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衣鹏:77人死亡名单为何6天后公布?

2012-07-27 02:05:11 21世纪经济报道  衣鹏

  灾难后的第6天,“7·21”时降雨最密集的北京市房山区河北镇,商贸和交通已经恢复,有关死亡者的信息依然在村落间流传。

  在一幢农家院落前,前去慰问的人说,那里住的祖孙三人被水冲走,家人租了三辆车,找了三天三夜。他们拒绝受访,到26日下午为止,仍没有确切的消息。

  这天晚间20点35分,北京市防汛指挥部通报消息称:“截至7月26日,"北京区域内"共发现77具遇难者遗体,其中66名遇难者身份已经确认,11名遇难者身份仍在确认中。目前,未接到新的失踪人员报告。”

  市政府新闻办公室还发布了66位遇难者身份信息,其在通报会稍早发出微博说,受灾山区搜寻难度大和未确认死者身份,是死亡名单迟迟未公布的原因。22日后北京市发布的遇难人数一直是37人;25日上午,中央层面的救灾协调机构国家减灾委发布的数据是38人。

  灾后长达6天的等待,令许多人的耐心被消磨,各种版本的死亡数据在坊间流传。更重要的是,遇难者数据本身,就是救灾应急的关键环节。因为它决定着上一级行政机构如何评估灾情,是否会调动更多的资源,或者接管整个救灾的组织和后续调查。

  7月26日下午,在房山区防汛指挥部,本报记者在电脑屏幕前看到一份遇难者清单,包括姓名、年龄、住址等简要信息,有几行亦包括了死亡原因,“每天至少会上报到市指挥部一次”。每出现一例死亡,就是新的不确定因素。市指挥部的发言人也表示,变化还会发生。

  就在26日下午,一辆车牌号为京P65166的汽车,在河北镇口的河里被捞出,据目击者说,车里的3人已无呼吸。至发稿时,本报记者未能求证到,此3人是否已汇总到晚间公布的遇难人数中。

  死亡名单如何汇集?

  7月21日下午,河北镇政府召开会议,决定通过广播告知村民避险,一部分住房存在危险的村民被强制转移到安全地带,一整夜的救援和排水后,22日,分散的村干部被要求就地开始进行灾情统计。

  “数据统计是以村为单位,由镇政府领导分片区负责,由一位科长和一位工作人员协助村长进行统计。”河北镇镇政府宣传部负责人任建新告诉本报记者:“村一级的统计数据上报至镇,镇一级的统计数据再上报给区。”

  暴雨时河北镇的降雨量达到460mm以上,但现在可公开的统计数据中并无伤亡人数。

  北京市在市、区两级政府制订有《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其中均要求下一级行政机构在发现死者后迅速上报。灾难应急响应的定级,也以死亡人数为主要依据之一。对死亡人数的公告权力实际上在市一级的防汛指挥部门。

  但是,“当出现房屋倒塌或者进水严重时,我们会上报村长。村里会派人来进行核实。”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住房等经济损失涉及到灾后财政补偿的数量。

  “有的经济损失数据为了和上级的保持一致,我们还对部分统计口径进行了调整。比如说将鱼的统计单位由原来的金额统计调整为重量统计。”任建新说:“有的统计还进行了细分,比如房屋就按照损坏程度分为倒塌、进水、漏水等几个等级。”

  河北镇的数据会进入到房山区指挥部。指挥部设在房山区水务局4楼,2间值班室的大屏幕上不断更新着最新的天气情况。两间值班室里,大约有20多名工作人员,桌旁散放着各种上报的灾情统计信息和吃完的盒饭。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包括人员伤亡在内的灾害损失情况每天都在上报、统计。记者在区防汛指挥部办公室看到,正在统计的死亡人员名单包括姓名、年龄、住址等栏,有的亦包括死亡原因。区指挥部需要核实这些信息,再上报到市里。

  7月26日下午6点左右,北京市水务局宣传处副处长苑汝池给家里拨了一个电话,“不回去吃饭了”。他说,自“7·21”暴雨后他一直蹲在办公室,忙得都没时间理胡子。“现在的重心是救灾,死亡人数到该公布的就会公布。”他说。

  位于玉渊潭南路5号的北京水务局此前从没有得到过如此之多的关注,21日晚间应急指挥部在此建立后,市委书记郭金龙即到现场观看卫星云图,此后几乎每天都有北京市主要领导坐镇指挥。气象专家每天下午3点还会准时举行会商。

