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黄硕:该摘掉农民工的帽子了

  • 字号
2012年06月13日11:28 来源:和讯网  作者:黄硕

北京自由撰稿人、时事评论员 黄硕(资料图)
自由撰稿人、时事评论员 黄硕(资料图)

  作者简介:黄硕,和讯网专栏作家,陈复生基金理事,媒体人,北京自由撰稿人和时事评论员。他在BBC中文网、联合早报网、China Daily(中国日报)及其网站、Global Times(环球时报)、China.org.cn(中国网)等国内外多家媒体上发表时评文章,并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的China Drive节目中对热点话题进行点评。作者邮箱:larryhuangshuo@gmail.com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点击进入黄硕专栏

  “农民工”这一在中国早已约定俗成的称谓,要不要取消?今年年初以来,广东、河南等地方政府纷纷表示,将适时出台取消“农民工”称谓的政策措施。取消农民工的称谓,在某种程度上说,是社会的进步。在1978年改革开放后,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年背包南下成为打工一族,因为打工的人大部分是农村户口,随之而来的他们也就多了一个称谓“农民工”,“农民工”这个称谓在城市被冠以许多标签,城市的脏乱差离不开他们,各种类型的治安案件常有他们的参与,人们无形之中对农民工的形象认知似乎都是很差的。他们游走在“农民”和“市民”之间,建设了城市,却很少分享成果。

  说到农民工的由来,首先就要想到户籍制度的“城乡二元结构”,由于存在农村和城市两种户籍,有相当一部分人被无情地划入农村户籍,从这以后农民工的父亲生个儿子成了小农民工。只要你是农村户口,无论走到哪里,哪怕你已经成为了衣冠楚楚的白领,还是会被城里人冠以“农民工”这个帽子。农民工进城,干的是最脏、最累甚至是最危险的工作,但是他们生存依然得不到保障,享受不到城里人的福利,农民工的隐忧又有谁替他们买单?随着经济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农民工群体也越来越受到各级政府的关注,据报道,取消“农民工”称谓后,农民工进城打工可以享受到相应的福利待遇。

  虽然“农民工”的帽子会被官方摘掉,但是根本问题依然存在,“城乡二元体制”还是区分了城市和农村户口,只要这个体制存在,“农民工”称谓离实际意义上的真正取消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农民工进城,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当前某些农村地区的经济发展依然是缓慢的,对于有老婆、孩子的人来说,进城打工基本上是每到过年才回家一次,还未出春节假期又要匆匆地离开亲人和家乡,谁都不想离开家人,可是单靠那几亩地又何能养家?现在我国农村地区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由于大部分男子外出打工,在家的大部分是妇女,这些妇女正慢慢地沦落为“村二奶”,一来暴露了社会浮躁的风气;二来则是暴露出一个社会现象: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一些传统价值观正受到严重的挑战。笔者曾看过一则报道,当丈夫高高兴兴回家过年时,迎接的却是妻子拿来的离婚协议书。想想都后怕,进城打工了还要担忧自己的老婆是否会跟别人跑了。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笔者认为,一是因地制宜加以发展,政府积极引导,充分考查市场对于商品的需求,给广大农民出谋划策,拿出一定的资金加以扶持;二是劳动保障部门加强农民的种植技能和相关技能培训;三是政府鼓励先富的人回家乡进行投资建设。只有农村经济发展了,谁还会一门心思想着打工挣钱,在家当农民照样有出路,日子一样可以过得风风火火。

  取消“农民工”称谓可以说是我国社会发展的进步,毕竟改革发展需要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笔者相信也会越来越好,希望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兄弟有一天也能挺起胸膛和城里人一样“平起平坐”,同样也希望农村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好,实现真正的共同富裕。

  事实上,称谓的符号意义固然值得关注,但根本问题还是解决和保障“农民工”的权益,让这些对中国的城市建设做出巨大贡献的团体有尊严。保障农民工权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广泛实现,还不仅仅是一个取消和更改称谓的问题。不过,为之奔波的人越来越多了,包括各级政府在内的社会各界,都在为提升农民工的社会地位而共同努力着。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