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高连奎:希腊是高福利国家吗?

  • 字号
2012年06月02日08:20 来源:和讯网  作者:高连奎

青年学者 高连奎(资料图)
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高连奎(资料图)

    作者简介:高连奎,和讯专栏作者,青年经济学家,“低生存成本型社会”理论创始人。现担任北京睿库社科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中国管理研究院创新管理研究所研究员、草根智库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专家学者协会理事、《top商职智圈》杂志高级战略顾问、江西文学网文学顾问以及部分企业特约战略专家、国内多家一线媒体特约撰稿人。

   本文内容为作者授权和讯网首发,如转载需经作者同意。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点击进入高连奎专栏)

  最近法国左翼领导人重新执政,危机中的希腊,民意也愈来愈明显,反对削减福利和财政紧缩的左翼政党联盟支持率进一步走高,很可能在新一轮选举中稳拿第一。翻看媒体报道,对于希腊危机,几乎都是一面倒批判高福利制度。但民意不等于舆论,希腊民众肯定不接受竭泽而渔的救助方案,执政者要判断真正的民意所在,对中国也有一定的启示。

  2011 年,希腊莫名其妙地成为「高福利国家」,而之前任何经济资料中,都没有将希腊当成过高福利国家案例的记录。希腊欠债要还,必须削减政府开支,而政府削减开支的办法,当然是削减民众福利。英国、美国不断炒作希腊是高福利国家,其实只是希望希腊削减福利而已。

  事实是,希腊的福利水平远低于欧盟平均水平,更低于真正福利国家──北欧的水平。在希腊社会,福利支出占GDP的比重为20.6%;而法国社会福利开支占GDP 的34.9%,英国占25.9%,德国占27.6%,欧盟27 国平均社保支出总额占GDP的26.9% 。北欧丹麦的社会保障支出更是占GDP 约33.3%,这些都远远超出希腊。

  希腊有将近10 万的失业人口,仅是发放最基本的退休或退养金,就用掉了其福利开支的90%,用在家庭、医疗、失业和社会救助等方面的资金只占3.2%左右。希腊的失业保险只能覆盖极少数失业人群,失业方面的福利开支也一直很低,且只有长期、不间断的失业者,才能申请失业救济金。

  希腊的失业补助开支还不到GDP 的0.1%,仅仅为欧盟国家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与丹麦、瑞典这样的高福利国家相比,显得微不足道。部分中国学者和媒体舆论紧跟西方进行炒作,一方面是因为无知,另一方面也因他们一贯反福利的倾向所致。

  奥运会导致债台高筑

  希腊高负债是由2004 年奥运会的亏损所致,希腊人口只有1100 万,这样一个小国家,却要承办一场奥运会,其财政负担可想而知。雅典奥运会最初的预算为46 亿欧罗,这是2000 至2004年希腊财政总收入200亿欧罗的25%。

  事后雅典奥运会总开支大约160 亿美元,几乎是预算的3倍。奥运会刚结束,《经济学人》杂志就替雅典算了一笔账,除去商业赞助、门票销售和其它商业活动获得的收入之外,希腊的纳税人还必须承担3亿美元的奥运会组织费用、15亿美元的安全保工作费用、70 亿美元的其它费用。

  建设和安全费用的大幅提升,是亏损的一大因素,雅典奥运是「9.11」后举办的首届奥运会,史无前例的8 万安保人员和众多北约舰船出动,希腊人几乎倾其所有的款项用于支付安保费用,平均每人要为此付出100多美元。

  希腊奥运会也是自1952 年芬兰赫尔辛基奥运会之后,52 年来第一次由小国举办奥运。也是自1992 年奥运会以来4 届中亏损最大的。如果亏损在今后5 年通过增税补足,则每年需要征税约5.5亿欧罗,相当于希腊2000 年财政收入的10%。这才是希腊财政赤字的主要原因所在。

  极端多党制财政纪律差

  希腊面临债务危机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就是极端多党制无力管理社会的困境。西方多党制一般分为一党独大制、两党制、温和多党制和极端多党制四种,北欧国家主要是社会民主党一党独大制;英、美是两党制;德、法是温和多党制;而出现主权债务危机的「欧猪五国」(葡萄牙、意大利、希腊、西班牙和爱尔兰)基本上都是极端多党制。

  金融危机爆发时的希腊议会产生于2009 年10 月,各政党的议员人数组成是: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160 人,新民主党91 人,希腊共产党21人,人民东正教阵线15人,激进左翼联盟13人。

  极端多党制国家社会管理能力极差,其主要表现为黑社会横行,地下经济发达,偷税漏税严重。因为政党动员力不足,没有黑社会的支持,政治人物难以上台,在意大利,黑社会已经成长为第一经济支柱。

  希腊也是如此,希腊政府对人口走私问题置若罔闻,许多专门拐卖妇女儿童的蛇头,都把希腊开辟成为欧洲人口走私的中转站。这也导致了希腊地下经济规模巨大,根据希腊媒体援引希腊企业联合会的估算,希腊全国每年偷逃税款高达300 亿欧罗,相当于GDP 的10%。「影子经济」占希腊国内生产总值的25%至33%。希腊有一种流传很久的说法:希腊是一个挤满了富有群体的贫穷国家。诚然如此。

  总之,希腊发生债务危机是多方面原因构成的,但高福利绝对不是头号因素。欧洲国家炒作希腊福利过高,其实是为希腊削赤制造借口,这如同当年中国「入世」时将中国炒作成发达国家一样。

  健全福利可抵抗危机

  国际经验表明,一个国家福利愈高,抗经济危机的能力反而愈强。因为经济危机时,福利国家不会产生过度的需求萎缩,因此不会发生大规模经济衰退。现代社会经济危机发生的次数没有减少,危害程度没有降低,却没有出现早期资本主义那种灾害性局面,其根本就在于现代国家都健全了各种福利和社会保障制度。

  当前希腊面临的最严重的经济问题是经济持续衰退,而导致这一问题的不是因为福利过高,反而是因为缺乏福利保障而导致的消费低迷。

  当面临困难时,最主流的民意就是「散伙」或「各顾各」,但历史证明这样没有好结果。哈佛大学教授弗里德曼(Benjamin M.Friedman)在其代表作《经济增长的道德意义》曾经描述过一种情形,那就是经济愈好时,人们表现得愈有爱心,而经济愈困难时,人们表现得愈自私自利,但这并非真正的民意,有时只是民众的气话或是牢骚。

  事实证明,在危机时团结起来,共度难关才是正道。落实到具体政策上,那就是改善收入分配,重启经济增长。当前的中国,其实也处于弗里德曼所描述的「经济困难时的自私」状态,中国的政治家如果真正认识到这一点,应知道该怎么做。

  高连奎

  中华能源基金会特邀撰稿人、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

  未经和讯网许可,任何机构、媒体、个人不得转载、发布此稿件,违者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