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刘纪鹏:2毛钱面值股票的思考

  • 字号
2012年10月12日09:32 来源:和讯网  作者:刘纪鹏 岳芳旭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 刘纪鹏(资料图)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 刘纪鹏(资料图)

  一、问题的提出

    在持续低迷的大盘中洛阳钼业的发行上市却“一枝独秀”,发行价3块钱,开盘价每股8.47元,开盘一小时换手率即达到80%至深交所停盘,当日收盘价每股9.23元,涨幅210%,大盘如此低迷,它为何走出了与众不同的市场行情。

  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洛阳钼业股票2毛钱一股的面值,实际上它发行价3元是15元,开盘价8.47元是42元,收盘价9.23元实际是46元。

  在其他股票都是面值1元的市场中,洛阳钼业偏偏是面值2毛钱,而一些投资人并没意识到这只股票5股才等于其他股票1股。

  这也不禁使人想起四年前,紫金矿业发行上市也是以每股面值1毛钱的股票登陆A股市场的,当年的紫金矿业更是疯狂,开盘价即涨到了22元钱,实际上是220元钱,以后长期徘徊在10元钱左右,相当于100多元,笔者当年曾形容紫金矿业是“混进羊群中的一只狼”,紫金矿业也的确不争气,一系列的问题导致现在股价只有3.96元,但由于其1毛钱1股,实际价格仍然在40块钱,设想如果紫金矿业的每股面值是1元,我想在如此低迷的大盘走势下,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其股票能维持在40元钱。而正是由于1毛钱的股票混在1元钱中,才掩盖了其10倍的高价。

  二、如何看待洛阳钼业发行2毛钱面值的股票

  无论是洛阳钼业还是紫金矿业,两家公司都是先在香港上市发行了H股,而香港的股票每股面值可由各公司确定,甚至可以无面值。正因如此,紫金矿业在香港的股票面值是1毛钱,而洛阳钼业的股票面值则是2毛钱。所以它们返回大陆发A股时,是根据大陆股市要求发每股面值1元还是发每股面值1毛钱或2毛钱的股票,存在争议。如果是发面值1元的股票,那么该公司按香港H股每股面值2毛钱的股本总额就少了5倍,这涉及到注册资本和实有资本在两个市场的冲突,同时信息披露要求的各种财务、审计及法律文件在两个市场也不一致,这是不符合中国公司法要求的。

  因此这两家公司在大陆上市突破了每股面值1元钱的通行标准,是有其客观背景合理成分的。

  但这也给大陆的交易制度和信息制度带来了麻烦,例如给中登公司带来的麻烦是:股票交易要按每股面值征收过户费,即1元钱面值的股票是按1元钱征收,可这两家一个面值1毛,一个面值2毛,他们每股交易是按股征收还是按1毛钱面值征收?若像其他股票一样按股征收,那等于他们就得多交10倍;若是按1毛钱征收,就得给其开特例,事实上就是给其开了特例。同样的现象也发生在交易所中,有些要按1元钱交的费用,由于这两家不符合,也都不得不给他们开了特例而豁免了。

  同时,目前我国市场采用所有的股票交易软件如大智慧等等都无法反应这两只股票不是每股面值1元的现实,事实上在股价的判断上,与其他股票相比,一个差了10倍,一个差了5倍,如此重要的风险提示却在现有的电脑软件中,无法向股民投资人准确地传达应有的风险提示。事实上中国证监会发行部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且尽力做了风险提示,例如这次在洛阳钼业的招股书首页就要求其作为风险明确提示,但大多数人买股票,很难保证每次都去看招股书这一唯一提示风险之处。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在此笔者提出以下两点建议:

  第一、在当前整个股市处于疲软状态,投资者教育匮乏,市场投机风盛行,广大中小投资者的保护不够的背景下,是否可暂停股票面值不是1元钱的香港H股股票回归大陆发行A股;如果非要回归,就要像建行和中行的H股那样,先把股票面值调整为1元钱,因为香港股市面值的调整是容易的,调整完后再回来,又要回归又不想调整面值到1元钱,而且其面值还不是超过1元钱,那就有扰乱大陆市场浑水摸鱼占股民便宜居心不良的嫌疑了。

