政期间,该邦的经济增长为各邦之最,号称“印度经济的动力机房”。古加拉特邦的基础设施建设同样领先全国,2012年,印度东部和北部遭遇了波及6亿人的大范围停电,而古加拉特却是全国唯一能够保证长年持续供电的邦,莫迪功不可没。

  然而,莫迪本人所坚持的“印度教特性”的教派主义思想,势必成为大选时无法抹去的阴影。所谓“印度教特性”,本质上是印度教伦理与近代民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混合而成的意识形态,也是印度人民党的思想宗旨。它宣称印度是印度教徒的国度,仇视历史上的穆斯林政权与英国的殖民统治,力求诉诸民族主义,打压穆斯林,希望建立一个全面恪守印度教思想、富有战斗力的印度教国家。2002年12月,古加拉特邦发生了印度教暴徒针对穆斯林居民的骚乱,莫迪对整个事件的放纵态度导致骚乱升级为大屠杀,大约有2000名穆斯林和数百名印度教徒丧生。时至今日,美国政府仍拒绝为莫迪发放入境签证。此番印人党提名备受争议的莫迪,实际上是要借助他身上的多种政治元素实现党内权力格局的重大调整。

  事实上,莫迪最重要的支持力量来自国民志愿团—印人党的幕后老板。该组织成立于1925年,它以德国纳粹党为模板,强调铁一般的纪律以及对领袖的无条件服从,是一个对其成员进行严格思想和身体训练的准军事化组织。国民志愿团宣扬印度教徒之间高度同质化、单一化的身份意识,以求用民族主义的旗帜实现教徒的社会团结,在其感召之下,印度全国大约有超过30个信仰印度教特性的社会组织,围绕着国民志愿团组成了“家族联盟”,印人党则是联盟的政治之翼。1990年,党内领袖拉尔尔阿德瓦尼领导印度教民族主义分子,从索姆纳特神庙出发,远征《罗摩衍那》主人公罗摩神出生的圣地阿逾陀。

  传说这里原本有一座祭祀罗摩的神庙,1528年莫卧儿人入侵印度时将其拆毁并建造了巴布里清真寺。阿德瓦尼的远征意在动员全印度的印度教徒不要忘记历史耻辱,积极推动重建罗摩神庙,复兴印度教的历史荣光。阿德瓦尼的这次动员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效果,1992年12月6日,15万印度教徒包围了巴布里清真寺。他们高呼着“罗摩神胜利”的口号,冲破了数千警察布置的警戒线,这座古老的清真寺很快被捣毁,印度教徒们则激动地宣布他们的胜利。

  阿逾陀事件带来了一系列惊人的历史反响。首先,它引发了多个地区的暴力事件,并且使各地穆斯林与印度教徒的冲突愈发频繁。古加拉特骚乱只是众多后续事件中较大的一起。其次,它直接催生了印人党的崛起。在阿德瓦尼发动远征之前,印人党在下议院只占有区区 3席,到了1993年,则飙升至81席,一跃成为除国大党之外唯一的全国性大党。

  然而,政治毕竟是复杂的游戏。一个真正的执政党,必须谙熟政治事务,能够从各个层面满足选民的要求,而不仅仅局限于宗教信条。对此,1993—2000年主政国民志愿团的拉吉帕特特辛格有着清醒的认识。他在位期间,积极地帮助印人党从一个激进的教派政党转变为擅长于处理各种政治事务的政党。1998年,辛格力排众议,提名有着丰富政治经验的瓦杰帕伊担任总理候选人,而把有卓著功勋的阿德瓦尼晾在一边。瓦杰帕伊于1999年的竞选成功,以他后来的执政业绩证明了辛格当初的选择富有远见卓识。但是,也正是由于瓦杰帕伊卓越的理政才能,酝酿了党内关于政策纲领与教派宗旨之间的矛盾与冲突。

