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黄硕:QE3只能获得短暂快感

  • 字号
2012年10月19日08:36 来源:和讯网  作者:黄硕

北京自由撰稿人、时事评论员 黄硕(资料图)
自由撰稿人、时事评论员 黄硕

  近日,很多人都在关注美国大选,其中如何提振经济是两位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和罗姆尼辩论的重要议题之一。用于刺激经济增长的量化宽松政策也随之成为二人争取选民的“激战点”。

  美国东部时间2012年9月13日,备受市场期待的美国第三轮量化宽松计划(QE3)出台。到底QE3是不是万能药?回顾金融海啸过后,接着两轮QE1与QE2宽松政策,似乎对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经济,有如昙花一现。反倒是助长了全球各地资产与原物料的泡沫,不但欧、美各国债台高筑现象未见改善,新兴国家反遭热钱与通膨肆虐。如果各国政府以为金融体系出了问题,只要继续释放货币就能解决问题,那就太过简化复杂的经济问题,更可能带来下一波金融灾难。

  经学家克鲁曼从金融海啸以来,一直强调必须借助政府支出,来刺激走弱的经济,而非一味的扩张货币。如果以最简单易懂的说法来解释,就是如果用财政政策,来增加政府的支出,就可以直接充实一般普罗大众的口袋,进一步刺激消费,帮助经济回温。反之,如果以货币政策扩张信用,就算利率走低,穷人也借不起;中产阶级借钱,除了投入股市助长泡沫外,也舍不得拿借来的钱去花;最后便宜了富人,他们用非常低的成本借进大量的钞票,非但不拿去从事生产与消费,反而以基金形式集结起来,在全世界兴风作浪,从新兴国家房地产、原物料到全球黄金、股市、期货到处炒作。最后,不但弄的新兴国家物价高涨,同时把资产泡沫也外销到这些国家,对于美国经济却丝毫没有帮助。

  所以单纯的妄想以QE3,来挽救美国经济与股、债市的做法,不啻缘木求鱼,根本无法解决问题。更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共和党限制美国政府举债上限的做法,不但是财政政策的反向操作,也将阻碍对国内经济提供最直接而有效的帮助。现阶段就算是发行的货币再多;利率再低,除非万不得以,有谁会借债消费。缺少实质消费的经济体,当然也不会存在投资诱因,又如何奢言提振经济;减少失业。

  简单的说,货币量化宽松政策QE,就是泡沫的代名词,透过弱势美元,流通到全世界,我们或许可以看到短暂的股市、房市或原物料市场的欣欣向荣,但是就像吸食吗啡一样,只能获得短暂的快感。泡沫一旦破灭,债务就会像鬼魅般挥之不去,身体养份终将被吸干。美国是第一轮泡沫始作俑者,接下来爱尔兰、欧猪等国步入后尘,其它新兴国家的泡沫也正在形成,美国的QE1与QE2政策结束以后,接下来新一轮QE3将会是泡沫背后最大推手,一旦成真,那才是世界劫难的开始!

  从上述说法,好像欧美国家已经拿不出办法解决当前债务问题,未来解决世界债务最可能的方法,就是倒闭清算。就算国家也可以像个人一样,所有债务经宣告破产后,透过债务协商打折摊还。这样看起来好像很不公平,像欧洲四国为甚么在奢华无度后,可以欠债不还,这就是债主的问题,你为何敢借债给他,还不是贪图利息,债信如此差还敢借,其所负担的风险就是还不出钱啊!更何况债务人都算是有钱人,过去从泡沫中也捞了不少好处,这也算是另一种财富重分配吧!

  华尔街和全球一些金融超级大鳄们为什么可以在众多普通百姓仍然忍受高失业、实际收入下降等困苦中独自享受高薪盛宴?原因在于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实实在在的对于金融市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就是大肆开动印钞机撒钱,钞票多了,自然金融市场就牛气冲天了。金融市场牛气冲天,金融大鳄们能不享受盛宴狂欢么?

  因此,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根本就没有达到宣称的目的,而只是惠及了金融行业的一些金融大鳄,却对于号称要拯救的普通劳动大众产生巨大的损害,全球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就是明证。原因在于,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实际上就是一个财富的再分配机制,那些勤勤恳恳劳动的人,以及社会上广大的普通人,都是这个政策的边缘群体,而金融大鳄们则是可以直接接触这一政策及其巨额资金的核心群体,在社会总财富不变而发钞量大增的情况下,就是普通人的财富直接流向那些接触这些宽松货币的人,因此是穷人和普通人越来越穷,而金融大鳄和一些特权阶层畸形的越来越超级的暴富。

  所以,有二点内容急需全球进行反思。第一,有必要反思目前全球的金融机制在社会中畸形的财富分配机制,就是金融行业的伦理问题。第二,有必要反思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伦理问题。目前全球那些迅速暴富的人,除了特权阶层以外,多数集中于金融大鳄之中。虽然金融业有助于财富的创造,但是社会的各行业,也都有助于财富的创造,为什么财富要畸形的向金融大鳄们失衡的倾斜?这说明目前设计的金融业参与社会财富运行和分配的机制是严重畸形的,实际上是一种掠夺性机制。假如金融业收取交易额的1%作为自己的营业收入或者佣金,看似不高,但是由于金融业的黑洞吸收效应和杠杆效应,其实际比例可能高的惊人,也许万分之一的比例就出奇的高。因此,过去设计并一直运行至目前的金融业的机制实际上是个挟权以自肥的机制。所以,有必要反思和澄清金融行业的伦理,重新设计公平的金融业运行的机制尤其是财富分配机制。

  同样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包括各种形式的宽松货币政策,由于其对于实体经济药不对症,而且建立于金融业不符合公平的财富分配机制的基础之上,并且只重点对于金融业产生有利的作用,因此这个政策实际上不具备伦理基础,是个不好的政策,或者是对于社会的负面作用大于正面作用的政策。因此,为了社会建立公平健康的财富运行和分配机制,目前的各种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各种宽松货币政策既不应该加码和延续,更不应该搞第二轮的新的宽松货币政策,正确的做法反而是应该尽早的退出这些政策。

  作者简介:黄硕,和讯网专栏作家,演讲组织(The Speakers Group)高级媒介主管,陈复生基金理事,媒体人,北京自由撰稿人和时事评论员。他在BBC中文网、联合早报网、China Daily(中国日报)及其网站、Global Times(环球时报)、China.org.cn(中国网)等国内外多家媒体上发表时评文章,并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的China Drive节目中对热点话题进行点评。作者邮箱:larryhuangshuo@gmail.com。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未经和讯网许可,任何机构、媒体、个人不得转载、发布此稿件,违者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