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罗天昊:重塑中国竞争力的三大战略

  • 字号
2012年10月09日08:21 来源:和讯网  作者:罗天昊

长江商学院原高级研究员 罗天昊(资料图)
和讯专栏作者、独立学者 罗天昊(资料图)

  落幕即是序幕。

  十一前夕,达沃斯夏季峰会在天津召开。其一个重要主题之一,就是提升塑造未来经济,提升未来竞争力。本届峰会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的召开,恰逢本届政府的任期之末。它所影响的,亦是未来中国十年乃至更久。

  最近十年,中国的经济总量从全球第六,跃升为全球第二。竞争力大为提升。不过,近日之困局,包括贫富分化严重,阶层固化,民营经济萎缩等,经济增长减速等,亦对于未来造成了严峻挑战。

  无论衰落还是崛起,大国之路,总是更为漫长。今天的因,必结明日之果。

  如何重塑中国的竞争力,以保持大国的活力?

   窃以为,未来中国二十年内需要完成三大战略,即造就大众阶层,培育大众消费,发展大众产业。而这三大战略,实际上互相关联。

  在本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爆发之前,著名的日本学者大前研一,曾发表了其著名的著作《M型社会》,在这本充满天才预见的著作者中,大前研一认为,贫富分化,以及由此造成的畸形社会结构,将造成对于现代社会的重创。

  事实上,不论是中国,还是欧美,本次经济危机的本质,本质上是社会危机。纵使是全球国家标杆的美国,亦爆发了华尔街运动。一小部分人,控制了国家的命脉,引起了普遍反思。而在中国,少部分人控制国家经济命脉,更为明显。就财富的分布来说,中国5%的人口,拥有90%以上的财富,财富集中程度惊人。而据美林证劵发布的调查称,中国亿万富翁人数,已经跃升全球第二,而在人均收入方面,中国却排名全球100名之外。

  中国社科院社会所发布的研究报告称,我国中间层只占人口的23%,远低于发达国家70%左右的比重。

  最危险的是,正如经济学家王小鲁所说,中国形成了一种“新底层阶层”,所谓“新底层社会”,包括失地农民、被拆迁的城市居民以及不能充分就业的大学生群体,还有因为高房价坠落的“城市中产”、体制外知识分子,加上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农民工、下岗失业工人,组成庞大而复杂的底层社会。

  严重的贫富分化,不仅影响社会稳定,造成冲突与暴力。更是对于经济发展戕害严重。

  贫富两极分化造成的阶层分裂,亦将危害消费市场。

  同为亚洲国家,日本的崛起过程,或可为中国所借鉴。日本在二战之后,在美国的帮助下,进行了社会、经济、文化等领域的广泛改革。在社会领域,天皇的神权被瓦解。在经济领域,日本政府冻结了三井、三菱、住友、安田等15家大财阀的财产。此后解散对象不断扩大,先后指定56个家族为财阀家族,。在政治领域,真正实现了主权在民,打击了当时的门阀,清算了军阀势力;在文化领域,日本持续数十年的“脱亚入欧”更为彻底,实现了公民现代化和制度、文化的现代化。

  合理的阶层结构,对应着合理的消费结构。日本在上世纪60年代推行了“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至1967年,国民收入增加一倍。由此,日本完成了一场浩大的消费革命,消费市场的升级,直接推动了产业升级。若日本未先完成社会领域的变革,造就合理的社会结构,则国民收入倍增的成果,将被少数贵族与财阀所把持。

  而中国的人民收入,虽然在2011年达到了4500美元左右,但是,财富的分布很不均衡。绝大多数人的收入,均在这个平均值以下。很多人的收入是“被提高”。5%的人口拥有95%的财富。而这个5%的人口,多数人政府官员,与官员关系密切的地产商,资源型企业拥有者,以及垄断国营企业。畸形的社会结构,必然导致财富分配的畸形。

  同样,畸形的社会结构,对应着畸形的消费结构。目前,中国已经成为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大国。而中国最流行的手机,却是“山寨机”。最后,形成了一种畸形的消费结构:极端富有者,追求畸形的高消费,而庞大的低收入者,则是一种大面积的低端消费。

