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杨国英:电网改革亟需顶层设计

  • 字号
2012年03月02日02:22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杨国英

  宏观大势

  无论是成本约束的乏力,还是规模膨胀的失控,其根本原因均在于电网改革的持续不前。

  2月28日,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加强对电网企业的成本约束,逐步建立科学合理的输配电价形成机制这是继去年底电监会发布《输配电成本监管暂行办法》后,发改委对电网成本必须进行约束的再次强调。

  如此连续强调,显然是形势使然。在电力改革逐渐迈入攻坚阶段时,与厂网分离后发电企业日益规范相比,电网企业的改革进程却过于缓慢,其成本约束乏力就是最为显见的表象特征:整个“十一五”期间,电网输配成本从不到2000亿元,大幅增至2010年的4222亿元。

  在成本约束乏力的同时,电网企业的规模却反而在急速膨胀。就在此前一周,国家电网公司宣布以3.87亿欧元(约合32.5亿元人民币)收购葡萄牙国家能源网公司25%股权。除此之外,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我国仅有的两家电网企业)在过去数年间均大手笔进入金融领域,其中国家电网公司几乎渗透入所有的金融领域,而南方电网公司亦成立了财产保险传媒等控股子公司。在如此大规模的扩张之下,2006年—2010年,国家电网公司的资产总额从12128亿元膨胀到22093亿元,南方电网公司的固定资产投资数额则从471亿扩大到993亿元,增幅均高达1倍左右。

  无论是成本约束的乏力,还是规模膨胀的失控,其根本原因均在于电网改革的持续不前。电网改革的过于缓慢,我们可以从“主辅分离”改革的艰难窥之一斑。

  作为早于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即已定调的“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在“厂网分开”改革早已完成之后,“主辅分离”改革前后纠缠长达9年之后,才于2010年10月出台了“主辅分离”的“打折版”辅业资产基本不动,仅分离出宾馆医院等三产。而全面的“主辅分离”直到去年9月底才告一段落,通过成立国电建设集团和国家能源建设集团,将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省级电网企业所属勘测设计火电施工水电施工修造企业等辅业成建制剥离。

  “主辅分离”改革尚且如此之难,其间仅电监会主席就换了4任。可想而知,在现行电网改革的架构设计之下,“输配分开”和“竞价上网”改革的难度可谓巨大。

  虽然,在社会呼声巨大的压力之下,电网公司亦尝试进行“输配分开”和“竞价上网”的局部改革,但是距离2002年电力改制的初衷和要求却相距甚远。而且,部分“输配分开”改革更隐藏着国有资产流失的危险国家电网公司曾在湖北咸丰市将售电环节分离出去,成立了一家私营企业,但是这家私营企业的董事长却是地方电力公司的领导,且当地电力公司的管理层和职工,几乎均在这家专营售电的私营企业里占有股份。这充分说明在当下电网改革的架构设计之下的无奈两难推动力度过小,则改革缓慢(或仅象征性地内部改革),推动力度过大,则易变成利益输送(更带来安全隐患)。

  因此,之于当下电网改革的现状之于以往电网改革的乱象,毫无疑问,我国电网改革亟需更为系统的顶层设计,方可“既快又稳”地推进电网改革,从而为电力体制改革以及电价形成机制全面破题。

  杨国英(财经评论人)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