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高连奎:经济调控是一种艺术

  • 字号
2013年09月04日07:27 来源:和讯网  作者:高连奎

青年学者 高连奎(资料图)
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高连奎(资料图)

  经济调控分为货币调控和财政调控,货币调控对应的是全局,财政调控对应的是政府投资,为了保证经济的无波动增长,仅靠货币干预是不行的,仅靠财政干预也不行,两者必须紧密配合。

  其实凯恩斯和佛利德曼(300289,股吧)都是干预主义者,只不过干预的方式不同,佛利德曼认为只需要进行货币干预就能搞定一切,但事实证明,这是错误的,因为货币干预自身很容易失灵,仅有宽松的货币,而没有企业投资的积极性,货币主义根本不能转换为经济投资,经济也就无法恢复增长。而凯恩斯主义自身也需要货币主义的配合才能发挥作用,比如央行不放款,政府投资也很难带动企业投资,因为政府投资虽然靠财政,但企业投资则更多的是靠银行贷款。

  总之,货币是油,财政是柴,只有油,而没有柴,火照样着不起来,只有两者配合,经济之火才能越烧越旺。

  经济由四个阶段,分别是萧条、复苏,繁荣,过热,我们可以从经济发展的这四个阶段来谈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使用,在经济的萧条阶段,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全部放开。货币政策放开,就是将利率和存款准备金都放到底线位置,财政政策主要是政府投资的介入,在中国主要就是发改委放宽对政府项目的审批,以保障社会总投资保持在一定的水平。因为在经济危机时期,经济前景黯淡,企业是不敢投资的,而一旦投资停滞,经济就会变的更差,因为需要政府投资来弥补企业投资的空当,而政府投资本身也可以起到对政府投资和社会消费的带动作用,这样可以稳定经济信心,帮助经济尽快恢复正轨。而且政府投资的一般都是基础建设项目,这些投资周期长,等这些投资完成后,经济也就到了复苏期,这些政府投资项目正好为经济的下一轮繁荣打下坚实的基础,比如亚洲金融危机时中国的高速公路建设就为后来的经济繁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本次的高速铁路建设也很快带来了经济的繁荣。

  当萧条过去后,经济就进入复苏阶段,这时经济开始步入正轨,这时应该收拢财政政策,这时由于前期的政府投资,政府这边债务杠杆比较大,因此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政府去杠杆,减轻财务压力,这个时候就不应该再安排财政赤字了,但货币政策仍然继续放开,因为经济发展最终靠企业投资,通过政府投资,社会不再恐慌,企业家的信心得到了恢复,这时候宽松的货币政策可以更好的让企业投资,这种企业投资不仅可以将经济拉回到正轨,也可以创造出一个新的繁荣。

  具体到中国就是应该收紧发改委,放开央行,因为资金一旦放开, 可能流入政府项目,也可能流入企业投资项目,如果保障不流入政府呢,那就是发改委的功能,发改委严控项目审批,对于那些负债率已经很高的地方政府进行重点监控。只要这些地方没有新上项目,也就没有资金需求,资金就可以更好的流入企业。

  进入经济繁荣阶段,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全部退出,经济繁荣,企业投资欲望比较强烈,这时候经济不需要刺激,因此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全部退出,经济自由发展。但经济繁荣的结果往往是企业债务杠杆过大,企业盲目投资过度,而这些企业的投资过度往往也会引起供求性的价格上涨,也就是通胀会出现苗头,企业投资过度引起了通胀,其实也就是经济过热的信号。

  在经济过热阶段,货币政策收紧,但也应该适度收紧,而不是过度,如果多度收紧就会酿成经济危机,历史上几乎所以的经济危机都跟货币政策的过度收紧有关,因为收紧货币最常用的手段就是提高利率,而提高利率其实就是提高企业的融资成本,当利率提高到一个程度后,企业就会无利可图,就会破产,在金融领域就会出现金融市场的收缩,股市的崩盘,后果不可谓不严重,当然这些问题虽然很多是由货币政策收紧造成的,但根本原因还在于各微观市场的失调,比如金融过度投机,比如新兴产业领域,或是政府鼓励领域的过度投资等,都是最常见原因,这时不仅需要调节宏观货币政策,更需要对微观市场进行干预。很多时候,政府往往过度使用宏观经济政策,而对微观市场的治理力度不够,最终导致经济过热在货币收紧后随之出现经济大萧条,但这些萧条其实是可以避免的。

  反干预者经常提到市场自动出清的概念,其实政府的经济干预不仅不会影响市场的自动出清,反而会防止市场出清过度导致不必要的社会资源浪费,因为市场出清不是指的整体市场,因为即使在经济繁荣阶段,传统行业或是相对比较成熟的行业,也不会出现很大的投资过度,投资过度的主要局限于个别实体行业,比如曾经的互联网网行业,房地产行业。新能源行业等,这些行业大多具有新兴,受金融资本影响比较大的特点,比如食品、服装、玩具、汽车等传统行业,即使宏观经济多么的繁荣,企业家也不会盲目的扩大生产。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市场一般并不可能出现多少产能过剩,小量的过剩等经济一恢复马上就会变成产能不足,而经济一旦出现危机,整个市场的信心就会受到打击,就会导致市场过度出清,这种过度出清不仅波及产能过剩的行业,甚至经那些产能并不过剩的传统行业都会波及,这就会导致社会资源的大量浪费。因为这些产能如果要重复恢复则又要需要新的投资。在中国货币政策的执行部门主要是央行,而财政政策的执行部门并非财政部,更主要是发改委,发改委主要负责大型政府项目的审批,因此可以有效的调节政府投资的节奏,既可以加大也可以减缓。

  经济的调控必然是综合的,而且是权变的,综合性主要是灵活运用各派理论,各家功夫,货币主义,财政主义,甚至供给主义都可以采用,而权变,则是随时机而变,主要表现为不同的经济周期实行不同的经济调控政策,现在的经济调节肯定不是单一学派,而是综合派。

  自由市场早已被主流经济学家所否定,但经济学中确实也确实不断蹿出所谓的新自由主义,这些主义也确实提供了新的论证方向,但大多数也出来不久即被否定,比如佛利德曼提出货币主义,主张只依靠货币来调节经济,但他的核心主张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被废弃不用,比如预期学派,指出政府的经济调节措施可以被人们预期到,从而导致无效,但现实是人们即使预期到了,但也很难改变结果,因为缺乏对冲措施,况且也预测不准,这就如地震一样,即使能准确预测地震发生的时间,但也只能减小损失,而不能阻止地震的破坏,更何况根本就无法准确预测。另外还有产权学派,主要产权清晰,可以提高经济交换的效率,但这并非支持私有化也并非反对市场干预,科斯早就早过澄清,张五常更是指出政府投资的好处就是可以降低市场交易费用,大幅提高经济效率。

  总之,经济就如火山,其自身的能量释放是不稳定的,经济周期是客观存在的,因为对经济进行科学的干预是必要的,但这种干预必须是科学和准确的干预。中国语言中有“摆平”一词,其主要包含两方面含义,一是把问题解决,二是各方利益都照顾到,摆平不是解决和处理,也不是打败和战胜。如果问题解决了,而伤害了很多人的利益,也不行,而如果碍于某些人的利益,而不解决问题更是不行,摆平是一个高难度的,且带有艺术性的工作,经济调控也是这样,也需要这种在利益和问题之间进行摆平的艺术。

    作者简介:高连奎,高连奎,和讯专栏作者,知名经济学家,中国睿库研究院副院长,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中国专家学者协会理事,著作有《中国大形势》、《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等,最新著作为《世界如此危机》。

   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