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高连奎:经济效率如何提高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13年05月22日07:22 来源:和讯网  作者:高连奎

青年学者 高连奎(资料图)
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高连奎(资料图)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份中南海主持召开专家和企业负责人座谈会,听取对当前经济形势和宏观经济政策的看法和建议,但从会议的报道难以看出亮点,其实这样的会议每年都很多次,但效果都不好,其实与其说中国的经济学家水平不高,不如说整个经济学都落后于现实发展的。

  在早期,经济学尚未掉入“供需”怪圈的时候,分工和交换一直是经济学研究的核心内容,那时候也没有所谓微观经济学的概念,后来人们将微观经济学看成主要研究价格的经济学,甚至直接称为价格经济学,可见价格的重要性,研究价格,其实就抓住一点,舍弃其余,而且是抓住了不重要的一点,舍弃了重要的东西。

  微观经济学基本上是围绕三个基本概念展开的,那就是供给、需求和价格,宏观经济学也是围绕三个基本概念展开的,投资、消费和储蓄,而平衡经济学的三个基本概念就是分工、产生和交换,而且无论是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还是平衡经济学,他们的三个概念,都分两头和中间,微观经济中,供给和需求处于两头,价格位于他们中间,在宏观经济学中,投资和消费位于两头,储蓄位于中间,在平衡经济学中,生产和交换位于两头,分工位于中间。

  因为微观经济学的供给和需求过于抽象,宏观经济学的投资和消费虽然形象多了,但是存在界定的问题,为什么买房属于投资,和买装修材料就属于消费了,难度企业买的东西都算投资,居民买的东西都算消费,其实这些界定都要人为的下定义,这种学术定义和人们的生活思维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偏差,导致用起来也非常复杂,难以把握。另外不同国家,不同发展阶段,投资和消费都千差万别,没有一定之规,通用性差。必然中国现在投资达到了50%,那是还继续投资还是不投资呢,学术界争论不休,归根到底是这个分析体系造成的。

  而其他经济分支,比如信息经济学、产权经济学等等经济学的具体分支都可以难入平衡经济学的研究体系,成为平衡经济学这一分析体系的一部分,平衡经济学不是经济学某一领域的创新,而且一种分析方式的创新。

  经济学有两大最关键的问题,一个是经济效率的问题,另一个是经济稳定的问题,其他问题在这两个问题面前都是不重要的,那按照平衡经济学的框架,经济效率该如何提高呢!

  在经济学中,有个分支是发展经济学,发展经济学的模型也是基于微观经济学,主要是按要素进行考虑,比如经济要发展,得有能源,得有人才,这确实也重要,这种研究思路和企业家开工厂的思路是一致的,而且能源之类的也确实分非常重要,比如如果没有石油,一切都无从谈起,但是现在经济中,很多资源都可以外购,所以原来的研究思路从某种程度上是失灵的,比如日本是资源小国,但是照样可以创造经济奇迹。

  平衡经济学将经济分为生产和交换两大部分,因此经济效率的提高也主要取决于生产效率和市场交换效率的提高。

  对于生产的效率,生产效率主要由两大因素决定:

  1、 生产工艺:生产同样的产品可以有不同的工艺,这些工艺之间除了成本不同外,对效率的影响也是不一样的,比如盖房子,盖一栋楼也行需要一年或半年的时间,但住宅商品化后,就会效率提高很多,中国住宅商品化的领军企业远大盖楼只需要两个星期,这就是工艺的不同。工艺不同是从原理上说的,不同的工艺之间,根据的是不同的生产原理。

  2、 生产工具:在生产工艺相同的情况下,不同的生产工具效率也不完全相同,人类最初的生产工具就是两只手加上石头、木棍、斧子、锤子等简单的工具,而后来出现了机械,小型机械、大型机械、联合机械,自动化机器人等,总是越来越节省人力,越来越自动化,效率越来越高。

  在现实中,这两者,在现实中往往是融合在一起的,比如不同的工艺也需要不同的机械来完成,总之提高生产效率主要是从这两方面来考虑。这些都是需要企业家考虑的事情。

  除了生产效率还有交换效率,交换效率主要由以下几个方面决定:

  完善的市场:现实的交易,有些是不同的生产者是直接对接的,有的是在市场上进行,但交换信息从根本上来说,都是来源于市场,当然这种市场不一定是有形的,有时候也可以是无形的,比如企业家的聚会,企业家的俱乐部有时候也承担着部分市场的功能,但往往都是早期是无形的,后期就会发展成有形的,即使是华尔街这么著名的市场,在早期也是一些股票经纪人在一颗梧桐树下的聚会发展起来的,中国比如知名的市场有广交会等,当然各行各业都有自己固定的市场,定期的展会,只要是从事企业经营的,对这些就非常熟悉了,而且也会经常参加这些活动,这些都是为了完成交换服务的。

