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高连奎:全球需要“世界模式3.0”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13年05月27日14:42 来源:和讯网  作者:高连奎

青年学者 高连奎(资料图)
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高连奎(资料图)

  文明是古代的模式,模式是现代的文明。古往今来,“哀民生之多艰”者数不胜数。以至于马致远发出“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感叹!今日中国,正面临改革开放以来未有之大变局,我们相信市场,又不容忍贫富差距继续拉大,我们渴望福利社会,又不想背负沉重的税务负担,而要破解这一难题就必须进行发展模式创新,笔者写本书也是想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可行性的选择。

  去年秋天,笔者受邀参加美国一家知名媒体访谈节目,主题是谈中国的仇富问题,当时嘉宾有三位,一位是来自加拿大的知名华人经济学教授,另一位是一个旅居泰国的华人,再就是笔者,在节目中,有人认为中国仇富问题的根本在于官员腐败,有人认为是垄断和国企问题,而笔者则指出仇富是世界性问题,只有降低民众的生存成本,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但当时主持人并不完全不认同笔者的看法,她认为“仇富”在美国并不严重,她举例说,很多美国的富人跟穷人也在同样的超市开车购物,他们的汽车也并没有遭到穷人的攻击。在节目中,由于时间关系,笔者并没有针对这个问题与她进一步讨论,但节目录制完没过多久,美国就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其实事实也就说明了一切。

  在这里提这个事情,笔者并不是要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分出个好坏,而是要说,现在的世界都面临同样的问题,中国有问题,美国有问题,同样欧洲也有问题,整个世界都面临着“模式困境”。特别是金融危机以来,这种问题暴露更明显,任何一个经常关注国际时事的人都不会否认这一点。

  而要解决现在的问题,我们不妨回顾一下人类的历程,自从资本主义诞生以来,人类的发展可以归为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自由主义模式,在本书中,笔者将其称为“世界模式1.0”,在这种模式下,人类取得了巨大的发展,这种模式最终在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中成为经典,当时的政府被称为“守夜人”政府。在这种模式下,西方国家表面上也拥有了一切:财富、政治智慧和军事力量,在此期间,世界的霸权也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传递到了英国手中,前后历时约500年。 但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这时的资本主义社会虽然表面风光,但其内部矛盾重重,而频繁的经济危机、严重的阶级冲突、以及风起云涌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都宣告了这种模式的失败。

  在这种情形下,另一种模式诞生了,这种模式并没有诞生在当时的世界霸主英国,而是诞生在了另一个正在新崛起的大国德国,确切的说,当时还不存在德国,因为当时的德意志还处在封建社会,全国有几百个骑士国组成,虽然资本主义发展迅速,但封建割据导致了国内缺乏统一的市场,严重了阻碍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因此卑斯麦极力的想统一德国,但德国也面临着严重的阶级斗争,这阻碍了卑斯麦的对外征战,而当时国内兴起的“工厂立法”却吸引了卑斯麦的注意。

  工厂立法其实并非起源于德国,而是诞生于资本主义最发达的英国,英国工人要求政府进行立法,缩短工时,英国资本家当时极其反对缩短工作日的“工厂立法”,并且与工人展开了血腥斗争,直到缩短工作日,在工人状况有所改善的时候,资本家的收益也大大增加。这是因为,在新情况下,一方面资本家不得不进行产业升级,另一方面工人的体力和精神状态得到了改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从而资本家也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这种状况马上被德国注意到了,当时德国还是比较落后的,德国资本家如果要赶上英国资本家,并和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对手进行竞争,就不能重复英国工厂立法的道路,而是要缩短这个阶段。 因此德国的资本家们着急了,他们成立了协会,主动要求把工作日首先从十三个小时缩短到十二个小时。卑斯麦看到“工厂立法”对平息工人斗争和促进经济发展的巨大作用后,便亲自推动了这一进程。1883年,德国通过了《疾病保险法》,《工伤保险法》在次年通过,就连最难通过的《老年残障保险法》在1889获得批准。

  现在柏林市政厅二楼会议堂的一幅19世纪的油画就是显示的当时情形,在画中,卑斯麦身穿军服,手里拎着一把德国菜刀主持国务议会,讨论最难通过的《老年残障保险法》,当时的气氛非常紧张,如果哪个利益集团的代表敢对这老年保险法不同意,这位铁血宰相随时都可以将他的脑袋削下来,最后所有人战战兢兢地顺从了铁血宰相俾斯麦的意志

