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曹甲清:郭树清挡了谁的财路

  • 字号
2013年03月20日08:31 来源:和讯网  作者:曹甲清

和讯专栏作者 曹甲清(资料图)
和讯专栏作者 曹甲清(资料图)

  3月19日,郭树清就任山东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这离他2011年10月走马上任证监会主席一职,仅仅18个月。

  我不认识郭树清。对于他上任证监会主席之前的种种轶闻遗事,也没有考证过。我对他的评价,仅仅是基于一个公民、一个关心中国改革前途命运的观察人士的肺腑之言。如果我的话,一不小心开罪了某些财大势雄或者位高权重的团体和个人,那也只能遗憾地说一声:迷雾纵然深锁,公道自在人心。

  如今回过头去,郭树清尚在证监会主席任上流传的一些信息,让人不得不再次叹服既得利益的强大。它们对改革阻挠的力度,超乎常人想象。

  2013年2月21日,春节长假开市后第四天,一段颇为神秘的录音在网络上疯传。如今看来,那还真是一段手眼通天的录音。录音来自一个宏观经济午餐会,泽熙公司总经理、私募大佬徐翔跟安信证券策略师程定华的对话。程定华说:“从管理层了解的结果,是这样的。证监会主席换好,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总要有2个主席要换的,但是换谁还不知道。郭树清也是在考虑之列,所以大家还不知道他是否会调整。新总理上来后,指数估计在2300-2400左右,IPO恢复的条件就成熟了。”

  是时,局外人们大多认为这段话的可信度极低。因为,郭树清的任职时间,还不到1年半。在这短短的1年多里,他出台的新政高达70多条,平均每周至少有1项新政出台。推动新股发行改革、完善上市公司信披制度、督促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打击内幕交易等一系列举措,QDII管理办法、资产证券化细则、券商股权激励机制等在内的多项重要政策,无不是中国股市走向健康和可持续发展所必须经受的大手术。如今,正值这些改革举措都亟待进一步落实的关键时刻。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这么关键的时刻,临阵换帅,实在费解。

  然而,录音事件尚未消散,3月7日,路透社又言之凿凿地报道称,郭树清将调任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紧接着,3月13日,《南华早报》亦加入了“传言”阵营,郭树清将调任山东省担任省长。

  一时间传言四起,局外人们也不得不半信半疑起来。17日下午,“传言”得到正式确认,局外人们最后一丝侥幸心理被击穿。“一行三会”一把手,除郭树清离职之外,其他人都获得了连任——包括超龄的周小川在内。

  国内重大消息一次又一次地“出口转内销”,既得利益一次又一次地展现强大更,令人叹为观止。

  据坊间消息,郭树清锐意改革,挡了很多人的财路。如严查并在事实上暂停了IPO,而乌泱乌泱挤在门外的800多家公司,很多都为权贵所有或者参股入局。看来,这些人,的的确确谁都得罪不起。

  而郭树清得罪的人,还远远不止这些。2月22日,证监会通报了2012年稽查执法情况,包括“万福生科(300268,股吧)”、“中国宝安(000009,股吧)”和“华工科技(000988,股吧)”等案件在内,共受理违法违规线索380件,195名当事人遭到行政处罚,移送公安机关的28名犯罪嫌疑人被移送检察机关起诉。证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2012年是证监会执法力度最大、查办案件最多、移送刑事追责案件最多的一年。这种对内幕交易零容忍的严打行动,动了很多人的奶酪。这些人对郭树清的恨,可谓咬牙切齿。

  同时,根据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信息,2012年,境内上市公司实际现金分红4772亿元,同比增长22%,分红积极性和分红金额明显提高。推动强制分红,正是郭树清上任点燃的第一把火。

  此外,郭树清的改革之刀,并非只是挥向监管制度,更是对准了监管体系,这就得罪了大批同僚。2012年3月初开始,证监会内部几乎所有部门开始了局级、处级干部轮岗,9个拥有审批权的部门,其工作5年以上的处级干部与没有审批权的部门干部互换,涉及的处级以上的干部达41人。