  询问者的来电让市指挥部的电话异常忙碌,接听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死亡人员的数字一直在统计中,数字一直在更新,还要身份确认,还有一些工作在做,我们工作人员一直在统计,没有说不能公布,目前我们还没接到指示和授权在什么时间以什么样形式公布。”

  救援的紧张气氛已经慢慢散去,对于忙碌的统计人员而言,一方面是遇难者身份的精准确认需要时间,而通过房山的河流也造成了死亡地点判断的困难,一个死者如果在北京区域之外的流域溺水,漂到北京境内后将死者计入哪一方政府的统计数据,目前还没有明确规定。

  因此26日晚间的通报用了并不常见的词汇称,“在北京区域内发现77具遗体”。相邻的河北省截至25日的数据称,全省因洪涝死亡人数为31人,截至发稿前尚未更新数据。

  搜救迟滞的内外因素

  整个房山的受灾人数超过80万人,约占全市的4成。21日许多山路就已塌方。26日积水退去后,城区的街道也还“趴窝”着覆满泥污的遗弃车辆。交通问题一直滞后着搜救伤亡者的时间。

  7月21日9点30分,房山区启动了级应急响应,到18时市一级橙色预警启动前,房山的应急响应已升级到了最高级别的级。22日凌晨,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通过市应急办视频系统对房山区的评价是“应对极端天气准备充分,措施有力,效果明显”。

  北京市级指挥部在19时启动了橙色预警,相对应地让成员部门启动II级应急响应。市委常委中有王安顺吉林、傅政华三人在当晚赶到了房山。房山区24日发布的数据称,10多万人参与了一线救援,包括近3000名驻区部队、公安干警、武警、消防官兵等专业救援力量。此外还有3.7万名共产党员,5万多名各级干部群众。

  但是在距离房山交通最便捷的京石高速上,救援力量没能很快抵达。7月21日傍晚,房山区长阳镇流管办的流管员刘刚去北京接人,但车停在了南岗洼铁路桥下的积水中。这个时候,已有3辆大巴车深陷水中,大水很快漫过车窗,乘客只得到车顶避险。

  在刘刚的事迹材料中,第一批与他参与营救的,还有附近17名农民工;等到营救第3辆大巴车顶上的被困者时,刘刚称长阳派出所的政委赶到了现场,第2天凌晨,蓝天救援队和武警也赶到了受灾现场。当天京石高速还维持了很长时间收费。

  在当时的情况下,北京市指挥部并未将应急响应登记提升到本地预案中的I级,在北京市突发事件应急响应中,I级和II级的主要区别是,是否请求中央和国务院各部门协助救灾。

  22日国家层面的协调机构国家减灾委决定,以国家预案中的IV级响应应对北京的灾害。据《国家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一旦死亡人数超过50人,国家减灾委应该将响应级别提高到III级,民政部将参与到灾情会商,到灾难现场巡查的主要官员级别也将从正厅级提升到副部级。

  死亡人数超过100人和200人时,又各可划分出第II和第I级响应,II级响应到现场组织救灾的人员分别是减灾委副主任(民政部部长兼任)。I级响应则会将救灾纳入到国务院的体系中。此外响应提升还设有其他条件,任意满足一个即可提升。

  此前,北京市指挥部一直在主导应对7·21灾难。除了专业救援部门外,基层政府的主要精力在组织和安置灾民。河北镇政府一负责人也说:“这次暴雨客观上促进了搬迁工作的进行。我们将首先建周转房,并着手建安置房,尽快解决搬迁问题。”

  下一次降雨似乎就悬在人们头上,房山指挥部工作人员对降雨的消息极为敏感,尽管对讲机里屡屡传出“0”的回复,还是有在不断询问各地的降雨量。前方早已缺少人手。“现在留下来值班的大多是女同志了,男人都去现场了”,一名房山区指挥部工作人员说。

  到截稿时为止,国家减灾委还没有公开发布消息,将响应提高到III级。但新华社26日晚间消息称,受国务院领导委托,7月26日,民政部部长李立国率国务院应急办、国家发改委教育部、民政部、财政部、等12部门组成的国务院救灾工作组,已赶到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镇和城关镇洪涝灾区。

(责任编辑:张楠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