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许维鸿:银行不可再做食利者

  • 字号
2012年02月15日06:54 来源:和讯网  作者:许维鸿

许维鸿(资料图)
许维鸿(资料图)

  许维鸿,和讯专栏作者。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国格勒诺布尔高等商学院,获国际经济学硕士学位。曾就职于英国路透集团、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法国外贸银行集团巴黎总部。2008年回国后,加入国都证券,曾任研究所所长、宏观经济首席研究员。2012年加入西南证券,任研究与发展中心业务总监。

  本文内容为作者应和讯网专栏之邀,独家授权和讯网发布。和讯网邀请各界名家开设专栏,为读者提供趣闻博见。敬请读者关注更新。点击进入许维鸿专栏

  春节刚过,全社会诟病银行业畸形高利润的呼声此起彼伏,银监会也高调提出“专项整治、要求银行减费让利”,核心内容是所谓的“七不准”,即不准以贷转存,不准以贷收费,不准存贷挂钩,不准浮利分费,不准一浮到顶,不准借贷搭售,不准转嫁成本。恕我直言,这些看似严厉的整治措施,对银行业的垄断利润无异于隔靴搔痒!解决中国经济结构中不合理的垄断利润,更好地让虚拟经济服务实体经济,单单靠一个行业监管部门阶段性的措施,远远不够。  

  2012年2月9日在重庆市政府召开的金融工作座谈会上,重庆市长黄奇帆明确指出,“金融工作必须牢牢把握一个宗旨,就是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中国经济过分依赖银行、银行业利润太高是不尽合理的。”翻开包括四大在内的大型商业银行报表,过去三年间的利润增长会让人完全感觉不到金融危机、或经济紧缩。更甚者,恰恰是因为经济紧缩政策,让这些手握资金的大银行有了更多讨价还价的筹码,传统“息差收入”节节攀升!这种不合理的利润增长,来源于本已艰难的实体经济,加剧了经济周期的破坏作用,是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一种赤裸裸的盘剥!  

  十二五规划中,重点强调中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强调改变低附加值为主的产业结构。但是,如果企业依靠技术、管理的进步赢得超额收益,都被银行利息分割去了,转变增长方式又从何谈起呢?2012年对中国经济而言是一个重要的年头,是第一个完全走出国际金融危机阴影的年头,货币政策、财政政策逐渐开始回归正常化,应该着眼于大的战略方向的经济体制改革。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利率是货币的价格体现,抓住利率市场化,也就抓住了金融改革的大方向。正如本文伊始指出的,银行业的高利润率不合理饱受争议,但是商业银行一线业务人员的辛苦也是有目共睹,俗话说“一人干银行,全家跟着忙”。跟着忙什么呢?忙着拉储蓄!这种全民动员式的同质化竞争,根源就在于企业融资方式的单一化,利率市场的政府管制。  

  金融市场是全社会资源配置的市场,中国经济改革的目标就是让资源配置更加合理化,没有一个竞争性的资金配给机制,就没法避免低效、重复的企业和政府投资。按照目前我国的管理制度,存款利率可以下浮但不能上浮,贷款利率下浮空间有限。这种行政管制,势必造成价格信号的扭曲,对资金的有效使用、资源的合理配置以及金融资源的有效利用都会形成不合理的导向。  

  截止到2月10日,A股市场已公布业绩预告的七家上市银行利润平均增幅高达44%,远高于上年度的33%(全部16家上市银行);而我们预测2011年上市银行的资产回报率(ROE)可能达到金融危机后的一个峰值——22.5%,大大高于上年度的20.7%。这其中的主要贡献无疑是高企的“存贷款息差收入”,我们预计2011年末上市银行平均净息差达到2.75%,其中民生银行(600016,股吧)、招商银行(600036,股吧)超过3%,中信银行(601998,股吧)、宁波银行(002142,股吧)接近3%。这些上市的商业银行,只要在行政庇护下坐收存贷款息差,就可以保障给股东足够的资产回报,自然没有压力和动力去扩展风险较大的贷款客户。这就让中央政府反复呼吁的对小微企业放贷,最终成为“水中月、镜中花”。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