  第二,关于这类股票风险的提示。不仅要在招股说明书首页明确提示,还应在股票名称后上加上一个0.2 或0.1的特殊标记显示于电子显示屏上,同时在各种电脑交易的软件中也应尽量在能表达之处加以明确,让投资人每次选择或买卖股票时都能充分了解信息。

  三、谁是紫金矿业和洛阳钼业的保荐人和主承销商

  恩格斯说过:任何看似偶然事件发生的背后其实都有其必然发生的规律,紫金矿业和洛阳钼业能打破大陆股市近20年2400只股票的惯例,尽占低面值股票的优势也一样,绝非偶然。这两家企业的保荐人和主承销商都是安信证券公司。为什么安信证券公司有如此大的创新能量呢?看一看安信证券的背景,也许就会验证恩格斯的名言了。

  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8月,注册资本15.1亿元。其中,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出资15亿元,占99%,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出资1000万元占1%,该公司的主管是中国证监会,这在中国114家证券公司中是唯一一家由证监会直管的证券公司。

  为什么证监会作为对市场进行普遍监管的“裁判员”下边却偏要保留这样一个特殊的证券经营机构呢?这样的体制到底有没有问题呢?令人深思。

  四、安信公司的大股东是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

  再细了解,安信证券公司不仅主管部门特殊,其第一大股东也十分特殊,是和每一个投资者都息息相关的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有限责任公司。该基金2005年8月30日成立, 注册资本63亿人民币,是一家国有独资公司,归口中国证监会管理。其资金来源一是上交所、深交所在风险基金分别达到规定的上限后,交易经手费的20%纳入基金;二是境内注册证券公司,按其营业收入的0.5%-5%缴纳基金;三是发行股票、可转债等证券时,申购冻结资金的利息收入;四是依法向有关责任方追偿所得和从证券公司破产清算中受偿收入;五是国内外机构、组织及个人的捐赠;六是其他合法收入。

  可这个基金成立后如何保护中国证券市场投资者,其职责并不明确。据了解,除了替2004年前后券商清理整顿中欠下的财政有关部门弥补的亏空外,还清账后的5、6年来尚未听说还有其他保护投资者的事迹发生,而这期间也恰恰是中国股市发生的伤害投资者权益的现象的高发期,这是令人深思的。

  作为证监会管理的投资者保护基金,账目如何向投资者和社会公开并明确在投资者保护中发挥作用,应是完善这一市场监管制度、取信于投资人最重要的一环,然而令人遗憾的却是空白。

  当知道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不把主要精力放在投资者的保护上,而是拿出15亿来直接去投证监会直管的安信证券公司后,不知为何笔者产生了十分痛心的感觉。即使从投资者保护基金的保值增值出发,需要去投一些稳健的项目,也应该委托一些专业管理公司进行才是。而如果由投资者保护基金直接去投,无论在治理结构上还是收益获取方式上,都是欠缺的。

  更应指出的是,中国证监会——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安信证券这样的监管和投资模式发展下去,无疑会发生越来越多的问题。到时,使监管部门和该基金陷于被动。

  综上所述,从洛阳钼业2毛钱面值的股票我们应该看到,中国股市的制度纠偏真正应该从监管部门自身做起。

  首先,证监会作为监管部门应对100多家券商一视同仁,不应保留安信证券公司这样的特殊公司,应尽快完成管理脱钩。

  其次,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也应该尽快的从安信证券的股东地位上脱身,寻找将基金公开招标、委托专业公司管理,实现保值增值的新模式。

  作者简介:刘纪鹏,和讯专栏作者,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全国人大《证券法》《国资法》《期货法》《基金法》起草或修改小组成员。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点击进入刘纪鹏专栏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