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姚树洁:城市和工业建设进入死胡同

  • 字号
2012年12月27日07:42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姚树洁

诺丁汉大学教授 姚树洁
诺丁汉大学教授 姚树洁

  提要:在国家的发展战略上,必须做几个重要的转变。其中的一个转变,也是最根本的转变,就是重新开启发展农村的大战略。如果说中国经济是一驾奔跑的马车的话,那麽,城市和农村就是这驾马车的两个轮子。以前20年,一个轮子(农村)的离合器被放开了,整个车子发疯的奔跑,靠的仅仅是另一个轮子(城市)高速的运转。结果,农村的那个轮子不发力,城市的那个轮子却严重磨损了,再也不能像先前那样跑下去了。要让这驾马车继续快速的跑下去,农村这个轮子必须开动起来,而城市的那个轮子必须认真的检修后才能启动,否则,这驾马车就再也跑不动了。经济发展的道理,本来就是这么简单,平衡的发展,一定比偏激的发展来得更加有效。

  城市和工业建设进入死胡同

  不管现在中国的经济表现如何,中国很难再有明确的经济增长激发点。道理就是WTO已经过去了11年,其作为中国经济激发点的作用已经被金融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给彻底消融了。如果说,中国改革前10年是靠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来刺激农村经济发展,而1992年到2000年是靠外国投资和出口带动来拉动增长的话,2001年到2011年就是靠WTO来拉动经济延续以前两位数增长的中国经济奇迹。

  可是34年的发展,除了前10年是以内生增长为主的拉动以外,后面基本是靠外生增长来拉动城市和工业的发展。而现在外生条件堕入了悬崖,城市和工业经济却高度的扭曲,使中国经济必须面对内外两层压力。

  对外,人民币已经升值到了不能继续升值,中国出口的比较效益触摸到了历史的最低点。无穷无尽的便宜劳动力优势,一去不复返。来料加工的优势,一去不复返。外国人,尤其是欧美两大经济体,购买中国便宜产品的巨大胃口,由于贸易长期的不平衡而不会无止境的延续下去。中国寻求可替代市场,包括亚洲、拉丁美洲、非洲、俄国,等新兴市场,有一定的作用,不过,由于后者的消费能力与欧美比较,微乎甚微,对中国庞大的产能吸收能力,及其有限。

  对内,国企垄断,利润丰厚,吸收投资能力超强,却创造不了太多的就业,也没有足够的创新动力(310328,基金吧)。中小企业,在夹缝中艰难的生存,它们利润薄、融资难、招工难,几乎到达了难以为继的程度。这些企业是中国劳动就业的最大力量,它们却很难发展。

  请问,就业难,工资低,哪来内需?中国的GDP,只有三分之一用于个人消费,加上政府开支,消费,也只占GDP的46%。而美国的消费,却占GDP的90%。换句话说,美国的GDP只需要增长三个百分点,其消费的拉动能力,就等于中国的六个百分点。或者说,为了增长一个百分点的GDP,中国的投入必须是美国的五倍。

  快速增长的代价是很大的。首先,高增长,不能保证高内需,高的生活水平。其次,高增长,严重破坏自然资源和环境资源,使进一步的高增长不可持续。最后,高增长,等于是低效率,尤其是投资的低效率。对铁路、公路、楼堂馆所、房地产的投入过快,经济效益如何,谁知道?

  另外,以GDP为出发点的投资理念,不利于民生,不利于长时间、可持续的发展,不利于消除贫困和两级分化,不利于廉政建设。这三个不利,归根到底,就是说目前的城市建设和工业发展,已经进入了死胡同。

  要走出死胡同,必须重新考虑国家大战略,而这个大战略,只有一个,那就是‘修练内功,重新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因为,农村才有广阔的国内市场;因为,农村才是内生动力的源泉;因为,农村好了,才可以进一步的、全方位的促进城市和工业的现代化。

  修炼内功

  修炼内功,是发展农村的前提。而发展农村,才是修炼内功的最大动力,是提高资本整体效率的最佳出路。

  针对中国经济增长乏力、出口乏力、投资效率底下,民生问题突出等问题,中国修炼内功是必须的。而修炼内功的出发点和立足点,必须牢牢的把握如下几大转变。

  一是宏观经济结构、就业结构过度依赖制造业、尤其是低端制造业,向提高服务业和农产品加工产业转变。

  二是工业结构的内部转变,从过度依赖高污染、高投资、低就业的产业部门,向低污染、高就业、低投资、高技术的工业产业部门转变。

  三是所有制结构和政府部门干预经济活动的结构转变,从高垄断、低效率、高腐败的所有制结构,向偏重民间中小企业的结构转变。从政府部门一味以追求GDP为主的增长目标,向追求高就业、高劳动收益的经济结构和分配结构转变。

  四是从政府直接干预经济活动的官商合一结构,向政府脱离商业,转向服务企业、服务社会、建设全民保障体系的服务型结构转变。

  五是从国家直接干预和领导研究、教育的官僚本位结构,向科研和教育自主发展的方向转变。大幅度提高科研和教育体制的投入产出效率,大幅度提高高层次人才成长的体制机能,大幅度提高大型企业和银行的创新能力的动力,使中国下一步的增长建立在创新和技术进步的基础之上,建立在学术和科研高度自由的基础之上。

  最后,重新认识农村,重视农民。不能把广大的农村,当成是城市发展、工业发展的附属品,而必须把农村的发展,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当成是中国建设全面小康,建成发达国家的必要条件。只有把农村的所有资源,包括土地、人力和环境的资源,全面的、高效率的利用起来,中国才能摆脱只靠城市单条腿跑步的被动局面,而把城市和农村两条腿都很好的用起来,才能使中国经济成为一个真正健康的跑步者。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