  为什么中国企业迟迟不能完成产业升级?其根源,并非企业短视,而是因为中国的主流消费群体非常贫穷,他们并无足够的购买力,只能消费低端产品。企业无足够的利润,自然无法完成产业升级。

  世人但知日本崛起,却不知道日本的崛起,由庞大的中产阶层托起。自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之后,日本国民的消费能力大幅提升。汽车,家电成为日本的主流产业。并由此造就了日本的产业竞争力。

  当下,有一种投机主义倾向,就是从中央到地方,有部分将中国未来产业突围的希望,寄托在“高端崛起”方面,欲实现跨越式发展。事实上,中国未来更需要“中端崛起”,大力发展大众产业。

  就中国在全球产业链所处的位置而言,中国仍然位于全球产业链的下端。

   在高新技术行业,中国与世界的差距巨大,中国最先进的航天工业,已经落后于世界先进十年以上,核心技术控制美国、法国,以色列等发达国家手中。在中国竞争最激烈的家电行业,核心的技术却在美国和日韩;在汽车领域,核心技术控制在美国,德国、日本等国手中。中国虽然已经成为世界第一汽车大国,但是,市场上的高档汽车,如宝马、奥迪等,却几乎都是德国货。

  目前,中国在全球中影响最大的产业,成功主要集中在以鞋袜、打火机、缝纫机为代表的非主流行业,其特点是低附加值、低科技含量。随着中国国内劳动力成本的逐步上升,其优势已经逐步弱化,而逐步被亚洲其他国家所取代。

  印度与中国的龙象之争,一直为全球广为关注。同为金砖四国,印度的劳动力价格比之中国更有优势,在近几年的中国纺织业的危机中,印度纺织企业乘虚而入,崛起为世界第二纺织大国,对于中国纺织产业形成巨大威胁。

  而在“中国制造”成本上升之后,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人力资源,相对中国形成了比较优势,而建立在劳动密集和低人力成本基础上的中国制造,则受到了影响。鉴于中国内地成本的上升,很多跨国巨头,已经将其在亚洲的制造基地,从中国迁到越南、印尼、大马等地。

  在高端领域,中国企业受到欧美等发达经济体的阻击,而在低端领域,中国将受到印度等后发国家的追赶,高端产业绝对不是救世主,切不可寄托太多期望。中国更需重视“中国制造”。否则,在高端领域,中国将受到欧美阻击,在低端领域,越南和印度虎视眈眈,中国有两线作战的巨大隐忧。如制造业优势失去,中国将一无所有。

  除了沿海部分地区之外,中国的大部分地域,并不适合以高端崛起定位,而应该是“中端崛起”,高端突破。

  而提的一提的是,美国当年超越英国,虽然技术革新起了重大作用,但是,其最核心的原因,乃在于大众消费的崛起。

  因为英国有庞大的海外殖民地,其本土恰恰是因为“高端化”,奢侈品消费流行,金融投机比实业更受商人欢迎,最后导致空心化,而随着其海外殖民地失去控制,失去海外市场之后的英国,迅速衰落。

  而美国,正是在南北统一之后,国内消费的发达,才造就了其后来居上之势。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终于雄踞全球之巅。

  中国目前制造业的困境,并非制造业本身出了问题,而是社会结构出了问题,由于贫富分化严重,权贵和富豪阶层的奢侈品消费流行,而在另一端,则是庞大的低收入人群所构成的低端消费市场,而在此中间,大众消费,或者说是“中端消费“严重匮乏。内需无法启动,困局由此造就。

  在未来,因为收入的提高而告别低端消费的民众,将造就一个广大的大众消费市场,使中国企业摆脱低端市场,实现从低端产品制造到中端产品制造的自然升级。同时,在庞大的大众消费的拉动下,逐步实现重点主流行业的率先突破,似乎比全面的产业升级更为现实。

  造就大众阶层,缓解贫富分化和阶层对立;培育大众消费,造就全球最大内需市场;发展大众产业,实现半步产业升级,如此,三大战略,应可造就一个富有活力的未来中国。

    罗天昊,和讯专栏作者,主要研究国家、城市与企业的竞争战略,产业经济与商业模式,其研究成果曾被美国智库引用。曾为长江商学院高级研究员、中共中央直属《求是》杂志旗下《小康财智》杂志顾问。现为独立学者。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点击进入罗天昊专栏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