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高连奎:中国经济需要精准调控

  • 字号
2012年12月07日07:04 来源:和讯网  作者:高连奎

青年学者 高连奎(资料图)
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高连奎(资料图)

  中国经济治理:从宏观调控走向精准调控是必然

  二战之后,人类对经济的调控先后经历了弗里德曼的单一规则时期和泰勒的通胀目标制时期,目前这些理论都已经失灵,人类如果不能创新出新的理论,那经济短期很难有起色。

  弗里德曼的货币学派强调货币供给量的变动是引起经济活动和物价水平发生变动的根本原因,主张货币发行增长率要保持一个不变的速度,反对凯恩斯主义的相机行事的货币政策,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基本上接受了货币主义的“单一规则” ,把确定货币供应量,也就是m2作为对经济进行宏观调控的主要手段。但是货币是如何变动的呢,主要是企业扩张,而非央行,因此理论上就不对,在实践上也不可行,美联储制定的货币增长目标没法控制。

  另外货币必须稳定,但是不能固定,稳定与固定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因为现在过度依赖货币,导致货币无法稳定,要想让货币稳定,必须解除对货币的过度依赖,也就是从主要依赖货币调节的宏观调控,走向主要依赖建设项目调节的微观调控,项目调控是调控的宏观经济,而托宾调控则是调控的微观市场。

  经济本身就是有周期,有波动的,将经济波动归结为政府货币政策是自欺欺人,如果经济本身波动,而货币固定不动,那整体经济的波动更大。固定货币就像连环战船一样存在问题,国际经济中联系汇率制度的失败也是如此。

  弗里德曼规则失败后,美联储开始使用泰勒规则,这由斯坦福大学的约翰-泰勒于1993年根据美国货币政策的实际经验,而确定的一种短期利率调整的规则。泰勒主张保持实际短期利率稳定和中性政策立场,这样就从固定货币回到了相机决策。美联储格林斯潘在位18年,经济一直非常稳定。

  但仅仅将CPI衡量的通货膨胀目标作为美联储行为的依据,极大地忽略了金融资产市场对过多流动性的吸附,以及这种资产膨胀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更忽略了金融衍生市场对货币流动性的创造能量:当今的货币创造,不仅来自传统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存贷款业务,也日益来自名目繁多的金融衍生市场,比如,抵押贷款的多次证券化,无疑扩张了货币流动性的派生创造能力。这导致了美联储盯住的通胀率,倒是在既定目标范围内,但超级资产泡沫及其带起的经济过热如火如荼地升起,只是不在央行的视野之内,非但没有采取任何抑制举措,反而在政策措施和信号上一再放纵,直到泡沫破灭并带来了比恶性通胀还要严重的经济衰退。结果没几年后,便发生“次贷危机”并蔓延成全球性金融危机。

  当前的世界,为什么中央银行放水放了这么多,商业银行手中大把大把的现金为什么不放贷?真正的制约在于实体经济缺乏投资机会,企业家对未来不看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借款,货币不可能真正的刺激经济。其实现代经济之复杂远非宏观调控就能解决问题,而应该更注重微观调控,特别是财政和金融监管政策的运用,在经济低迷时用财政政策启动经济信心,经济过热时用金融监管政策消除经济泡沫才行。

  其实宏观调控既存在无效性,也违反人道原则,无效性主要体现为宽松货币政策时,比如在企业贷款意愿不强的时候,放宽贷款无效,而且容易产生投机;而非人道性主要体现为紧缩货币政策,会导致很多正常的商业项目受到影响,比如中国自2011年以来的货币紧缩政策导致了众多的企业家跑路,而经济调控与正常的商业竞争不同,商业竞争淘汰的往往是落后行业,而经济调控中受到影响的往往是朝阳行业和龙头企业,因为这些企业往往处于扩张期,而现在企业经营更多的依赖银行贷款或是私募融资,这两者都直接或间接受信贷政策制约。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