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刘纪鹏:厉行退市制度推进股市新政

  • 字号
2013年02月28日07:46 来源:和讯网  作者:刘纪鹏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 刘纪鹏(资料图)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 刘纪鹏(资料图)

  过去的一年,中国股市一路走低,上市公司财务丑闻、价格操纵和内幕交易等问题使股民“信心、信任、信仰”缺失,“熊”冠全球股市的阴影始终挥散不去。对中国资本市场进行总结和反思,找出症结所在,采取一系列措施规范市场以恢复投资者信心,已成为中国资本市场面临的首要任务。

  近两年来监管部门推出了包括发行制度、上市公司分红、鼓励长期资金入市等多项政策和改革,而笔者认为退市新政在其中已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创新的一大亮点。

  退市问题积重难返

  长期以来,资本市场只进不出,使得市场优胜劣汰的自我净化机制难以建立。中国资本市场至今已经发展20余年,但“垃圾股”“僵尸股”已形成了严重的积压,结合当前800家新股待发、IPO堰塞湖高悬于顶的背景,退市政策的推出也迫在眉睫。

  事实上,我国资本市场的退市制度建立已久,但由于诸多问题使得一直以来退市规则形同虚设,资本市场上“山鸡变凤凰”的故事不断上演,“不死鸟”大行其道。早在2001年《亏损上市公司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实施办法》中就已正式推出退市制度,人们期盼着该制度将开启中国股市“有进有退”、上市公司“有生有死”、箭步接轨成熟市场的新时代。但从历史数据看,至今因触犯监管规则而退市的公司仅40余家,相较期间上市的2500多家公司,占比仅1.65%,反观欧美股市,纽交所和伦敦证券交易所每年平均都有近百家企业从市场上退市。

  退市数量之少微不足道,退市已经成了主板积重难返的老大难问题。这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一些早该退市的“垃圾股”在股市滥竽充数,退市制度并没有起到净化市场、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的作用。

  退市制度为何形同虚设

  退市制度形同虚设的成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既有资本市场结构及功能定位不合理的问题,也有监管制度顽疾的桎梏。归结起来,笔者认为严格审批制导致“壳”资源的稀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间的衔接不畅以及监管层监审不分的矛盾是退市制度形同虚设的主要原因。

  首先,发行制度的市场化是保证退市制度有效的前提。发行市场作为资本市场的“入口”,采用严格的审批制度,造成上市资源稀缺,“壳”资源备受青睐。很多拿不到上市资格的公司通过买壳、借壳、卖壳的方式,对一些早该退市的“垃圾股”进行重组,而这些被借壳重组脱帽的股票,又重新回到市场,成为名副其实的“不死鸟”。长此以往,大量“绩差股”在资本市场滥竽充数,炒小、炒差成为市场的主流,价值投资的理念荡然无存,最终导致退市政策失效。

  其次,层次分明的资本市场体系是退市制度良性运行必备的外部条件。因为上市公司退市并不等于破产,还涉及退市公司股票的交易和退市公司再融资的需要。主板市场、创业板市场及场外市场等不同层次市场构成资本市场体系将为上市公司退市提供必要的通道和路径,退市制度的目标与效果偏离的重要原因与我国没有相应的退市通道相关。

  最后,证券监管部门一方面作为审批者把关资本市场的“入口”,替投资者“选美”;另一方面却忽略了其还应当扮演着监管资本市场、打击违法行为和保护中小投资者的角色,他们实际上还管理着资本市场的“出口”,而对于这个出口的管理显然还需要更加刚性,而不应当任由“垃圾股”残留在市场上。

  退市制度仍需完善

  2012年末,沪深交易所分别发布了退市新规,在原制度基础上通过细化退市标准、完善退市程序,建立了更加完备、可操作性强的退市制度,这是我国资本市场走向成熟阶段迈出的坚实一步。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退市衔接安排方面做出的创新,上交所针对摘牌的企业特别设置了自己的“退市公司股份转让系统”,而深交所则是退市后的企业直接和新三板市场、地方OTC市场进行对接。笔者认为这次深交所能够完全将自己直接对接给新三板,上市公司摘牌后能够“放下身段”和新三板紧密连接起来,不仅为以后新三板更便利的向主板和创业板市场转板埋下了伏笔、创造了条件,在多层次资本市场之间建立“能上能下”、灵活畅通的渠道,在打破交易所内部的垄断方面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

  时间进入2013年,截止1月31日,沪深交易所11只长期暂停上市股获准恢复上市。沪市现为100%通过率;而深市,2012年之前暂停上市的16家上市公司中,仅*ST创智、*ST炎黄2家未逃退市命运,在近3000家上市公司中,退市比例尚不足万分之七。因此,笔者认为要进一步完善退市制度,还需要紧紧抓住以下两个方面,一是上市公司退市常态化,二是发行体制市场化。具体而言:

  第一,退市现象应越来越普遍化、常态化。上市公司“有进有退”是成熟资本市场的常态,英美等市场具有成熟的退市机制,退市现象普遍。英国1998年到2009年间,退市数量接近期间上市公司数量的2倍。2009年金融危机后,纽交所新上市公司94家,退市公司212家;东京交易所新上市公司23家,退市公司78家;德国交易所新上市公司6家,退市公司61家;伦敦交易所新上市公司73家,退市公司385家。健全的退市制度让一个上市公司从进入到退出的保障机制更加完善,通过规范“僵尸公司”“垃圾股”的去留标准,改善上市公司只进不出,多进少出,“劣币驱逐良币”造成的资源浪费,能够提高监管效率和行业自律监管的积极性,无论对于主板、中小板、还是创业板来说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第二,发行体制市场化即要从源头入手,改革发行制度,打破行政垄断的审批制,放开上市规模,使上市资源不再稀缺。上市公司难以退市、常被“借壳”重组炒作的重要原因在于上市资源供不应求。如果监管机构能在公司上市的“入口”上放松审批,放开市场让投资者选择,使上市从“入口”上就可以平缓进入,就不会导致上市公司超募的现象,这样,在“出口”上不会形成大的压力,减少了退市阻力。

  (刘纪鹏教授系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赵晓丹系中国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

  作者简介:刘纪鹏,和讯专栏作者,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全国人大《证券法》《国资法》《期货法》《基金法》起草或修改小组成员。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点击进入刘纪鹏专栏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