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教授盛洪:莫言是条漏网之鱼

  • 字号
2012年12月14日07:00 来源:和讯网  作者:盛洪

和讯专栏作者、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 盛洪
和讯专栏作者、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 盛洪

  看了莫言在瑞典的诺奖演讲,就知道了他为什么成功。他讲的故事中有一个细节,就是他小学没念完就被迫辍学,一个人孤独地在草地上放羊和冥想;后来又混迹于民间社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与传说,并铭记在心。

  虽然这样一段经历使莫言至今感到痛苦,但却使他摆脱了更糟糕的境遇。这就是与其他孩子一样,受所谓的“正规教育”。正是这种教育,成批量地扼杀了孩子们的灵性,使他们变成平庸之辈。而这一转变,正是我们社会沾沾自喜的“教育成就”。这种“教育”狂妄自大,认为自己垄断了知识,凡是脱离了它这个体系的人都被认为是“没文化”;它认为世间只有一种它规定的文化准则,鄙夷乡间还残存的丰富的文化宝藏和万物有灵观念,甚至认为这些都是“落后迷信”;它认为凡事只有一个标准答案,摧残富有想象力的年轻的头脑,反而把熟背标准答案的人视为优等生。

  谢天谢地,莫言辍学了,使他成为这个制造平庸的体制的漏网之鱼。他在孤寂中与自然对话,让思绪如白云自在飘扬;他于是受到了天启。这十年,他在高密东北乡吸吮着丰盛的文化养分,如他坦言的那样,为他后来的创作提供了无尽素材。与此相比,课堂上老师用枯燥的语言解构着浑然天成的诗句,把大象无形的天道矮化为可以用几个关键词表达的“真理”,于是中文系的高材生从潜在的文学巨匠变为合格的中文期刊编辑。

  类似的事情并非只发生在莫言身上,也不只是发生在文科类教育领域,也不仅在中国。据说牛顿在剑桥大学读书期间,英国爆发了“黑死病”,学生们被谴散回家。然而,就是在这闭门索居的18个月中,他的头脑无拘无束,思想纵横驰骋,形成了自己的宇宙观,为他的三大贡献,微积分,万有引力和光学奠定了基础。

  另一个科学界的天才却没有这么“幸运”,他既没有辍学,也没有碰到“黑死病”,而是上了苏黎世工业大学,因此他险些没有成为我们后来知道的“爱因斯坦”。他回忆道,学生们“为了考试,不论愿意与否,都得把所有这些废物统统塞进自己的脑袋,这种强制的结果使我如此畏缩不前,以致在我通过最后的考试以后有整整一年,对科学问题的任何思考都感到扫兴。”(《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商务印书馆,1988,第8页)只是由于这所大学已经比当时其它的大学更少强制的考试,以及爱因斯坦经常逃课,只是看同学带回的笔记,他才较少受到折磨。

  爱因斯坦后来感慨说,“现代数学的方法,竟然没有把研究问题的神圣好奇心完全扼杀掉,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因为这株脆弱的幼苗,除了需要鼓励以外,主要需要自由;要是没有自由,它不可避免地会夭折。”(第8页)实际上,那些没有像爱因斯坦那样逃课的同学们心中的幼苗,以及成千上万在现代教育体系下学习的学生们心中的幼苗,已经被扼杀了。在人类精神领域,自由不仅意味着探索的无限可能,而且意味着探索的人心本性。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