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滕泰:不再追求完全独立的货币政策

  • 字号
2013年09月25日10:55 来源:和讯网  作者:滕泰

经济学家滕泰
和讯专栏作者、经济学家滕泰

  近日,伦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埃莱娜•雷伊发表一篇论文称,在金融全球化的背景下,“蒙代尔不可能三角”本身就已经过时了,政府当前面临的实际上是进退两难的困境。具体说来,货币政策独立性、汇率稳定和资本自由流动三大政策目标若要实现其中两个必须牺牲另一个的经典“蒙代尔不可能三角”框架受全球化程度加深的影响已经崩溃。现阶段只要一国允许资本自由流动,那么货币政策独立性与汇率稳定均不可能实现。结合自五月初以来,印度卢比、土耳其里拉和印尼盾兑美元汇率均出现大幅贬值的市场背景。

  此文的发表可谓是恰逢其会。诚然,在全球金融市场日渐开放的今天,一国想要维持自身货币政策的独立性益趋艰难。在这一背景之下,中国要想做到在逐步融入国际金融体系的同时而不丧失国内政策的独立性并不容易。

  事实往往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艰难。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国内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中国国内的汇率政策、货币政策、贸易政策、就业政策、经济增长、物价稳定政策都已经日益受到外部环境的左右而很难单独发挥作用。

  比如,2007年,中国人民银行为了遏制资本市场泡沫和抑制通胀,不断提高利率,一年期存款利率从2.25%逐步提升到4.14%以上。同期,美国为了稳定国内金融市场,联邦基准利率却从4%以上下降到2%以下。人民币利率的提高和美元利率的降低,诱使大量美元热钱涌入中国,购买人民币。为了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人行被迫发行大量人民币来购买这些外汇,结果造成国内货币流动性过剩,一度反而助长了通胀和资本市场的泡沫。2008年,随着资本市场泡沫破裂、经济增速逐渐下滑,人行最终加入全球降息的行列。

  2010年上半年,中国为了调控房地产价格,遏制潜在的通胀风险,又一次开始紧缩性的国内货币政策。彼时,美国还没有从次贷危机中走出,欧洲又深陷主权债务危机,美、欧、日纷纷推行量化宽松政策,在超低利率甚至零利率的背景下继续大规模投放货币。在这种国外零利率、国内高利贷的特殊背景下,大量热钱持续流入中国,给人民币造成极大的升值压力。为了维持僵化的人民币汇率,中国人民银行又被迫大量收购外汇。在遏制通胀、抑制资产泡沫的大政策背景下,央行所有为了购汇而新发行的钞票都必须通过各种方式回流,所以在那一轮调控中,央行把商业银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最高提高到21.5%,创世界之最。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中国民间的实际贷款利率疯狂上涨,迄今为止,普通一年期信托贷款的利率普遍在10%左右,中小企业私募债的利率在15%左右,民间短期拆借的利率在24%以上。

  上述为了维持汇率稳定和外部均衡,而牺牲国内货币政策独立性,让整个中国经济承担紧缩的代价:高利贷泛滥、中小企业大批倒闭、股市长期下跌、经济增速连年下滑……

  2012年短暂的修整后,2013年热钱又卷土重来,如果继续不顾美国、欧洲的宽松货币政策而独自紧缩,如果继续为了僵化的汇率而牺牲整个国民经济的内部均衡,中国经济还要付出更惨痛的代价。反之,如果国内经济不想承担巨大的流动性输入代价,就不得不接受人民币升值速度的进一步加快,而这样一来,所有的出口部门都要承受巨大的冲击和贸易利益损失。

  可见,在开放经济资本自由流动的背景下,中国面临的现实是如果不考虑美国等西方大国的货币政策,而仅仅立足于本国国内情况进行政策调整,货币政策效果不仅可能“打折扣”,并且可能与预期“南辕北辙”。反之,如果盲目跟随西方国家的货币政策进行调整,也会完全丧失货币政策的主导权,甚至有可能伤害自身的经济发展和财富积累。这正与雷伊教授论文中所言的两难之境相吻合。

  要解决这一困境,我们需要跳出“蒙代尔不可能三角”的老框架,不再追求完全独立的货币政策,而是依据自身经济背景和国际资本内外流动规模,参考各国货币政策动态进行综合的货币政策决策。实际上,在开放的金融环境下,全球大部分国家都不得不接受美国等西方大国主导的金融体制和金融规则,并且任何一国都已经失去了独立货币政策的完全主导权,尤其是在固定汇率的背景下。弹性汇率从很大程度上可以阻断美国等大国金融政策对国内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影响,但是前提是出口部门必须足够强大,能够独自面对汇率波动的风险,消化汇率升值带来的冲击和影响。

  此外,本国的贸易政策、就业政策、经济增长、物价稳定政策都必须适当考虑国际环境,在充分考虑全球金融政策对本国的影响后,再结合本国情况选择合适的政策目标,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汇率政策都不能不顾彼此而单独发挥作用。

  最后,当内部政策和外部政策的目标产生矛盾,某一项政策的实施对国内不同的利益主体有的造成伤害有的白白获利的情况下,政策必须综合平衡,有时候甚至必须放弃局部的政策目标,甚至放弃基于本国范围内的一般均衡目标,把各项政策调控的重心放到长期金融战略导向下的居民福利和国民财富的增加。上述手段我在最新出版的《民富论:新供给主义百年强国路》有专门细致的论述。

  总之,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国际资本自由流动程度的加深,一国希望孤立地实现货币政策的完全独立自主已不可能。中国如果要实现自身货币政策目标,需要依据自身经济背景和国际资本内外流动规模,参考各国货币政策动态进行综合的货币政策决策,同时还要通过积累品牌优势建立强大的出口部门以抵消汇率波动影响,并在此过程中尽量平衡国内政策相关方的利益关系。

  历史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货币政策调整足够的汇率弹性,更需要有开放经济下的全球视野和新思路。

  作者简介:滕泰,和讯专栏作者,经济学家,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客座教授,中央财经大学兼职教授,深交所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导师;曾任基金管理公司和证券公司投资总监、研究所长,首席经济学家等职务;多次出席各部委、中央和国务院决策部门的专家咨询会,并曾于2010年6月向温家宝总理、副总理和国务院各部门领导做宏观经济专题汇报,是70年代学者中唯一多次受邀“中南海问策”的少壮派经济学家。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