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李开发:应肯定河南中牟公车拍卖

  • 字号
2012年08月09日08:18 来源:和讯网  作者:李开发

李开发(资料图)
李开发(资料图)

    作者简介:李开发,和讯网专栏作家,著名经济学家,法学家,中国经济名家讲坛副理事长,一直从事城市产业发展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2009年向国家住建部等部委及全国人大财经委提交住房保障法建议稿,直到2012年提供了第四稿。李开发的建议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新华社了望东方周刊,财经国家周刊、三联生活周刊、中国经济网等主流媒体均有专访,在中央电视台与凤凰卫视等均有专题报道。点击进入李开发专栏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

  最近,一起新闻惹得举国上下沸沸扬扬,那就是河南中牟的公车拍卖事件。看看标题就知道,“河南中牟县39万元低价拍卖43辆超编公车引起社会热议”,“河南中牟是在卖汽车还是在卖废铁?”质疑声音已经半个多月,依然不能平息。虽然后来有了“七二一大水灾”,最近又有伦敦的举世瞩目的奥运会,还是有人关注着。多位记者来电话请我就此事发表意见,我是当仁不让啊。谁让咱们是学法用法的啊。不过,细读过这些报道之后,我的观点是,还是应当充分肯定河南中牟的公车拍卖,不以细节的问题否定其做法。一句话是,细节有瘕疵,程序却公正。

  前不久,拍卖机构公布了部分拍卖视频资料,河南省纪委、省工商局也已介入调查,结论还没有出来。地方工商部门有的说拍卖公司没有在所在地登记,当然更多是细节的问题。有人说,细节损害公正。我当然承认。但是,追求细节公正是有条件的。如果是我们设定的规范有不足,自然责任不在中牟县,也不在资产拍卖公司了。

  其实,河南中牟不过是把用了10多年的低档车进行一次大处理,或者处理过了可以申请购买更好的车,当然要有指标,如果不处理掉指标空不出来也是题中应有之意。网友们,当然,包括纪委工商局的朋友们追究细节也是非常必要的。过程公开了,质疑就会消失,因为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了。

  作为专业人士,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其实社会的所有正义不过两种,一种是程序正义,一种是实体正义。程序正义实现的是整个过程的合法有效,实体公正是个案的公正。在本案中,程序正义是政府认真遵循了的,登记,评估,专门的部门来做这件事,然后,委托拍卖,刊登广告,公开竞拍,竞价后购买方与拍卖机关交割标的物。这些程序都已经过了。在这过程中,没有出现程序上的问题。大家也明白,质疑的声音之所以高,主要原因是43辆公车拍卖价格不过39万元,认为是拍得太便宜了。我看了那些车的目录与年限,似乎也有些感觉,但是,它没有改变我的观点,还是应当肯定这个事情,虽然质疑可以使我们今后做得更好。

  过去的十多年中,我们关注过、参与过的国有资产处置的事件比较多,确实争议也不少。最大的争议是国有资产是不是贱卖了。呼声要比这个不知强多少倍。比如,一个企业,厂房,资产,负债,原来的宣传是数亿元,一下子不足两千万处理给了企业的厂长。其实毛病出在资产的公开性与真实性。过去的许多年,困难的国有企业有许多假账,烂账,涉及到经济指标的完成,涉及到品牌与信誉,涉及到领导人的个人业绩,我们做了许多花梢,当然,不那么做,企业可能更糟糕。但是不从事经济工作的人真的不知道。比如,企业有应收款3个亿,但是它是多年的累积,要不回来了,改制了,企业领导换了,或者当事人人间蒸发了,或者亏损得一塌糊涂,多少年的债,数十年上百个债务人,真正收回来的能有多少?这事情只能让市场说了算。比如一笔500万的债务,让10多位了解情况的人参加投标承包讨债,大多数人表态不能高过50万,最后的成交价也是只能是50万。另外,仓库里的库存物品,当年购买的时候,价值一个亿,但是市场价格早降到2000万了,遇到国企负责人,不敢处理,原因是谁处理最倒霉,因为计算亏损要算倒他的头上去,要算他把企业搞得严重亏损了。有些局外人会说,单位开会研究过,向上级领导汇报过,怕什么?其实不是如此,广大职工不了解,领导那么多,四面八方,也没有人愿意听你的细节。结果黑锅就是当事人背了。但是处置的时候不一样,谁要这些不值得那么多的所谓资产啊。这就与中牟县处理公车有一样的质疑了,假定这些公车被一个人打包买了去,个中的故事被质疑会更厉害。