  瓦杰帕伊执政5年期间,积极推进印度经济私有化和市场化进程,扶植高新技术产业,大量吸引外资,扩大对外开放,深化财政金融类改革,一举奠定了印度“金砖四国”的世界地位。不过,瓦杰帕伊的政策取向严重违反了印度教崇尚节俭、朴素,反对消费主义的经济伦理。他的市场化方针与传统印度社会依赖家庭与社区的财富分配模式更是格格不入。土布阵线是家族联盟的经济组织,其领导人拉吉夫軘迪克斯特曾说过:“自由化、市场化、全球化是三张魔鬼般的面孔,它笼罩着我们,会把我们推向自我毁灭的状态。”于是,国民志愿团也开始担心政治权力会腐蚀印人党的宗教信条。恰逢此时,古加拉特骚乱爆发了,莫迪对骚乱的放纵姿态当即赢得了国民志愿团的青睐。对于这一点,瓦杰帕伊是清醒的,他非常担心古加拉特骚乱会导致全党的污名化,从而威胁本来势头良好的2004年大选前景。因此,他迫切地希望印人党能够阻止莫迪参加2002年12月的邦内选举,以修复党的形象。遗憾的是,自从拉吉帕特特辛格卸任之后,国民志愿团一直着力恢复印人党的教派属性。在印人党内,因瓦杰帕伊失去总理候选人资格的阿德瓦尼在党内有众多的拥护者,他们也不站在瓦杰帕伊这边。于是,没有人愿意理睬瓦杰帕伊的呼吁。当莫迪在古加拉特成功连任之后,瓦杰帕伊只得无奈地表示:“我们赢得了古加拉特,却失去了印度。”2004年大选的结果印证了他的判断。

  国民志愿团对瓦杰帕伊的排挤,除了有教派宗旨的缘故之外,更是议会民主制度产生的直接效应。按照议会制的规则,赢得下院多数席位的政党自动有权组阁政府。于是,执政党必然会分裂为两大系统,即党内的“组织派”与掌控内阁与议会的“政府派”。尽管印人党执政只有五年,却培养了一批熟悉政府工作的人物,还有活跃在上下两院的议会领袖。这些具有现实眼光的政治家们构成了一个强大的“德里集团”,与党的组织系统若即若离。瓦杰帕伊无疑是个中翘楚,如果他继续连任,有可能会让德里集团变得羽翼丰满,从而凌驾在党的组织系统之上。

  2004年大选失利之后,国民志愿团原本有了一次调整党内权力布局的时机,阿逾陀远征的发动者阿德瓦尼此刻也被视为可靠的国民志愿团的同路人。然而,1998年被瓦杰帕伊取而代之的一幕,好比一堂生动的政治课,使得这位老派领袖一改过去的激进主义作风:他出人预料地于2005年出访巴基斯坦,以此来讨好国内的穆斯林。更让国民志愿团目瞪口呆的是,他竟然公开提倡印人党应该摆脱国民志愿团的控制,成为更加独立的全国性大党。不过,由于当时阿德瓦尼声望出众,党内确实无人可以取代他的位置,印人党不得不提名他角逐2009年大选。这次选举的失利虽然是痛苦的,但是国民志愿团也终于有机会对印人党彻底洗牌。

  有机会还得有策略。2009年,巴格瓦特正式执掌国民志愿团之后,仍然为如何控制印人党一筹莫展。最初他选择自己的好友加德瓦里担任党主席。没想到后者上任后丑闻缠身,终于在今年1月黯然下台。于是,巴格瓦特不得不邀请拉吉帕特玀辛格重新出山统领印人党。辛格本是一位现实派人物,他不希望党的执政受到教派主义的过分干扰。然而,作为地道的组织派成员,辛格的政治眼光确实有助于遏制“德里集团”的离心力。由此不难理解,为何辛格自上任之后不遗余力地力挺莫迪。其实,辛格过去不但不欣赏莫迪,反而一而再打压莫迪。1995年,党内要求莫迪参加古加拉特邦选举的呼声很高,辛格则断然拒绝了这一提议,就像3年后他冷落阿德瓦尼、扶植瓦杰帕伊一样。然而,莫迪毕竟没有在德里任职的背景,因此在未来的选举中,甚至执政过程中,莫迪所能依赖的力量只有党内的组织派与国民志愿团。提名莫迪实乃辛格瓦解德里集团必走的一招险棋。

  在提名莫迪之后的第三天,辛格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他声称:只有像瓦杰帕伊那样富有远见者领导的政府,才能满足公民的要求,并提供优质管理。此言既是在宣传莫迪,也是在提醒莫迪,意在警告他不要重复2002年的错误。为了博得国民志愿团的支持,莫迪不会为2002年的事件道歉。但是,如今的莫迪已经凭借他卓著的执政业绩、极富感染力的演说,以及印度人日趋世俗化的心态赢得了众多穆斯林选民的拥戴。在莫迪提名的消息传出后不到3天,全国范围内有大约4000名穆斯林表示要加入印度人民党。可能莫迪本人都对此始料未及。或许,当年莫迪对骚乱的放纵只是一场政治投机,现实主义的执政理念才是他真正的底色。如果莫迪赢得大选,国民志愿团的大佬们恐怕会感到后悔,因为他们着力推出的是一位比瓦杰帕伊更为精明的政客,而非理想中的教派主义领袖。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