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滕泰:不能错失人民币国际化的最佳历史时期

  • 字号
2013年10月18日15:29 来源:和讯网  作者:滕泰

经济学家滕泰
和讯专栏作者、经济学家滕泰

  近期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讨论可谓是汗牛充栋,很多专家学者都从人民币国际化对中国经济贡献的角度对该问题进行了细致陈述。笔者认为,人民币国际化虽然是历史的选择却不会自发出现。

    人民币国际化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随着近年来在美元、欧元贬值过程中,持有美元、欧元的国家财富不断缩水,美国、欧盟向持有美元、欧元的国家征收的“通货膨胀税”进一步扩张,当前以美元和欧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客观上危机不断,新的国际货币体系正在形成过程中。

  但是,谁具备终结美元和欧元垄断国际货币发行权的能力?如同早期货币发行是富人的专利一样,国际货币发行也永远是富国的专利。历史上,每隔一定历史时期,都会有新的大国崛起,承担起国际货币发行者的角色,并获取国际信用软财富创造的巨大利益。新的世界货币创造者,必须有足够大的、不断上升的经济和财富实力作为保证。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且进出口贸易额占全球贸易总额的逾11%,已经具备了足够的经济实力以及贸易影响力。此外,中国经济依然保持稳定快速的增长,而且随着贸易顺差的持续,中国现存的3.5万亿外汇储备数额仍将进一步扩大,这既能够向世界提供足够信赖的信用货币,也能够提供足够的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和储备手段。因此,由于经济实力的崛起,坐拥足额的外汇储备作为信用保障,加之人民币币值的相对稳定以及在全球贸易和国际投资中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从中国周边国家到主要贸易伙伴,从贸易结算货币到储备货币,人民币未来成为国际货币之一是必然的。

  2013年以来中国在IMF和世界银行的地位已经有所提升,并且在IMF增资过程中也承诺更多出资、更多股权。近日IMF总裁拉加德表示,希望美国国会尽快批准2010年IMF执行董事会通过的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在该方案中,IMF的份额将增加一倍,超过6%的份额将转移到有活力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作为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中国在IMF的份额必然将借此扩大,而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的需求客观上也将随着中国在IMF的话语权增强而自然上升。这也将有助于在IMF框架基础内实现对美元、欧元国际货币体系的储备基础和发行约束,是稳定未来全球货币体系成本最低、最简单的办法,同时还避免了大国间货币战对全球经济的伤害。因此,人民币国际化非中国一国之利,而是在中国综合国力不断增强的背景之下,历史所做出的必然选择。

  世界不缺支付手段,只缺货币发行约束

  过去几百年中,随着世界经济沉浮,国际货币体系多次上演“王朝更替”。从贵金属时代,到英镑称雄,继而美元独霸世界,进入21世纪后,欧元挑战美元霸权到二者既互相竞争又互相掩护,争相超发。然而,任何一次货币更替背后都是不平静的。

  世界市场形成之前的贵金属时代,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白银大国。然而封闭的中国并没有掌握全球货币主导权,而是任凭16世纪以后全球白银大量流入中国,换走了中国巨大的国民财富,并在之后金本位替代白银本位、白银大幅贬值过程中加速了贫困化。

  在英国霸权与金本位时代,黄金和英镑作为国际货币有效地促进了全球贸易的发展,同时也为英国产业在全球范围内扩张铺平了道路。虽然拥有国际货币发行权,但是英镑向全球各国征收的国际铸币税远远小于二战以后的美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英镑的国际货币地位逐步瓦解。全球贸易的飞速发展客观上需要足够的支付手段,因此产生了很多跛行的金本位制度,以及法郎等区域性贸易货币。

  在二战以后的美元固定汇率时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虽然表面上各国可以用持有的美元按照固定汇率向美国购买黄金,但是各国持有的美元数量显然远远大于美国可用于兑换的黄金数量。因此,当美元的发行越来越多,造成单位美元的价值含量远远小于固定的黄金兑换价格时,各国纷纷到美国兑换黄金,从而造成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

  在70年代以后的美元浮动汇率时代,因为雅尔塔体系并未建立起有效的国际货币体系,大幅贬值后的美元仍然是世界货币。于是美国开始利用这种国际货币地位,以扩大对外发行国债、扩大对外贸易逆差等方式,超规模向全球投放美元,以换取其他国家的财富和资本。

  21世纪以后进入美元、欧元并行时代,由于欧元的贸易逆差和对外负债规模远远小于美国,于是各国纷纷增持欧元,美元开始大幅贬值。到2008年下半年,当各国认识到欧洲也在像美国一样向全球征收国际货币税之后,欧元也开始贬值。尤其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后,欧洲和美国都开始大量向本国的金融系统注入流动性,这种流动性最终必然会转化成欧、美的国家债务,要么迫使欧洲和美国央行动用发行世界货币的特权,要么直接造成美元和欧元的贬值,结果不仅是欧美的纳税人要承担这种救市的代价,而且全球持有美元和欧元资产的政府、企业和平民都要适当分担救市的成本。而在美元和欧元都变成无卯货币,可以任意滥发之后,所谓“特里芬两难”已经彻底消失并变成“一难”——国际上再也不缺支付手段,只缺货币发行约束;缺乏国际铸币税的公平分配机制;缺乏信用货币基准。

  人民币国际化不可能自发出现

  随着国家间的兴衰,国际货币发行主体也在不断地更迭。在美欧式微的背景之下,人民币崛起其实是历史对中国人民几十年奋斗自强的肯定,是中国必须承担的新责任。

  然而,如同经历了十几次英镑危机以后,美元才逐步成为世界货币,任何货币的国际化都不会自发地实现。如果在美元和欧元危机交替出现的特定历史阶段,在人民币即将完成升值的最后历史阶段,如果中国不能抓住这个最佳历史时机战略性地推动人民币走出国门,人民币就会错失国际化的最佳历史时机。

  (本文节选自《民富论:新供给主义百年强国路》,本书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发行。)

  作者简介:滕泰,和讯专栏作者,经济学家,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客座教授,中央财经大学兼职教授,深交所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导师;曾任基金管理公司和证券公司投资总监、研究所长,首席经济学家等职务;多次出席各部委、中央和国务院决策部门的专家咨询会,并曾于2010年6月向温家宝总理、副总理和国务院各部门领导做宏观经济专题汇报,是70年代学者中唯一多次受邀“中南海问策”的少壮派经济学家。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