  我们应当明白,上面的案例的细节存在问题是什么啊,国有企业为了品牌的原因,为了贷款的原因,不愿意把家底公开,多少年一直包着,掖着,广大员工也当真的一般,一旦企业改制,好似那么大的一堆资产突然这么便宜处置,换了一个局外人,都会质疑的。我亲眼所见的,有些新任领导人到单位,把老底公开,一下子引起了政府、银行、客户的高度关注,银行的领导纷纷嘱咐下属,某企业要出问题了,不能再贷,并且已经贷了的要想法收回,结果,企业的贷款被控制,客户听说了就不敢再欠账发货,而是忙讨债,一下子把个举国知名的国有企业搞得维持不下去了。其实,这个新的领导人就是马谡,空谈误国,他不知当年困难的国有企业水有多深,用错误的思路来应对,这就是他的错误了。

  对照这类问题,法学家认为,程序公正比实体公正更重要。承包债务,来多个竞卖人叫价,价高者得。处置资产也是如此。天底下那能有绝对公平的事情呢。如果是你一个人的资产,当然你一个人怎么处理都无所谓,但是涉及到国有资产,涉及了多个股东的资产,你就得走程序,就向河南中牟的这样,统计,登记,公布,委托拍卖,登报,拍卖时竞价,最后结算。程序公正,只要有人叫价,只要高于起拍价,你也必须卖。就象集市上,收摊子之前大甩卖,常有人感觉讨了便宜一样。

  事实上,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常常发生矛盾。当年湖北的佘祥林案,河北的聂树斌案,执法机关为了实现实体的公正,采取了刑讯逼供,结果一个判了死刑立即执行,一个是亏得法官手下留情,没有判处死刑,这两上案件真正的杀人犯后来被抓了,政府赔了佘祥林一大笔。我们应当看到,追求实体正义,损害程序公正,最终实体正义出现的问题最多,而追求程序正义有损实体公正的,造成的仅是个案,危害其实是最少的。

  应当承认,程序正义就是要有一套完整的有效的规范。比如,拍卖法,其实也是过于粗线条,细节追求明显不足。我们曾经认真研究过,能不能将价值亿元的资产通过拍卖的程序比较便宜的合法地交割到另一个单位,事实证明,还是可能的。比如,我们在选择广告的公布媒体时,我们选择那些没有社会影响力的报纸,我们不选择在周一,也不选择在周五,我们不选择在头版,选择一个最不此人注目的地方,登了一小块。这样,登出来很长时间了,知道的人并不多,这就可能在合理的程序之下从某种意义上“操纵”了拍卖。为什么我在此用了引号,因为即便是“操纵了”,那个做法也是合法的。所谓“操纵”,还并不损害程序正义。其实这也可能是河南中牟的公车拍卖案的真实吧。

  那么,我们究竟要怎么办呢?就是修补程序员,将程序正义的细节落实好。责任在于我们的制定法律法规的人。过去的数十年中,最大的问题是,制订法律法规的,有一些人并不懂经济,或者没有请经济的专家参与,所以出来的法规条例问题不少。2008年举国公知的广东许霆ATM机取款案,一个小年轻利用柜员机的程序问题,取走了17万元之多,定罪是盗窃金融机构,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后来我到中央台做嘉宾,我点评是该案是民事纠纷,无期徒刑是判决错误,我的大哥从老家打来电话,说我说得不对,这孩子拿了银行17万元,明明是贪心,怎么能算没有罪?我跟他讲,这孩子拿钱的时候,他持有的是银行的储蓄卡,他与银行是有合同的,他输入了卡的密码后,银行分分钟知道他是谁,他自己卡上虽然没有多少钱,但是不能说他卡上只有100元,输入了1000元就是犯罪,他有申请权,银行是对他的1000元的取款请求经过审查的,银行同意后,经过了验证、审批进入放款程序,将款项放到他手上的。因此,当事人应当无罪,是银行的错误,银行的补偿办法是找他要钱。问题的责任不在许霆。盗窃金融机构的“盗窃”两个字是算不到许霆头上了。后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邀请了全国一大帮法学家一起讨论,80%的专家是支持我的无罪说的。这里讲的是程序正义。罪刑法定,这也是程序正义,没有这个罪名就不应当判处有罪。云南的何鹏案,一个大学生卡上飞来一百万,拿出了40多万出来瞧瞧,最后判处了无期徒刑,好在是2010年释放,不过是在牢房中呆了八年。八年啊,它是我们的法律程序出了问题。要修改的是法律,就如孙志刚案件中的劳教条例一般。

