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徐景安:中国改革路线图

2013-01-18 08:00:18 财经网  徐景安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原副所长 徐景安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原副所长 徐景安

  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望过去成就巨大,视现在问题多多,看将来前途未卜。中国的命运从来没像今天这样为世人所瞩目,对未来中国的走向更是众说纷纭,但大都是表达愿望、阐述主张、描绘目标,缺乏改革路线的研究。这是改革与学术的重大区别。学术可以以偏好的某种观点、主张、目标构筑一个体系,而改革则要从现实的此岸出发建造通向彼岸的一座桥梁。中国改革不仅需要目标定位,更需要工程设计;不仅需要决心魄力,更需要艺术方法。

  改革路线研究四原则

  研究改革路线,一是要确定方问与目标,往哪去?二是要制定步骤、方法,怎么去?改革是由社会领导集团主导、社会各种力量参与,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共同推动的结果。所以,需要综合考虑领导的决策力、精英的认同度与民众的利益点。

  一是最大共识原则。改革需要具有正义、神圣的旗帜,以凝聚人心、集聚力量、指导方向,同时又要具有不可辩驳性。如果改革提出的目标、口号,立马引起纷争,那就不可行。而这正是今天的中国争议最大的问题。以西方民主社会为参照的自由主义,以中国传统社会为参照的儒学文化,以斯大林模式为参照的社会主义,这三种主张水火不容。批自由主义是照搬西方,批儒学文化是封建愚昧,批社会主义是专制独裁。执政当局提出“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坚定不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但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中国特色,需要有明确的质的规定性,也应有可以度量的指标,否则对改革方向和路径就失去了指导作用。目前,民间的改革主张,不为当局接受;当局提出的口号,又不为民众所认同。为此,我们必须在当局与民众之间以及各个派别之间找到公约数,在最大程度上达成共识。

  二是有序可控原则。中国现实的问题很多,存在于经济、社会、政治、文化、道德、生态各个领域,互相关联,盘根错节。究竟从何入手,解开一个个结,保证改革有序进行,这是需要花功夫研究的。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权力得不到约束,必须实民主化的政治改革,这在很大一部人群中达成了共识。但是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究竟实行什么样的民主模式,尤其是怎么过渡,保证局面可控,是个大问题。世界经验表明,极权制向民主制过渡固然有成功案例,但不少带来政局动荡与社会混乱。中国政治改革迟迟不启动,这是一个重要原因。

  三是民众普惠原则。改革有序进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改革能否给广大民众带来看得见的直接利益,这尤其是启动改革时需要考虑的。目前,贫富扩大,腐败严重,社会不公,民众怨气很大,集中表现在官民矛盾上。在民众利益得不到应有改善的情况下启动政治改革,就可能带来社会的激烈振荡。改革应该从民众最不满而又最容易改的地方改起。

  四是标本兼治原则。改革无疑要治本,但什么是本,一般认为是制度改革,而往往忽视了决定制度的价值理念、价值标准。比如认为所有制是经济制度的根本,有的把坚持公有制作为原则,有的把实行私有制作为方向,而判别所有制好坏的标准,是剩余价值如何分配。形式上是公有制,而剩余价值被少数人攫取是最坏的所有制。所以,把公有制作为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就是没有抓住根本。又比如宪政被认为是政治改革的目标,但宪政只是实现和保障最高价值的手段。那么今天的中国可以共同接受的最高价值是什么?这个问题不解决,宪法的依据是什么,宪政的基础又何在?这就是说,我们必须在决定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的元问题上取得共识,才能推进制度改革。治本要与治标相结合,标是本的表现与反映,从标入手,逐步解决本的问题,这在制定改革的步骤、方法中应该考虑的。尤其是改革的启动不应立即攻坚,这会欲速而不达。

(责任编辑:孙建楠 HN0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