  就是这样,由此德国成为了世界最早通过立法建立社会保障制度的国家,德国工人在世界上最早拥有了保险和退休金。而工人福利的改善,极大的促进了德国的经济发展,德国也一跃从西欧落后的国家迅速成为与英法抗衡的强国。当时的德国首相俾斯麦一直将“工厂立法”当成自己最伟大的成就,并将其称为 “一切历史上的社会改革之花”。

  德国崛起的经验反过来又触动了英法等国家,他们也纷纷效仿。英国1905年制定了《失业工人法》,1909年制定了《退休法》和《劳工介绍法》,1911年通过了《国民保险法》。法国1894年颁布了《强制退休法》,1905年制定了《专业保险法》。自此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都开始了自己的“工厂立法”进程。这就揭开了“世界模式2.0”的序幕。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另一个高福利的大国苏联开始崛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二战结束后,曾经的霸主英国不甘落后,痛定思痛,下定决心建立世界上最完善、最先进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制度,而且不仅仅是简单复制德国模式,而是开辟自己的道路。

  1941年,英国成立社会保险和相关服务部际协调委员会,着手制定战后社会保障计划。受英国战时内阁财政部长委托,经济学家贝弗里奇爵士负责这项计划的构思和设计,第二年,贝弗里奇爵士提交了题为《社会保险和相关服务》的报告,这就是著名的贝弗里奇报告。这也是影响整个世界社会保障的经典著作,在英国、欧洲乃至整个世界都产生重大影响,被业内人士视为现代福利国家的奠基石。而报告中最著名的福利社会三原则,普享性原则、统一性原则、均等性原则,也成所有文明社会的基本精神和核心制度。

  此后,福利国家的理念又被推广北欧。而且它们后来居上,成了西方福利国家的“橱窗”。而当时的北欧,城市化才刚刚开始,到了上世纪60年代才进入高峰,他们大多是社会民主党执政,极其重视劳动者的福利,当时最重要的措施就是政府补贴建设住宅,为工人提高各种福利,而就是这些措施让野蛮落后的北欧海盗国们在二战之后迅速崛起,并一跃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标杆性地区,影响至今。

    而作为福利国家发源地的英国,在上世纪的大滞涨后,却走向了“去福利化”道路,而且这一削减福利的浪潮也逐步席卷到几乎所有西方发达国家,包括美国。其实现在英国的福利制度早已不是贝弗里奇模式了;而北欧国才真正继承了英国模式的“衣钵”,成为贝弗里奇模式的典范。 “入海方知天地远,出水才见两腿泥”,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那些”去福利化”国家的经济几成残枝败叶,而北欧却一枝独秀,散发着明星般的魅力。

  现在很多中国人都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最自由的国家,而事实并非如此,美国人均GDP连世界前十名都没有进入,最新发布的2011年世界人均GDP排名中,美国排第十五位,前面的基本上都是北欧国家,而来自多方面的研究也证明北欧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地区,可以说北欧高福利国家才真正实现了人权、自由和效率的完美结合。实践证明,北欧是正确的,美国的去福利化是错误的。

  然而话又说回来,那些已经“去福利化“的国家要想重回高福利也是不容易的,毕竟高福利也有高福利的缺陷,因为高福利必然要求高税收,而高税收又必然推高生存成本,而且现在人类面临的不仅是贫富分化的问题,更是生存成本不断升高的问题。

  在书中,笔者虽然对福利社会不吝赞美之词,其实只想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类社会从世界模式1.0进化到世界模式2.0是进步,倒退没有出路,现在世界面临的问题就是寻找世界模式3.0,而笔者提出的方案就是低生存成本型社会模式,低生存成本社会模式不是对福利社会的替代,而是补充,福利社会解决的是人类的生老病学等大问题,而低生存成本型社会则是解决人类的衣食住行等细微方面,其具体方案笔者在书中再进行详细介绍。

    作者简介:高连奎,高连奎,和讯专栏作者,知名经济学家,中国睿库研究院副院长,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中国专家学者协会理事,著作有《中国大形势》、《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等,最新著作为《世界如此危机》。

   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