  市场的完善程度也可以提高交易的效率,所以各地方致力于建立大型的交易市场,建立地方性交易市场也是各地方政府提升经济的重要法门,因为围绕着各大交易市场也诞生出很多产业,因为交换的过程中需要运输,离市场近,运输起来就方便。

  交易成本:可以是税费的问题,比如税收,摊位费等,很多市场刚开业的时候,都是免摊位费,或是免管理费的,这都是为了促进交换效率的提高,或是有些城市经济体,比如香港、瑞士就是靠极低的交易成本来发展经济,这些被称为“自由港”,“避税天堂”,属于典型的唯交换型,因为这些地方都非常小,如果从生产领域突破,太难了,所以只能从交换领域突破,而且这些地方都交通非常发达,从平衡经济学的角度就很容易解释自由港形成的道理了。当然他们这些免税或是低税的制度也属于恶性竞争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经济只有生产和交换两大部分,如果在生产上不占优,在交换上突破就是唯一出路了。

  交易信息:信息的完善也是非常重要的,信息不完善,肯定交换效率就不高,在现代传媒出现之前,各种交换主要都是区域性的,当然也有国际性的,比如茶路、丝路、瓷路等,这些并不是主体,而且极其固定,固定在几个领域,几个路线,长时间就不变了,也不灵活,而自从有了报纸、电话,信息交流才方便了起来,报纸在很长时间内都是信息交流的主要平台,特别是行业性的报纸、杂志,电视虽然形象,但由于价格昂贵,往往不是生产信息交流的主要平台,而有了网络之后,这些信息交流就更方便了,阿里巴巴就是商人们,特别是小商人们重要的信息发布平台。

  交通问题:交通,现在人们更喜欢用物流这个词,其实都差不多,物流针对性更强,如果没有覆盖全国,甚至覆盖全世界的交通体系,物流是实现不了的,交换也没法完成,亚当斯密研究经济的时候,资本主义已经形成了,但客观的说,当时火车还没发明,汽车就更是后来才有的事情,当时陆地货物还主要靠马车,那为什么资本主义还会诞生呢,因为早期的资本主义是商业资本主义,而不是工业资本主义,主要是国际贸易,根本用不到陆路,全靠海路,所以大航海时代之后,海路被发现,国际贸易一下就红火起来了。

  在美国,发展最早的是五大湖区域,当时也没有铁路,主要靠湖运,依靠运河将湖链接起来,这跟中国是一样的,中国的南北运输,也主要靠河流。

  在后来才有了铁路,有了汽车和公路,二战前后又出现了高速公路,上世纪70年代又出现了高速铁路,目前高铁,在欧洲、日本、中国都算相对完善了,美国比较落后,而且也发现这个问题了,奥巴马也非常喜欢高铁,但是由于债务、政治等原因,没办法搞,而不是不想搞。

  如果说,生产效率的提高,主要靠企业家的话,那交换效率的提高就主要靠政府了,这些有的是可以自发完成的,但大部分带有比较强的公共性质,很难自发完成,必须需要政府的介入,另外即使可以自发的,政府也可以培育。在这些当中,比如市场的建设,交通的建设等,都是最重要的,比如基础设施好,交通发达的地方,往往市场发育的就比较好。

  对于生产效率和交换效率来说,生产的目的是为了交换,如果不能完成交换,生产也自然无意义了,交换效率一般会制约生产效率的提高,所以交换效率要优先提高。在很多国家,基础社会不行,一切都无从谈起,印度就是这样。比如缺乏基础设施的地方,经济不会发展的好。

  很多自由主义者,提出只要自由就好,市场一切搞定,这显然是非常荒谬的,首先,我们前面介绍的,高难度商品,是市场供应不足的,需要政府的介入才能完成生产,另外市场交换效率的提高,更得依靠政府,市场自发完成几乎是不可能的。

  以上是针对生产和交换分别进行的,但是生产和交换是一个有机结合的过程,而且除了这种结合的过程也是决定效率的一部分。比如工厂里生产效率很高,公路也非常发达,但如果客户需求没那么旺盛的话,这些效率就发挥不出来,工厂就要停工,公路就要闲置,这就是经济不平衡导致的系统效率不高的问题。

