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刘纪鹏:危害中国股市的痼疾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13年05月02日08:33 来源:和讯网  作者:刘纪鹏 黄习文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 刘纪鹏(资料图)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 刘纪鹏(资料图)

  经历2008年金融危机冲击后,欧美股市陆续走出低迷:道琼斯指数重上14000点,纳斯达克创历史新高,欧洲三大股指也恢复危机之前的水平。反观本未受到危机太多影响的中国,却是“熊霸全球”,甚至一度跌破2000点。2013年以来,上证指数也始终在2200点低位徘徊。

  一、制度痼疾危害中国股市

  中国股市的持续低迷是极不正常的现象,无论是从国际环境、国内宏观经济形势还是从上市公司质量上看,中国股市即使不“牛气冲天”,也绝不应该“熊霸全球”。中国股市持续低迷的根源在于制度问题,这种制度性痼疾既存在于一级市场也存在于在二级市场。

  1、一级市场“一股独大”危害股市健康

  一股独大问题在国内上市公司,尤其在民营类家族上市企业当中十分明显。以创业板为例,前200家上市企业中,95%的企业都是“一股独大”的家族企业,第一大股东上市前平均持股在55%,最高达到99%,上市后也平均在41%,家族企业“一股独大”是资本市场一颗“定时炸弹”,引发了一系列问题。【看点:5月股市三大利好可期

  在“一股独大”的背景下,独立董事由大股东控制的董事会推荐,董事会实际上处于家族的控制之中,成为名符其实的“花瓶”。信息披露也是由家族掌控。随着“大小非”“大小限”的解禁,中国股市进入“全流通”时代,大股东完全可以利用信息优势进行高抛低吸的资本运作,在牟取暴利的同时也给资本市场带来巨大减持压力。同时“一股独大”的股权结构还使得“三高超募”带来的巨额财富落入家族腰包。以创业板为例,200家企业造就了642个亿级富翁,101个十亿级富翁家族,企业家丧失创业激情,创业板只“创富”不“创业”,损害了社会公平正义,降低了资源配置效率。【问达:五月股市有望迎来转折性上涨吗

  2、二级市场“大小非”、“大小限”压制股市发展

  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基本上采用的是“单一送股、锁一爬二”的模式,这种模式并没有将“全流通”带来的风险消除,而只是将其延后。再加上我们在“新老划断”的重要时点并没有对投资者进行“全流通”教育,中国股民在新老划断后,仍然用股权分置时代的思维以如此高的价格在一级市场申购和二级市场买卖,忽视了“全流通”带来的巨大风险。

  2013年沪深两市共将有783家公司的4352 亿股解禁,目前估算解禁市值为22836亿元,若按照2012年5%左右的公告减持比例估算,2013年公告减持的股数和市值分别为217 亿股、1142亿元。单一时间锁定导致的“大小非”和“大小限”已经成为高悬在中国股市的两座堰塞湖,由于这些股票都是以一元左右的成本作价入股,这和十几元甚至几十元的IPO价格形成鲜明对比,即使股市跌破1000点,“大小非”和“大小限”仍有巨大利润空间,这也是股市抬不起头来的重要原因。

  二、双管齐下提振中国股市

  一级市场“一股独大”和二级市场“大小非”、“大小限”堰塞湖是中国股市健康发展的重要障碍,提振股市就必须把这些束缚股市发展的制度性痼疾逐一排除,在一级市场就是要严控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在二级市场则是要价格锁定化解“大小非”、“大小限”堰塞湖。

  1、严控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

  中国股市的发展方向是培养现代股份公司,而不是家族企业。中小民营企业作为我国未来上市的主力,更需要建立符合现代公司制度的治理结构,扭转民营上企业“一股独大”的局面是其题中之义。今后对于拟上市企业,上市前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不得高于45%,上市后持股比例不得高于33%,已经上市的家族企业也应限期对其股权结构进行整改,从根本上解决上市公司“一股独大”问题。这样既可以在目前的核准体制下,减少在公开募集股票过程中社会财富配置的不公,也可以通过股权适度分散,改变私人及其家族企业“一股独大”和“一股独霸”的治理结构,从而尽快形成相互制衡的公司治理机制基础上的现代公司制度。【问达:谁在做空中国股市

  同时,还应努力完善独立董事制度,改变我国独董“花瓶化”的现状。推进独立董事的职业化,改革独立董事的薪酬制度,建议由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筹建中国独立董事公会,统一管理并向上市公司推荐独立董事,逐步培养中国的职业化独立董事,使独立董事“有权、有闲、有钱”,真正参与到公司治理,能够和大股东相抗衡,切实保护中小股东利益。

  2、价格锁定化解“大小非”、“大小限”堰塞湖

  解决“大小非”和“大小限”的关键是用价格锁定取代时间锁定,具体表述为“大非自锁,小非分割”,披露“大的小非”,放飞“小的小非”。“大非自锁”是指大股东自愿在股东会提出将所持非流通股锁定在一个预设的最低价格之上,大股东股票只有高于这个可流通底价才能售出,并且这一价格需要在指定媒体披露,公之于众,由交易所把关。“大非自锁”遵循“两个自愿”原则:一是公司自愿参与承诺自锁减持价格;二是自愿确定承诺自锁的减持价格水平。在这一模式下,大股东要想“解锁”只能努力改善经营、提升股价。这就将限售股的问题从简单的时间锁定风险滞后,调整到价格锁定彻底化解。并且由于中小股民被提前告了知可流通低价,大股东只有解放了中小股民才能解放自己。【编辑推荐:潜藏身边的十大趣味股市指标

  “小非分割”是指披露“大的小非”,放飞“小的小非”。所谓披露“大的小非”,是指对要卖出的“大的小非”必须预先披露,让股民有知情权,保持市场稳定。而放飞“小的小非”则指完全放开。【行情分析:中国股市跳水或为暂时现象

  中国股市有着良好的宏观经济环境和上市公司质量支撑,只要能从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双管齐下解决制度性痼疾,中国股市必定能够一扫阴霾,为国家经济增长和居民收入增加贡献重要力量,使股市真正成为奠定“中国梦”的第一块基石。

  (作者:刘纪鹏为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黄习文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和经济学研究中心硕士研究生)

  作者简介:刘纪鹏,和讯专栏作者,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全国人大《证券法》《国资法》《期货法》《基金法》起草或修改小组成员。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点击进入刘纪鹏专栏

相关新闻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