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美国股市是进还是退

  • 字号
2012年11月14日11:13 来源:21世纪网 

  整个夏季,股市一路攀升至接近历史高点,周二(10月23日),道琼斯工业指数下挫243.36点,从五年的最高点下跌了几乎4%。但是即便在下跌之前,很多投资者仍然不相信股市会反弹。

  “这是我印象中最令人痛恨的波动,”总部在芝加哥的美国个人投资者协会副会长查理-罗布鲁特(Charles Rotblut)在上周说道,他指的是最近的股市上涨行情,这波行情在一连串低迷的三季度收益报告之后戛然而止。美国政府正陷入僵局当中,包括对即将到来的总统竞选结果的推测、棘手的失业问题及欧洲的经济困境,这些都让投资者感到不确定性问题,罗布鲁特指出。在对协会的15万名会员进行股市情绪的每周调查之后显示(选择“看跌”、“看涨”或“中性”),在过去29周里,有28周对未来的乐观预期是低于平均水平的。调研对象的债券配置已有三年以上超出平均水平。

  不少投资者对低收益感到沮丧,他们对市场失去了信心,而且担心“另一只鞋子何时落地”的问题,罗布鲁特说道,“也没有人计算过有多少人刚刚撤出股市,”他补充道,“他们只会悄然离场。”

  股市走向究竟如何,以及投资者是否应当进入或是退出,沃顿商学院的教授对此意见不一。有些专家已将自己的投资从股票中撤出,而且不打算返回股市。其他专家则表示,看跌的投资者在最差的时机退出是一种自残行为,他们将会错过股市反弹行情。

  克里斯-古尔盖新(Chris Goolgasian)并不需要调研结果来告诉他关于散户在近期对股市的感受。作为总部设在波士顿的道富银行美国投资组合管理和投资解决方案集团负责人,他定期与负责管理个人客户投资组合资产的券商和投资顾问会晤。自4月份以来,他们一共组织了80场会议,会议讨论的是同样的主题:怎样让我的客户走出现金和债券收益的低谷?“每次会议都在重复这个主题,”古尔盖新指出,“这些投资顾问一直在跟那些极度看跌的客户见面。”

  自金融危机以来,投资者已经转移了约2万亿美元的现金和固定收入,古尔盖新说道。尽管有很多指标显示,今天的市场是“风险很低的环境”,但很多散户“对此充耳不闻。每周仍然有资金从股票基金中流出并转为债券和现金。”

  对于那些将股票掉期为债券的投资者,他们是“用名义安全性换来了实际亏损,”古尔盖新指出,“他们在没有波动性的账户里获得了‘安全’……但是他们会遭受实际亏损,因为他们购买的债券和现金,其收益要低于通胀率。”

  假如收益率为1.5%的债券无法达到开支目标的话,机构投资者是不太可能放弃股票的,古尔盖新指出。另一方面,个人投资者在经受各种“主义”的折磨:“对就业市场的悲观主义,对股票反弹的怀疑主义、以及对我们政治领袖及其帮助我们摆脱此种困境的能力的犬儒主义。”

  2008年,很多投资者将资金从股市撤出,而且再也没有回来过,他们害怕股市波动,而且对2010年的“闪电崩盘”心有余悸。那是一个错误,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杰里米-西格尔(Jeremy Siegel)说道。即便加上周二下跌的因素,股市市值已比2009年3月翻了一倍,波动性得以减轻。对于股票投资者而言,西格尔认为他们前途一片光明。

  “遗憾的是,股民对于股市发生的情况总是后知后觉,”西格尔说道,他指出普通投资者倾向于追涨杀跌。“股民错过牛市的一半或三分之二,这种情况并不稀奇。然后他们最终杀入股市并一路下滑。”

  在经验丰富的市场观察者看来,目前,多数散户投资者都在股市外围观望,这种情况实际是一种积极信号,因为历史表明,股民进出股市的时机通常是很糟糕的,西格尔说道,“我坚持认为,这轮牛市绝对还有上行空间,”他指出,“我可以预见到,在未来一两年内,股票可以比现在再攀升20%至30%。”

  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富兰克林-艾伦(Franklin Allen)持反对意见,而且投资方向也是相反的。“我不再往股市中投入太多资金,”艾伦说道,他称自己是风险规避型的。“我的钱都用来投资了国库券和房地产。”

  艾伦表示,他不清楚股市最近走高的原因,而且怀疑这是一个泡沫。最近的反弹可能和美联储的量化宽松(第三次量化宽松)有关,而未必是积极的经济前景的表现,他指出。尽管债券和国库券的收益甚低,艾伦表示他不会再回到股市,除非股价再跌30%左右。“如果你看空股市,那么零[收益]比负20要好,”艾伦指出,“那些正在撤离股市的股民就是这么想的。”

  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理查德-J-赫里(Richard J. Herring)表示,市场前景仍不确定。“很难想象收益还会继续增长,因为收益已经达到了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历史最高点,而且经济前景充其量是不好不坏,”他指出,“很多专家认为,这个市场是由第三次量化宽松促成的,和别的因素基本无关。”

  过去几年的市场波动性可能让投资者不断离场,赫里提出,“虽然我们现在回到了2006年的高点附近,但是这种波动令人恐慌,而且有些投资者在错误的时机退出,因为他们害怕股市将会继续走低。”

  信心危机?