  最近还发生了一件事,某南方城市的一个企业,几个股东之间出了纠纷,技术出资人与合股人订了协议,但是没有在工商局章程上写明,也没有将技术进行评估,是借了钱完成的企业注册。公安局以抽逃出资资金将其中的相关人立案了。有朋友找我咨询,我告诉他,这个事情立案符合程序,目前确实有这个罪。没有错,但是我同时又告诉他,这个罪名是定不了罪的,因为这个程序并不正义,过时了。原因是,注册资金是多少,其实已经与正常的经济运行无关紧要了。市场经济条件下,谁还关心注册资金啊?中关村与外国接轨,技术入资早就可以注册100%了,有些省份对经济的研究不够透,还死抓住注册资金不放。其实没有意义。你让他注册资金100万,他注册时借用一下,过几天抽走了,账面上走的是借用了,你有什么办法?市场经济不是计划经济,不要牌子,你要看实在的,交换的物品,贸易,信誉,定金,违法了要依法办罪。那个注册资金本来就是个参考。100多年来,可口可乐、百事可乐,主要资产其实就是技术资产,市场渠道,品牌,它的注册资金重要吗?一点都不重要。一个营销强人,手中握有一片市场,他没有钱,但是他的市场渠道就是资产啊。你不承认,人家不跟你合作。如果有人拿着一个非常好的技术配方与地方企业合资,你不承认人家的技术资本,谁和你合作啊?问题是注册资金的这些相关法规也太过时了,应当建议赶紧修改才是。

  让我们重温历史上的精彩篇章吧。1963年3月的美国,一个名叫恩纳斯托•米兰达的白人无业青年,因涉嫌强奸和绑架妇女在亚利桑那州被捕,警官随即对他进行了审讯。审讯前,警官没有告诉他有权保持沉默、有权不自证其罪。审讯中米兰达招供了罪行,并且在供词上签了名。

  警方原本以为可以“大功告成”,将罪犯绳之以法,但事情偏偏坏在讯问前的程序细节上。被法庭指定担任米兰达辩护律师的阿尔文•穆利有着丰富的执业经验,他在研究有关材料后,以警察没有事先告诉犯罪嫌疑人的权利为由,申请将米兰达的供词认定为“非法证据”。但是法院依然判处了米兰达20年刑期。

  定罪后,米兰达不服,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时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厄尔•沃伦主持审理此案,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最终以5:4的投票裁决米兰达的供词和供认书不能作为证据进入司法程序,并决定将案件发回重审。

  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判让人目瞪口呆,许多人认为米兰达逃脱了正义的惩罚,是一个个案的不公正。沃伦大法官为此回应:判处米兰达刑期,是不公正的程序产生了公正的实体,而释放米兰达,虽是实体的不公,但却维护了程序的公正。实体不公,只是一个个案正义的泯灭,而程序不公,则是全部司法制度正义性的普遍丧失。这确是一段回荡中历史的星空中永不消失的声音。近两年现实中重庆的李庄案,就是典型的程序公正缺失的案件。

  换句话说,即使明知实体不公,也要维护程序公正,这就是“米兰达规则”。“米兰达规则”之所以被人们所维护,要杜绝的就是如佘祥林、聂树斌案件的重现。追求实体公正必须经由程序公正来实现。河南的中牟公车拍卖案,假定我们认为其中有不妥,有问题,也应当肯定,因为程序是逐个完成了的。其实目前我们并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其中的问题。但是作为法律人,我认为此案中,程序公正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有问题,是我们的程序问题,程序当中有漏洞能怪谁呀?但它不是程序正义的问题。说到底,我们能做的是,如何让程序更严谨,让一切有非分之想的人无漏洞可钻。比如,登记的程序,评估的细节要求,刊登广告的媒体,字数,版面要求,刊登的时间,竞卖的入场手续,用程序来杜绝不公正,这才是我们要做的事,这才是正确的事。

  以此与各位行政界和法律界人士共勉。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