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吴迪:中国硬着陆是危言耸听吗

  • 字号
2012年02月28日07:18 来源:和讯网  作者:吴迪

吴迪(资料图)
吴迪(资料图)

    作者简介:吴迪,和讯专栏作者,同时为福布斯中国、IT经理世界、huffington post,Business Insider专栏作家;商务部新世纪跨国公司研究中心理事。点击进入吴迪专栏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

  1.序幕

  全世界都在讨论中国经济是否硬着陆。中国经济真的牛逼了太久太久。过去十年以超过10%的增速狂奔,在全球经济危机中也逆流而上,超越了日本,望着美国的宝座。

  中国经济宛如练了金钟罩铁布衫,达到了东方不败,孤独求败的境界。这就像一辆超级跑车,它的速度快到飞了起来,而且这个跑车还是个巨无霸,这样一个跑车如果硬着陆的话,效果远非一般桑塔纳之流可比,那绝对是火星撞地球般的硬着陆,慷慨激昂,火星四射,有如史诗般的壮观。

  每一部灾难片都有序幕:老鼠们急急忙忙的跑出地洞,似有不妥,可是沙滩上的美女帅哥们依然在派对中狂烧着荷尔蒙,对可能的变故浑然不觉,这时候惊雷一般地震开始了,鬼哭狼嚎一片。

  中国硬着陆的大片也有序幕,那就是媒体上一个又一个的亿万富豪的自杀故事穿梭而过我们的视听,他们给我的震撼效果绝不亚于富士康的员工频繁的跳楼惨剧。然后就是《胡润百富2011年财富报告》震耳发聩的告诉世界60%的中国富豪在移民进行式中前进,这些移民富豪们让我想起了那些逃出地洞的老鼠,他们买得起船票。

  于是媒体上下起了“资金链断裂”的报道之雨,仿佛这一切不祥之兆皆是拜国家银根紧缩所赐,让企业家如油锅上的蚂蚁。那么我们的央行该何去何从呢?是继续警惕美联储和我们自己货币超发酝酿的通胀苦水,还是暂且忘了这苦水,再多印一些钞票来搭救那些开始“裸泳”的民族资本家呢?

  这就是所有灾难片的共同特征:大家对如何未雨绸缪莫衷一是,白白耽误了防患于未然杜绝后患的时机。

  确实,企业家开始“裸泳”,开始轻生,开始移民,这是“国富民强”的大旋律之下的杂音噪音不谐之音,挂不住的又岂止是央行,连我们这些小老百姓都开始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嘀咕。大家很容易都把矛头指向货币紧缩,都是这厮惹的祸。松一松的话,银根就不会断裂了吧。这似乎是想当然的结论了。可是仓促下结论的我们都大错特错了,中国经济的病态根本就不干货币紧缩的事,这一切都是由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结构性变化引起的。而民营资本家时下的困境是低附加值的中国经济孕育高附加值的知识经济的妊娠之痛。

  “裸泳”的企业家有两种典型的情况:第一种是风光无限好时盲目扩张,大玩捞过界,什么赚钱玩什么。做玩具发家的融资搞房地产,空手套白狼的过程中遇上了国家楼市调控的拦腰斩,烂尾楼下血本无归的只有走上不归路。这种因不务正业利欲熏心而误入歧途的跳楼客跑路党值得同情吗?

  还有一种惨状就是固守中国制造的老板只顾赚不动脑筋的快钱,错过了产业链升级的良机,进而淹没在成本拉升的通胀中无利可图,走向败亡。成本拉升的通胀尤指劳动力成本上升使得中国制造最大的比较相对优势被侵蚀掉,长期被中国占据的低附加值制造业开始被人口红利依然旺盛的印尼,越南,印度等国接盘。这样固步自封渐为恐龙的企业消亡有何憾?与其吊上货币宽松的氧气瓶苟延残喘,不如顺其自然自生自灭的走过达尔文法则的定数。

  中国经济在高投资低消费的低附加值经济之路上已跑到了尽头,货币宽松也阻止不了全球经济结构转型中优胜劣汰的定数。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