  股民对股市的信心受到各种打击,很多事件的发生致使个人投资者思考,诸如证券交易委员会这样的机构是在怎样保护他们的,赫里补充道。“麦道夫丑闻、全球曼氏金融美国公司破产、闪电崩盘、骑士资本公司的软件错误、纽约证交所和证券交易委员会就信息优先卖给程序交易员事件达成解决、Facebook上市的古怪事情、以及若干家大银行的丑闻等,这些都伤害了个人投资者的信心,认为他们不能享受公平待遇,”他说道,“这似乎是一场受操控的游戏,而且是对[他们]不利的。”

  这对社会而言是有代价的,因为这意味着可用于风险投资的资金在减少,而且市场流动性将会减少,赫里指出。“虽然很多人忽视了这点,我们应当认识到,对市场的信心是巨大的、宝贵的公众利益。如果投资者相信将会得到公平待遇,他们更有可能将存款投入到可销售的投资工具当中,而且资本信息的质量和数量都会得到改善。”

  投资公司协会的总部设在华盛顿,是美国投资公司的协会组织,据该协会统计,在2011年底,约有46%的美国家庭持有股票或股票基金方面的投资,而在2001年该比例为53%。“从2007年开始,资金就一直在从国内共同基金中流出,”投资公司协会高级经济师谢利-安东尼威克茨(Shelly Antoniewicz)说道。但是她指出,如果就此推断投资者在逃离股市,这是错误的。“我们并不认为投资者在逃离”国内股市,她补充道,“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多样性。”

  例如,从2007年初至2012年8月,从国内共同基金和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流出的资金为1960亿美元。同期,361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了国际股票共同基金和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远远抵消了从国内股票流出的全部资金,”安东尼威克茨说道。

  投资者还将更多资金投入其他金融产品,比如目标日期基金和混合型共同基金,后者包含了各类股票和债券,她补充道。比如,在2012年的最初9个月期间,有45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了混合型共同基金,而2011年及2010年分别为307亿美元和237亿美元。由于过去十年的熊市,各年龄组的股民的风险承担意愿显著降低,安东尼威克茨指出。“即便在同一年龄组当中,人们也有一些风险规避意识。他们更加关注多样化。”

  一种通病

  对股票投资保持沉默还反映出“几乎所有机构的一种通病和对他们的不信任感,”沃顿商学院养老金研究理事会(Pension Research Council)执行会长、商业经济和公共政策教授奥利维娅-米切尔(Olivia S. Mitchell)说道。例如,6月份的一次盖洛普民意测验显示,只有21%的美国民众对银行有信心,1980年该比例为60%。

  “我们还不断看到的是,今天的人们都是极度悲观的,”米切尔补充道。他们担心的问题包括美国经济、若隐若现的财政悬崖、欧洲局势的持续混乱以及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如果中国经济发展减速,这对于全球其他国家意味着什么?人们持怀疑态度,”她指出。

  米切尔引用了最近的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和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金融信心指数(Chicago Booth/Kellogg School Financial Trust Index),这是每个季度进行的一项调研,目的是调查公众对于金融机构的态度,调研结果显示,只有15%的调研对象表示信任股市,47%的调研对象认为股市在未来12个月里还可能下跌30%以上。

  她的两个女儿都在20岁左右,她们也被感染了公众情绪,米切尔说道。她们认为,没有必要将钱放进她们的401k退休金计划,因为她们有可能无法得到这笔钱,而且如果把钱存入银行,存款收益跑不赢通货膨胀,“所以她们宁可把钱花掉。”这不是米切尔想听到的事:从长期来看,这种方法将转变为必须增加存款、减少消费、而且很可能要推迟退休时间。

  米切尔自己在1999年就完全退出股市,而是将她的退休金投资于通货膨胀保值债券(TIPS)。“从1999年至今,我投资通货膨胀保值债券的收益要高于投资股市,”她说道,“因为从2000年以来,股市的表现一直不好。”

  目前的问题是,通货膨胀保值债券正在出现负收益,而她也不愿意将所有资金投入房地产。“我认为,除了工作更长时间、增加存款和减少消费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解决办法,”米切尔说道。

  不管怎样,多数中产阶级家庭可能已投入太多资金在股市,沃顿商学院商业经济和公共政策教授肯特-斯迈特斯(Kent Smetters)说道,这也是为什么他对当前撤离股市的趋势“并不感到心烦”的原因。“股票不应当成为主要的工具来满足基本的退休需求,”斯迈特斯说道,“应当将债券作为退休养老工具,而股票用于其他目标,而这些目标在无法达成时,对家庭而言相对比较容易接受。”

  斯迈特斯建议在投资组合中包含债券、通货膨胀保值债券和一些股票,并补充说明道,“人们在估算他们需要的存款时,不应当将股票的预期收入计算在内,”他说道,“他们应当利用债券收益作为对风险的调节。这不但能强迫他们存款,而且还可以更好地管理风险。”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