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高连奎:秋风赎罪与哈耶克主义的反省

  • 字号
2012年08月21日07:57 来源:和讯网  作者:高连奎

青年学者 高连奎(资料图)
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高连奎(资料图)

    作者简介:高连奎,和讯专栏作者,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中国专家学者协会理事,著作有《中国大形势》、《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 、《看懂中国经济的本书第一》等。

   本文内容为作者授权和讯网首发,如转载需经作者同意。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点击进入高连奎专栏)

  近日秋风跪拜孔子引起巨大争议,笔者认为这是秋风在赎罪,赎的是其传播哈耶克主义之罪,他深知,中国近年的社会罪恶都是因哈耶克主义过渡泛滥而起。秋风是中国最早宣传哈耶克思想的学者,也是华人哈耶克协会的创始人。

  秋风和严复一样的,两人都是翻译家出身,严复为中国引入了社会达尔文主义造成了中国巨大的灾难,晚年的严复宣扬孔子的君子思想,希望能挽回些社会风气,秋风也在走同样的路,严复最终是失败的,秋风也不会成功,遍览中华大地,中国的主流学者都是清一色的哈耶克主义者,中国几大门户网站的财经评论频道都为哈耶克主义者所把控,凤凰、搜狐两网的财经评论频道几乎成了哈耶克主义的自留地。面对这样的局面,秋风怎么不触目惊心呢!

  那哈耶克主义是一种什么思想呢,哈耶克号称自由主义者,但是他的自由主义却相当特别,概括言之,那就是哈耶克认为民主保护不了自由,专制更能保护自由,高福利保障不了自由,从林法则才能保护自由,人权保护不了自由,自身自灭才是自由,这就是哈耶克主义。

  当今中国最需要的就是加强人权保护,完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制度,提高民众的民主意识,而这三样都是哈耶克所极力反对的,哈耶克主义是中国走向文明最大的敌人。中国老百姓所痛恨、痛骂的那些经济学家绝大部分属于哈耶克主义者。

  在《自由宪章》、《法律、立法与自由》等著作中,哈耶克攻击普选权,诋毁民主,仇视工会。我们承认哈耶克的学说有一定道理,我们也承认人权、福利、民主这些事物并非完美,然而虽然不完美,但仍然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标志。我们不能因为他们有瑕疵,就将其弃之如敝屣。世界不是为哈耶克而存在,我们中国更没有必要削去人权、福利和民主而去适哈耶克自由之履。

  无理搅三分,吹毛求疵,表面化、片面化、简单化是哈耶克思想的主要特点。比如一个事物,如果有九分是好的,一分是坏的,那哈耶克就抓住那一分坏的,将其妖魔化,进而使人们产生恐怖,而不敢去追求这具有九分美好的事物。因此,人权、福利、民主在哈耶克眼里都成为了邪恶的东西,而他所高度赞扬的自由和法制其实很不靠谱,自由主张的是消极的自由,他们所主张的法制是精英立法,而不是民主立法。

  在反对社会保障方面,哈耶克认为如果一个人因失业而失去了生活保障,那么仅仅是这个人自己对失业负责,不需要别人来为他的失业承担任何责任,他认为失业保险是对自由的恶意篡改,他认为社会保障牺牲了自由。哈耶克其实是主张自生自灭的社会哲学。哈耶克也反对福利国家,但福利国家的批评并无什么新意,比如认为福利国家低效的、缺乏竞争的挑战,损害了个人的自由选择权,限制了个人自由,福利它抑制了自由市场经济等。

  在反对人权方面,哈耶克主要反对工会权利和公平教育,哈耶克将工会称为异化为谮越法律之外的特权组织, 他认为工会破坏了“自发秩序”。然而在中国,问题不是工会过于强大了,而是根本就没有真正发挥作用的工会;工资的集体谈判之所以必要,原因很简单:单个工人面对企业,不可能具有任何谈判的力量。企业是高度组织化的,面对一个组织,单个人无能为力。另一方面,企业制定工资,通常不是针对单个工人分别制定,而是统一制定的,那么,工人组织起来,以集体的名义与企业就工资进行讨价还价,也是合理的。另外哈耶克还反对公平的受教育机会。

