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苏小和:三一重工的市场短视

  • 字号
2012年11月07日07:56 来源:和讯网  作者:苏小和

和讯网专栏作者、财经作家 苏小和(资料图)
和讯网专栏作者、财经作家 苏小和(资料图)

  三一重工在美国起诉奥巴马,一时间闹得风生水起,虽然结果无足挂齿,但国内的人们,却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众人大概都以为,一家中国企业,竟然牛逼到可以在美国起诉美国总统,这真正代表着,伟大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有意义吗?有。本案惟一的意义或许在于,作为一家中国私人企业,三一重工能够在这起针对美国政府的诉讼过程中,真正感受到开放的市场精神和法治精神。但前提是,向文波等核心团队必须具有足够开阔的视野和足够开放的心态,愿意越过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对抗的思维路径,只是站在企业发生和发展的经济学意义上去思考。

  现实的沮丧之处在于,以目前中国人对市场经济的理解来判断,或者以一般意义上的中国人内心深处的价值观来判断,不会有太多的人去关心开放的市场精神和法治精神,人们的兴趣必然锁定在中美利益对抗的层面。这或许是意识形态传播的结果,但也可以理解成一个时代中国人的一种集体意识。

  事实上,来自美国的消息,也在强化中国人的条件反射。2012年10月29日,按照法官杰克逊(Jackson)的指令,美国司法部代表奥巴马总统和其他被告起草了一项动议,驳回罗尔斯公司的诉讼。其法律层面的理由是,总统拥有《美国法典》《国防生产法案》所规定的职权,一旦发觉收购行为将对美国安全造成威胁,那么,总统通过暂停或者禁止外国人收购美国商业事务,可以合理保卫国家的安全。更加重要的司法事实在于,在授予总统此项职权的过程中,美国国会指明,总统的行动不受司法审查的约束。这样的司法逻辑,在美国这样一个完全法治化的国家,并不是第一次,最高法院戴姆斯和穆尔诉里根的案件,就是同一类型的司法案例。

  怎样理解这样的局面?最简单的答案,其实并不是双方都大力传播的国家主义安全意识,或许用贸易保护主义更能说明问题。不过即便是贸易层面的分析,也没有进入主题。这个闹得沸沸扬扬的企业并购事件,最后以一种抽象的外交辞令宣告结束,而一些真正市场层面,技术层面的细节,被双方有意识地遮蔽。看热闹的人们,仅仅看到了一场表演,以及一场表演之后浮躁的情绪与空虚。

  那么,三一重工的这场巨大的表演,收获到了什么呢?难道是从此宣告,中国公司在美国市场的发展遭遇到了真正的失败,从此放弃美国市场吗?显然不是,有专家已经站出来说话,中国的公司大可放心,无论是私营还是国有公司,美国政府并非歧视中国的公司。美国政府对外国投资持开放的态度。需要继续展开的工作,是相关的中国公司应该反思,从中吸取经验,在决定投资之前,进行全面的机会和风险调查,从而避免可能发生的深入损失。

  这样的陈述,多少有一些安慰的因素在里面,不过在事实和结局面前,恐怕反思的价值,远远大于愤怒的价值,更大于失望的价值。的确,如果从三一重工的市场行为出发,或者从中国人的市场精神出发,相关的反思课其实是非常丰富的。

  第一,是对市场边界的反思。众所周知,三一重工本是一家市场无边界的私人企业,有着清晰的企业产权,有着更加清晰的核心技术,同时,更有着国内企业非常稀缺的企业家精神。或许是多年以来的教育使然,或许是一种传统文化,这些年来,有心的人们能够看到一个事实,三一重工以私人企业的身份,有意识承担着国家主义层面的意识形态负担和政府意志的负担。表面看起来,这是家国情怀,是国家主义或者民族主义的精神延伸到了一家私人企业,但从一个企业的发展的层面,却是一种短视。懂得市场价值的人们必然知道一个道理,国家的边界,一定小于市场的边界。一个伟大的公司,它所追求的市场边界,一定是全球化的,国际性的市场,它不可能是偏居一隅的。

  第二,三一重工并没有在内部深刻反思当年美国凯雷集团并购徐工的经历。圈内人都对此记忆犹新,美国人曾经试图收购中国徐工,这样的企业战略一旦形成事实,在一个短期范围之内,的确对诸如三一重工、中联重科之类的同质性企业构成巨大的市场冲击。但长期来看,只有竞争才能带来繁荣。可惜三一重工并不打算考虑长远,结果就是中国以政府之名,将美国凯雷集团拒之门外。这样的市场事实,是福还是祸,是短期还是长期,相信三一重工的主事者来不及考虑,或者他们以为,只有美国人的大企业不进入中国本土市场,自己就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或许他们还认为,通过一种政府层面的贸易保护主义,能够保证本土的重工企业做大做强。不过,等到三一重工试图进入美国市场,这种短视政策的负面效应就显露出来了。必须反复陈述一个常识,任何性质的贸易保护主义,事实上对市场的多方,都是一种巨大的伤害。事关三一重工的某种贸易保护主义,是从中国开始的。必须要指出这一点,美国也是一个由人组成的国家,他们不是天使,锱铢必较是人的天性,美国人也是如此。重要的意义在于,长久来看,一个更加开放的贸易秩序和市场秩序,或许对处在后发秩序状态下的中国经济,处在后发劣势之下的三一重工,更加重要。

  第三,当我们简单陈述了这样一个事关贸易保护主义的博弈事实,我们就能看到,这一场中美之间的企业并购司法游戏过程,三一重工的公共关系部门释放给国内的信息,存在严重的不平衡,即放大了美国的相关事实,而对中国国内曾经发生的事实故意回避,这是误导消费者,甚至是误导读者。有必要强调的是,政府层面的对事实、对历史的故意遮蔽,或许有它管制上的幽暗逻辑,但是对于一家公众化、资本化和市场化的公司而言,这种遮蔽,事实上是对企业市场化方法的扭曲,这样的扭曲,迟早会遭到市场的惩罚。

  第四,需要绕过事实本身,提出一点追问:为什么三一重工要将这样一个纯粹市场的纠纷放大为一个国家主义事件,是不是考虑到了三一重工的梁稳根本人的一些政治利益,不得而知,但人们有怀疑的理由。这是另外一个有些历史意义的问题。长期以来,中国企业家由官而商,或者由商而官,都是中国企业家建设的传统,也是企业家建设的大缺陷。相关的教训,实在是太多了。我曾经无数次赞美过三一重工的市场逻辑和技术逻辑,但这一次,我想说的是,要开阔,要顺势而为,市场总是大于国家,生命总是高于时代,开放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企业的画地为牢和官商结合,都是市场的短视主义。太多的人在这个领域遭遇失败,如今三一重工似乎正在重蹈覆辙。让企业的归企业,让政府的归政府,企业的惟一的责任,是面对市场,把企业做好,这个常识需要再三陈述,梁稳根、向文波等人,似乎在这方面,是常识的稀缺者。而最后的结果,尤其是市场的结果,埋单的人只能是企业家。

  作者简介:苏小和,和讯网专栏作者、财经作家、独立书评人。在《南方周末》 、《南方人物周刊》、《南都周刊》、《新京报》、《东方早报》、《上海证券报》等多家媒体开设书评和人物专栏,与王晓渔、戴新伟、成庆等人发起运作《中国独立阅读报告》,倡导公民社会常识阅读。出版《我们怎样阅读中国》、《中国企业家黑皮书》、《我的自由选择》等著作。

  本文章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

  未经和讯网许可,任何机构、媒体、个人不得转载、发布此稿件,违者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