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罗天昊:联产承包绝不能搞成半吊子

  • 字号
2013年01月04日08:23 来源:和讯网  作者:罗天昊

长江商学院原高级研究员 罗天昊(资料图)
和讯专栏作者、独立学者 罗天昊(资料图)

  近来,中国粮食危机频现,目前,作为传统农业大国,中国竟然成为全球最大大豆进口国,以及全球第二大大米和小麦进口国。尤其是大米作为中国人的主食,一旦大米产量不足,其后果是灾难性的。

  偌大的中国,已经遍地荒芜。

  2011年,中国的城市化率,正式超过50%,也就是,中国彻底告别了农业国,迈入了工业国的行列。

  在上世纪80年代,我国尚有近2亿的农村富余劳动力,进入21世纪后,目前我国的农村富余劳动力不足5000万。近年来,中国各个城市出现 “民工荒”,即是劳动力市场出现“刘易斯拐点”的例证。走的都是青壮年,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在未来,已经无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了。

  从前,当大量人口都滞留农村的时候,人均耕地非常紧张,而在人口大量进城之后,人均耕地徒然扩大,而留守的老人,劳动能力不足,他们中很多人,逐步靠外出打工的青年供养,自己也不种地了。

  同时,在后发国家“大跃进”式的发展模式,普遍以牺牲农业换取工业发展, 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无疑具有典型意义。在中国,农业与工业之间存在着数十年的剪刀差。在邓小平以后的时代,由于人身控制的逐步开放,国家对于农业的漠视没有得到改变,农业仍然是没有前途的产业,同时工业化与现代化方兴未艾,迫使农民用脚投票,青壮劳力大量涌入城市,农业已经成为老弱病残的留守之地。同时,在国家产业政策上,农业一直没有得到足够重视,成为牺牲品。无论种粮还是养猪,都是所获无几,严重打击了农民的积极性,造成了农业的毁灭性挫伤。

  两下夹击,农村逐步出现大片荒地,已经成为必然。

  作为传统的农业大国,中国缺粮之日不远。

  为此,中国需要在农业领域,进行革命性的变革。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事实上,农村土地,只有承包,根本没有联产。除了国营农场之外,中国广大的农村,都是以家庭为单独,小敲小打,劳动模式,退步到原始的刀耕火种时代,一度盛行的机械化,几乎被中断。

  由于土地非私有,目前的农业产业,均无法实现大规模机械化,规模化,所谓的农庄,都是私人从以村为单位的“集体”那里租借的土地,而农户私人之间,是无权联合的。或者一旦私人联合,出现纠纷时不保护出租者。由此,逼迫农民基本的种植业,只能是一家一户,分散经营。

  传统农业的三个要素,土地,劳动和资金,都出现了缺位,土地是妈、劳动是爹、资金是儿,如今,土地并非私人所有,农村劳动力外流,资金看不上农村,出现了“妈被霸占,爹已私奔,儿不归家”的怪局。

  未来,要打破农村困局,需要走“联产”的道路,加大农业机械化,规模化,商业化。

  目前,之所以很多人不愿意务农,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个体家庭经营农业利润低,如果能够实行规模化,则可以提高效益。

  以笔者所在南方农村为例,村子中的水稻田,被以斗(半亩)为单位,分成了上百份,每家的水稻田,都是通过抓拈,优劣搭配,由此,家家户户的农田,都互相分割,推高了经营成本,比如旱季灌溉,每家都得一个小块一个小块地租用抽水机,到了收割季节,亦无法施展收割机。由此,机械化亦无法实现,农业成本高,效益低。

  因此,未来,农村应该推行所有权与经营权,收益权的分立,农民以家庭为单独,可以选择自由合作,组建农庄,按照股份或者农地大小分红,实现真正的“联产”,建立大的农庄,这样,农业规模化,机械化之后,不仅可以降低成本,还可以扩展产业链,发展农产品加工工业,同时,还可以进行多元化经营。

    罗天昊,和讯专栏作者,主要研究国家、城市与企业的竞争战略,产业经济与商业模式,其研究成果曾被美国智库引用。曾为长江商学院高级研究员、中共中央直属《求是》杂志旗下《小康财智》杂志顾问。现为独立学者。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点击进入罗天昊专栏)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