  一些被得罪的人,加上个别人云亦云是非不分的人,除了台上台下的较劲,舆论面也充满聒噪之音。比如,他们攻击强制分红制度:其一,声称是否分红、如何分红,都是上市公司自己的事情,证监会强制分红是在滥用行政职权;其二,声称我们的上市公司大多质量平庸,业绩低劣,有的甚至长期在亏损边缘挣扎,需要培育,需要假以时日。

  彼时,笔者在专栏文章中对此作了一一回应。其一,没错,证监会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带着过于执着于行政干预的先天基因缺陷,但并不能就此否认适当发挥行政力量的必要性和不可替代性。仅就分红而言,在现行体制下,不强制分红的结果,就是20多年来,长期不分红的“铁公鸡”上市公司大行其道。其二,这个“反驳”理由显现出来的思维之混乱、逻辑之分裂,实在叫人无语之至。投资者们把大把大把的血汗钱投进股市,投进上市公司时,是希望藉此赚钱,实现财富增值的,而不是来做活雷锋的。何况,绩差公司堂而皇之地上市之际,哪一个不是包装的一幅衣着光鲜娇艳四射的模样?饱吸投资者的血汗钱之后,需要正常地回报股东之际,就开始叫苦连天?在它们的心目中,除了套现挥霍,哪里还有知恩图报?

  比如,他们攻击郭树清的改革是在用行政力量干预市场的力量,导致在任期内上证综合指数累计下跌了4%。笔者认为,中国股市圈钱全世界第一,赚钱效应和回报股东等指标却拖了全世界的后腿,历来为广大投资者所诟病。问题的根子,确实在于监管层的行政力量全面压垮了市场力量,以及由此衍生的大量歧视性制度。郭树清接掌证监会一年多来,推出的一系列举措,正是中国股市走向健康和可持续发展所必须经受的大手术。不用讳言,这些东西都是表面上的修修补补,治标不治本。但是,能解决病根的,是更深层次的涉及到政治体制层面的改革。凭常识而论,这并不是郭树清这个层面所能解决的问题。

  至于指数一时的涨跌跟郭树清的关系,那就用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在专栏文章中的话来解释吧:他真刀真枪地改革对今后股市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

  而刘纪鹏在上述专栏文章中提到的另一件事,或许能启迪局外人思索更多:“在一次去深交所开会的路上,我向郭树清提出了对资本市场的建议,然而郭树清先问我你买股票了没有,当我回答说买了的时候,郭树清表示,你买股票了提建议就不客观,我对此颇不以为然,如果他能够摒弃这种偏见,认真采纳我的建议,就不会是壮志未酬了。”

  由此,有人指责郭氏新政“步子太快,过于激进”,也就不难理解了。当然,在这里,我们就不必如此追问了:某些人的优点,正是某些人的缺点,为什么?

  3月19日,郭树清赴任山东的信息,让笔者想起郭树清在《财经》2012年会现场发表的题为《着眼长远的近期综合改革》的演讲。他在该演讲中提到,全面深化改革必须首先进一步破除城乡二元制度安排,实现更广泛、更大程度的统筹发展。如今,城乡差别在中国非常大,要相当时间才能解决问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制度的安排使城乡二元。最突出的表现是农民,无论是经济权利还是政治权利,社会文化、享受公共服务的权利跟城市相比,都是不平等的。必须破除这个制度安排,才能实现中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城乡差别最大的差别是农民和城里的人,因为户口已经定义附着在上面,很多规定一开始就是不平等、不公平的。要消除这个不公平,显然,城乡居民之间是最迫切的事情。不可能一步做到。但是必须下力气,加快过渡。”郭树清在《财经》2012年会上说,打破城乡二元安排涉及到这几个方面。第一,土地制度必须要进行改革。第二,社会保障制度必须进行改革。第三,就业制度。第四,公司制度必须改革。第五,财政收支和公共服务方面必须进行改革。

  或许,上述五项举措,如今有了具体落实的广阔舞台?

  作者简介:曹甲清,和讯专栏作者,资深媒体人,商业评论家。先后实践于多家媒体机构,在《成都商报》成长为一名成熟的新闻记者;在《经济观察报》以超强的新闻敏感、策划能力和文字能力,为汽车版和房产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获得了巨大的业界影响力。博采众家之长,练就一流的内容操作、管理与培训能力。生性忠厚善良,带团队与做批判报道常怀慈悲之心。兴趣广泛,尤好游山玩水。

    本文内容为作者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