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黄硕:中国货币调控需要新思路

  • 字号
2012年09月18日07:12 来源:和讯网  作者:黄硕

北京自由撰稿人、时事评论员 黄硕(资料图)
自由撰稿人、时事评论员 黄硕(资料图)

  作者简介:黄硕,和讯网专栏作家,演讲组织(The Speakers Group)高级媒介主管,陈复生基金理事,媒体人,北京自由撰稿人和时事评论员。他在BBC中文网、联合早报网、China Daily(中国日报)及其网站、Global Times(环球时报)、China.org.cn(中国网)等国内外多家媒体上发表时评文章,并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的China Drive节目中对热点话题进行点评。作者邮箱:larryhuangshuo@gmail.com。点击进入黄硕专栏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未经和讯网许可,任何机构、媒体、个人不得转载、发布此稿件,违者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中国货币政策调控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在改革开放以前,一切经济指标以计划为中心,货币投放量是处在计划控制下,信贷量的分配主要是由行政手段来决定,那个时候并没有出现严格意义的货币政策。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货币政策仍然是以信贷控制为主,更多是用行政命令。从1996年起到现在,中国央行都是以M1为货币中介,以利率作为价格型调控工具,以准备金率,辅以信贷总额的控制作为数量型调节工具。这一阶段中国货币政策调控较以前更加成熟,对利率和准备金率的微调使得经济运行更为平稳,紧接着就是21世纪以后10年的高速增长。

  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双管齐下的理论是来源于西方新凯恩斯主义,即通过调节总供给与总需求熨平经济周期。而西方现行货币政策的基础则是美国货币主义学派的理念。但这种方法理论上是将整个国民经济看成了一个黑箱,不研究货币的具体运行过程,而只是依靠几十年的经验数据,研究货币政策的输入量,与通胀、GDP变化的关系,对环境变量因为无法知道其因果关系只有省略。自然而然,这种拍脑袋的方法并不适合所有的情况。实际上,由于中国经济所处环境以及运行体制的特殊性,这种一刀切的调控方式很多时候并没有起到应有的左右,反而加剧了困难。现任总经理从上任伊始就开始依靠这种一刀切的方法治理经济过热,结果经济反而是越来越热。

  而在08年以后,这种货币调节方式的弊病显得更为突出,为治理通胀,共调高存款准备金率14次,共提高基准利率8次,共发行央行票据约7万亿元人民币,同时频繁采取 “窗口指导”,以行政干预控制信贷增长。但当时这些操作没有任何效果,CPI和PPI仍然高企,通胀预期趋于恶化;资产价格泡沫严重;国际收支双顺差继续扩大,热钱流入的规模和速度不断上升;信贷资金主要流向大型国有垄断企业/房地产或资源类企业,中小型私营企业和制造类企业资金异常困难。最后通胀勉强管住了,经济却陷入极大的困境。而紧接着的金融危机又让央行那群人慌了神,从结果从08年下半年开始采用空前的放水,各种问题随之暴露。

  目前,中国经济面临比08年更大的困难,一方面全球衰退使得国际需求继续减少,另一方面,各种社会矛盾倒逼改革,经济结构的调整成为当务之急。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仍然采用传统的一刀切的方式,由于我国特有的国企体制与当前因资源紧缺程度在各行业的分配不均衡,一刀切的贷款利息政策也难起到对经济的准确调节作用。势必在放松银根的时候推动房市继续过热,紧缩银根的时候使得经济萧条。所以必须采用新的调控方式,彻底放弃从供给端控制信贷货币供能数量的办法,着重从货币需求方面对信贷货币流向进行区别控制。

  因此,笔者认为未来合适的货币政策应采用放宽货币供给,而侧重从信贷需求方面。对货币需求量的控制手段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贷款利息,二是贷款额度。采用分行业不同贷款利率进行控制,辅助以贷款额度方面的控制,达到控制信贷流向的目的。

  从传统上,被美联储奉为圭臬的弗里德曼货币主义学派认为:一切经济问题都是货币问题。治理通货膨胀的最好办法是“管住货币,放开价格”。但从美国1971年开始实施信用货币体系开始,货币超发就成为不可遏制的趋势。传统的管住货币的办法已经不适用于新的环境。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好的办法是“放开货币,管住价格”。而笔者的观点则要更进一步,“放开货币,引导疏通”,类似大禹治水一样,洪水年年都有,堵是堵不住的,与其螳臂当车,修堤筑坝去堵截洪水,还不如引导疏通,把洪水引到大海中去。

  例如,房地产市场的调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对于钢需人群来说,什么时候都应该买,没有房子就没有媳妇,没有媳妇就结不了婚,所以他们买房更多是出于实用的目的。对于投资性买房的人来说,他们买房的目的是赚取房价上涨的收益,赚钱的最大法宝就是杠杆,拿现金买房还炒个屁的楼市啊。比如说首付20%,5倍杠杆,则房价上涨20%他们就能赚回100%的利润。而当我们需要抑制房地产泡沫时,对房地产开发企业,购房的按揭贷款分别给以不同的贷款加息,再加上大幅提高按揭贷款的首付比例和区别购房的贷款政策,就可以控制房贷中消费贷款的总数量,削弱投资性买房人群的盈利空间,就可以调节房地产市场。而全国房产信息联网,可能开征的房产税,都会进一步压缩房地产的盈利空间。

  进一步延伸开来,国民经济的各个行业,都可以根据各个阶段发展的不平衡,制定不同的信贷支持、鼓励、限制方面的利息、额度控制政策,对国民经济进行精细化的调控。这样才能够真正解决在一刀切的货币政策下,该抑制的产业更加火爆,该发展的产业却得不到资金支持的情况。

  可能很多人看来,这样的货币调控方式是走回了计划经济的模式,但这群书生并不知道,中国有这么大的产业盘子,不同产业的发展阶段各不相同,产业特征也千差万别,统一性的货币政策并不适用于这种行业利润相差巨大的情况,而因资源紧缺而导致行业利润分配不均已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一大痼疾。不仅会加大经济下行的风险,更会延缓产业升级的进程。

  总之,这种货币调控的新思路并不是希望用行政手段来干预货币流向,而是在用市场之手进行调控的时候,让这只手伸的更长一些。就好比人咳嗽,熬点梨水就能治病,何必没事就用青霉素、抗生素呢?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