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关于移民潮不得不说的话

  • 字号
2012年08月20日15:03 来源:新商务周刊  作者:陈永苗

  关于移民潮不得不说的话

  引言:改革首先预设了先富带后富的社会契约,而移民是明明白白地违约。人可以走,财富要大部分留下来。我承认成功人士可以移民。但是这里有着作为移民的法律权利,和社会道德契约底线的冲突

  陈永苗 撰文

  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发布《201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中国有50万人投资资产超过千万。千万富翁投资国内房地产的热情下降,投资移民意愿强烈,近60%接受调研的千万富翁已经完成投资移民或有相关考虑。而亿万富翁中,约27%已经完成了投资移民。

  当前兜里有点钱的中国人,得志的人移民了,不得志的也移民了……中国社科院2010年的《全球安全与政治》报告显示,中国开始成为全球最大的移民输出国,而投资移民热也成为今年中国媒体热议的话题。

  与中国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出国留学热和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技术移民热不同,21世纪开始的投资移民热的中国申请者们无意迁往移民国居住,他们只是希望更换公民身份并继续留在中国生活。这批新移民群体主要由新富阶层与知识精英构成,他们大多是主流社会眼中的成功人士。

  留在中国生活并更换公民身份,奔赴自由,然后在国内享受法外特权。主流社会眼中的成功人士,也就是新富阶层与知识精英,不可能独立于政治权力之外,他们只能去服从政治权力。香港著名作家倪匡说,“西方的理论是经济发展,中产阶级自然要求民主,而中国的中产阶级反而更加投靠权力,冀望获得更大利益”。很多权威社会学论证,证明中国的中产阶级不倾向于自由制度。

  如此移民是以自由的名义玷污自由,否定了自由上所担负的责任。把自由当做崇高的名义,而将自私展现为淋漓尽致,这是一种伪装的自由,一种把自己利益最大化无限扩张无限积累。出于这样欲望支配之下的“自由主义”,实际上是无政府主义。例如最大可能地攫取全社会的财富,那么就在全社会的头上,书写了一个账单,要求全社会无条件支付。

  一种小群体移民的自我辩护理由和动机,并不成为普遍事物,对整体国民不成立。假设我是财富精英,我也可能会选择移民,但是我被人家质问的时候,我也会自我辩护,但是我明白在道德上是有亏欠的,我会脸红的。也就是各种自我辩护,仅能消极的,自我防卫的,且在“道义”上有“罪”的。而且这种消极的法律正当性,并不等于移民行为的道德正当性。有权利移民,并不能免于道德谴责。

  沃德金说,权利往往是保护不道德行为的。对于个体是有权利如此,但是对于整体来说,是一种政治灾难。当然不能通过牺牲个体权利来拯救阻挡政治灾难,可是得想一些非政治的办法。虽然说我们都承认权利是天赋的,但实际上存在着其边界条件,例如美国的土地私有,是建立在西部有大规模的荒地,1848年之后大规模的荒地消失,就开始调整权利的边界。

  改革首先预设了先富带后富的社会契约,而移民是明明白白地违约。人可以走,大部分财富要留下来。我承认成功人士可以移民。但是这里有着作为移民的法律权利,和社会道德契约底线的冲突,移民行为不能免于道德谴责。

  新富阶层与知识精英的一部分,是极端自私的群体,只有把他们抛掷入与权贵阶层的对抗之中,才有一些勉强的清教徒式英雄主义气质,也就是才和法律之下的自由发生联系。

  违反契约精神的移民行为失去了自己的正当性理由,这等于说那种本源性的自由精神受到了质疑吗?资产拥有者想成为贵族但拒绝贵族的责任,希望享受特权,但是拒绝义务。他们上升的渴望,获得承认的渴望,也就是解放进程的内在驱动力,以自由的名义出现,也就是汉娜•阿伦特在《论革命》中所谈到解放的自由。解放的自由有莫大(博客,微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或许与公共利益一致,带来的自由,或许掏空捆绑公共利益,损害了自由。

  陈永苗:职业律师,著名评论员。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