  在对民主的反对上,哈耶克拼命夸大民主的危害性,试图忽悠大众安于“经济自由”而不要去过多追求“政治自由”。哈耶克并没有民主概念,哈耶克认为在一个专制统治下往往比在某些民主制度下有更多的文化和精神的自由,他认为,民主会破坏市场的机制,而市场机制乃至于市场机制构成的社会是最能保障自由的,他认为自由和民主是矛盾的。民主国家制定实施的经济政策,干扰和破坏了市场经济正常的、有效的运行。民主国家破坏了市场经济的分配方式。

  哈耶克这一思想倾向,使他称为很多独裁者的座上宾,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就是哈耶克的朋友,在皮诺切特统治期间他多次访问过智利,并将皮诺切特包装成“自由战士”,并且还在智利在那里召开了一次著名的朝圣山学社会议。哈耶克把皮诺切特看作真正自由的化身,哈耶克认为,“在一个威权主义政府下,个人自由能得到比民主政府下更好的保护。”二战以后,哈耶克著将《自由宪章》就赠给了一个人——葡萄牙的统治者萨拉查。萨拉查是1931、1932年他就在葡萄牙建立了法西斯制度,他的统治一直持续到60年代末70年代初。哈耶克把《自由宪章》送给萨拉查时,附言:你看了我这本书,你就知道怎么对付那些喜欢讲民主的人了。其实萨拉查不用跟他学,他早就跟墨索里尼、希特勒他们学到了这些。

  在中国很多连哈耶克的书都没有好好读过就对哈耶克崇拜起来,仅仅只是听说他是一个彻底地“反社会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可是殊不知在哈耶克的语言体系里“社会主义”主要指的是“福利国家”而不是指“苏东模式”,“苏东模式”在他那里另外有一个称呼叫“共产国家”或“极权国家”。哈耶克所说的“自由”也不是通常意义上人们所理解的自由,它主要是指经济上的自由放任以而非公民参与政治事务的“积极自由”。哈耶克认为政治自由(也就是民主)是可有可无的,有时候甚至是危险的。某些人别有用心的把哈耶克包装成“民主斗士”“自由战士”纯属忽悠人,哈耶克是一个反民主份子,他反对把民主扩大到社会中下层。在哈耶克看来一个独裁者只要保证了私有制,保障了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就是一个好的独裁者。其实哈耶克主义的本质是独裁性的资本原教旨主义。

  哈耶克的全部理论根植于由休膜、洛克和康德共同开拓的哲学传统:理性的界限、经验的界限、知识的界进而是人的能力的界限。休膜自称是无神论者和怀疑主义者,但是他对理性、经验和自我的三重怀疑,对绝对的人性之善的不信任,也是根源于基督教传统中人的有限和神的无限的对比之中;康德对人类的理性自负和智慧狂妄的摧毁,不仅源于自然本体的不可知,更源于上帝作为伦理或信仰本体的不可知。哈耶克将人类本身贬低到了一文不值的地步, 将人类看的极其渺小,这本身就犯了反人类的错误。

  除了以上比较具体的方面,哈耶克在哲学思想方面也是不可接受的,比如哈耶克反善,必然受到作恶者的欢迎;哈耶克反理性,必然与狂热者混到一起;而哈耶克反智慧,必然会成为愚民的工具。而哈耶克的理论基本上就是建立在他的这些哲学观念上。

  其实人类发展已经表明,任何极端主义都要不得,因为只要是极端主义肯定是为少数人服务的,而哈耶克主义则是所有极端主义中最要不得的。哈耶克不是中国实现变革与进步可以借助的力量,哈耶克主义这是中国大变革时代的投机力量,一但与中国的变革与进步搅在一起,就必然导致尾大不掉,甚至会、喧宾夺主成于斯而又败于斯。自从马克思经济学在中国退潮之后,哈耶克主义就成为了中国的主流经济学思想,但是哈耶克主义从本质上是反福利、反人权、反民主的,当前中国在社会保障和人权保障方面出了那么多的问题,其本质并非因为政府的强大,而是因为哈耶克主义的过度应用,中国要想走入文明社会,就必须放弃已经流行了20多年的哈耶克主义。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