  在平衡经济学看来,经济不平衡是生产和交换的不平衡,但最终是生产的不平衡,我们将产品分为难度系数较高产品和难度系数较低产品两大类,在现实中,高难度系数产品之间可以实现交换,低难度系数之间也可以实现交换,高难度系数产品和低难度系数产品之间也可以实现交换,但最终的不平衡,肯定是一种产品生产不足造成的,那么哪种产品可能生产不足呢,肯定是难度系数较高的产品。低难度系数的产品,生产容易,经常处于过剩的状态,而高难度系数产品则往往供应不足,导致出现最终的总体交换不平衡。当这种不平衡出现时,低难度系数的产品就要等到高难度系数的产品生产,以达到平衡,这种等待就是效率的浪费。

  因为要提高总体经济效率,就必须加强高难度系数产品的生产,根据我们上面的介绍,高难度系数产品,包含高技术产品,资本密集型产品,收费困难产品等,这些产品的生产情况往往是提高整体经济效率的关键。

  高技术产品:可以提高创新的程度,加大创新的力度,政府提供创新支持等,在很多国家基础创新都是国家负责的,技术性的创新由企业完成,但政府可以起作用,比如提供税收的减免,补贴等。。

  资本密集型产品:政府可以完善资本市场,创建政府性的创业基金,或是对大型项目,由政府提供贷款担保等,其实就是在美国的铁路建设中,也是由政府进行担保的,世界各国的高度公路大部分都是政府建设的,比如大型的水电站,核电站都是政府建设的。资本市场也不是所有问题都能解决的,短期能够见效的项目,在资本市场比较受欢迎,但那么需要长期投资,而且在五年内难以见效的项目在资本市场也是不受欢迎的,西欧的资本市场早期主要是为东印度公司等殖民贸易公司融资,这些公司每年就可以往返一趟,资本周期也比较短,当年美国修运河也是资本市场融资,但修运河也用不了几年时间,一般一个项目周期超过5年,资本市场就很难融到资金,比如大型的水电站,建设周期都比较长,落后国家研究核电,就更难了,边研究边建设,周期太长了。

  收费困难产品:收费困难的产品,也是私人不喜欢的行业,比如修桥、修路,很多私人并不喜欢做,因为生产普通的产品,生产完成,交付使用后马上收回成本了,但是路桥则不一样,需要一点点的收费,而且需要持续非常长的时间才能收回成本,城市地铁更是几十年才能收回成本,这就是说,很多投资者可能一生都收不回投资,这些都是私人不愿意投资的原因,这些私人不愿意投资的领域,都需要政府来做。

  管理难产品,比如跨地域产品,企业家建立一个工厂,最多占地百亩,千亩,很容易管理,即使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厂,坐上飞机,巡视起来也是很容易的,但如果一个项目,需要跨国,或是跨省,而且连绵不断,这些就超过了一个企业家的能力,比如南水北调,西气东输这些浩大的工程,需要大量的拆迁,需要太多的协调,而且检查,维修都非常庞大,是没有任何一个企业敢于接盘的,这些都需要政府来做。

  这些高难度系数产品,有的是私人没能力做,有的不愿意做,这些都是政府的范围,而且这些产品都带有很强的基础性,这些不得不做,做不好,或是做晚了都不行,都会影响系统的经济效率。

  平衡经济学肯定政府的作用,但不是大政府的主张者,我只是告诉政府应该做什么,当政府知道自己怎么做是正确的时候,就不会再盲目的行动,告诉他该干什么,比告诉政府不该干什么更重要。

  平衡经济学,跟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的区别就像电子技术中的模拟技术和数字技术的区别一样,在实现功能上都是一样,只是实现的技术不一样,这里的技术就是分析方法和分析体系,显像管电视和液晶电视对于用户都一样使用,胶片相机和数码相机都可以拍照片,但是前后两代技术则是完全不同的体系,后者不是对前者的改进和完善,而是完全的推倒重来。但新的技术往往实现效果更好,操作也不会更复杂。

  同样一道数学题,可以有多种解答方法,都能得出答案,只不过是有的是复杂方法,有的是简易方法而已。 其实在宏观经济学出现之后,微观经济学就只能停留在课本、作业和一部分学术论文中了,在现实中绝大部分场合人们都是用宏观经济学来解释问题。同样平衡经济学与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比较起来,我认为解释起经济来,更容易,效果更好,而且操作更方便。

    作者简介:高连奎,高连奎,和讯专栏作者,知名经济学家,中国睿库研究院副院长,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中国专家学者协会理事,著作有《中国大形势》、《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等,最新著作为《世界如此危机》。

   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

相关新闻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