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苏小和:大规模货币掩盖了什么

  • 字号
2013年01月14日08:23 来源:和讯网  作者:苏小和

和讯网专栏作者、财经作家 苏小和(资料图)
和讯网专栏作者、财经作家 苏小和(资料图)

  宏观经济的层面,当下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货币的超发掩盖了市场的真实反映,导致经济的一些重点市场存在巨大的泡沫,尤其是房地产市场。大型国有企业和一些有一定政府关系的地方企业、私人企业,前几年纷纷介入房地产市场,导致地价和房价的快速增长,而这种增长的逻辑很大程度上来自货币要素,而不仅仅是真正的消费需求。与此同步,中国的加工制造业肯定受到了来自货币要素的逼迫,流动性不足严重影响了一线的生产和出口,因此维持多年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受到抑制。但是国内并不自由的消费性市场,却没有爆发出内需型增长的态势,这使得整个宏观经济出现了最近10年无明显增长热点的状态。也就是说,整个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都处在一个疲惫和观望的等待时期。

  从经济史的层面解释这样的市场现象,当然要指向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以及这次金融危机背后的一次更大范围内的商业周期现象。正是由于全球性的货币因素,各国政府超发的货币,拖后了市场的自动出清,一个本来可以理性出清的市场周期,被政府的力量严重拖后,导致全球经济的本次周期性波动时间过长,经济的衰退在政府货币刺激的政策之中,只是出现了非常短暂的局部性复苏,然后又迅速沉到了衰退周期之中。

  这就是此时此刻中国经济面临的大背景。恰好中国遇到了新一轮领导人换届,新的政策走向并不明显,不过有一些已经出台的政策因素,能够帮助我们粗略地分析大势。或许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货币超发的灾难性后果,新的领导人并没有沿袭前任领导人的货币政策思路,比如李克强反复强调的是城镇化。在经济学的理论维度上,这显然是威廉配第的城市化理论的运用,即借助城市化激活工业化,借助城市化解决整个市场交易成本过高的问题,因此寻找到城市化经济的边际效益递增。比如习近平反复强调的改革要素,也意味着政府层面已经意识到了必须要建立一套新的,更加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游戏规则,否则整个经济的运行会出现巨大的不均衡。

  由此,一些最基本的经济学理论问题再一次摆到了中国人的桌子上。

  比如关于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政府干预模型(约翰•梅纳德•凯恩斯著,高鸿业重译《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商务印书馆,1999),就值得真正关心中国经济的人们再次思考。需要强调的是,凯恩斯的政府干预模型,是建立在完全一般均衡理论基础上的学术模型,更是建立在美国这样具有自由竞争经济一般性特征的经验之上的模型。即凯恩斯首先假定了关于经济或者非经济因素波动的市场信息,是一种完全透明意义上的自由信息,各种市场竞争的要素在这个完全透明信息的市场语境里,具有同样的知情权和话语权。在这样的意义上,凯恩斯通过一种数学的分析,得出了市场的波动主要来自于需求方面的影响,即在一个商业周期的中后期,市场的价格在短期内的变化显得极为缓慢,整个市场的供需关系跌倒最低谷。正是这种低谷的来自需求方面的波动性价格,破坏了市场的一般均衡。面对这种局面,凯恩斯的解决方法,显然是要在一个完全竞争经济的语境下避免或者减轻经济周期给整个市场带来的损失。他信心十足地认为,政府,而且是一个自由制度的政府,应该在这个时候对市场经济进行干预,使用经济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对整个市场的总需求进行刺激或者控制,从而抵消宏观经济需求层面的种种干扰。

  如果真正理解了凯恩斯的政府干预模型的学术参照系,理解了他对自由竞争经济的一般均衡秩序的肯定,我们就能够很容易得出一个中国式的结论,即凯恩斯的学术模型完全不适合中国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研究与实践。因为中国到目前为止,没有凯恩斯所强调的一般均衡理论的市场语境,也没有美国市场经济的自由经验。失去了这样极为重要的学术前提,简单粗暴地借用凯恩斯的学术模型,只能将竞争不足的中国经济带入深渊。

  事实上,即使是绝对尊重一般均衡理论的凯恩斯,在纯粹经济学学术的演进方面,也存在值得商榷和改进的地方。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的货币史研究,就是从批评凯恩斯的政府货币刺激与财政刺激开始的(《美国货币史》米尔顿•弗里德曼 .译者: 巴曙松、王劲松等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1)。弗里德曼(M.friedman)的分析框架是,凯恩斯对信息完全充分的假定,是错误的,市场的信息不可能出现完全充分的状态,而且,当市场信息出现之后,市场的波动会出现一种叫做“时间滞后”的效应,正是这种滞后的市场信息的时间效应,给市场的自动出清提供了时间和机会,并存在着一种市场的自身能够缓慢趋于平衡的经济态势。如果这个时候政府急躁的介入市场,用凯恩斯倡导的财政与货币政策刺激市场,反而会让市场的供需关系变得更加震荡。因此,弗里德曼坚定地得出结论,应该有一种关于市场的中期考量,尽量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政策,只对货币的供应进行控制,并始终保持不变的货币增长率。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