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的北戴河

2011年12月19日11:12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王安
 字号:

  冬眠的北戴河

  北戴河是大人物出没的地方,在大街上随便碰上个人,就可能是局级官员。某晚,我在人流中撞上一人,他的随从直瞪我。我一瞥,这不是那谁嘛,一中央政治局常委。

  王安/文

  早年间,作为记者,我在全国人大政协两会采访。为堵王光英,我在楼道里呆了俩小时。闲着没事,我便张望各色人等。

  至今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男人,小个儿,着少数民族服装,刚吃过饭,鼓捣着嘴,以清扫口腔。在电梯门口,他小心地,甚至卑微地探寻并犹疑。电梯门一开,他迈了半步,又缩了回来,嘟囔了一句听不懂的方言……

  当时我对这男人有点不屑,他不应该到这来,很难想象他能提出对社会有建设性的议案,人大政协名额有限,应该选一些有见识、有承担的人士,这样的人没有功夫琢磨电梯。

  多年后,我意识到当年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有歧视的意味。如果这男人能读心,告我,那是一告一准儿。另外,请这些看似不大有议政能力的人士来开两会,可能正是大政治,既有代表性,对两会各种决议的通过又有效率。这种性价比,不是我等能理解的。

  也许,用另一种方式也能完成这些政治效应,比如劳模养老院。但不必来北京,塞车,北戴河吧。也不必每年3月,那时北戴河还冬眠呢。

  北戴河是个大名鼎鼎的地方,比北京小汤山还有名。这两个地方都以疗养出名,但北戴河是大人物出没的地方,在大街上随便碰上个人,就可能是局级官员。某晚,我在人流中撞上一人,他的随从直瞪我。我一瞥,这不是那谁嘛,一中央政治局常委。

  小汤山没那么多大人物,多是外地人士成群结队而来,在镇上的旅店住下,大通铺,一日5元。早起去澡堂,早先4块钱一位,近年涨到了6块,不限时,温泉水撩得你激情燃烧。下午出来回到大通铺,猛吃一顿,烟酒不分彼此。晚上早睡,第二天复去澡堂。每年来这么十天半月的,无病无灾。

  前面提到过,北戴河有冬眠,但小汤山没有。不敢说小汤山的经济比北戴河厉害,但比北戴河均衡。如今12月了,北戴河早已陷入了孤寂,每年北戴河就吃7、8、9三个月。

  在北戴河,像样的休闲疗养机构和大中型宾馆有280多家,其中中央国家机关疗养院就超过100家,家家院落宽敞,楼宇错落,花草有致。这都是钱堆出来的,几乎所有的机关疗养院每年都要从上级单位获取补助,少则上百万元,多则数千万元。花钱不要紧,因为关乎政治。

  在清末,北戴河就成为外国驻华使团的度假地。从1953年开始,每年夏季一些中央领导就会到北戴河办公,中央领导、退休老干部和劳模也会来这里疗养,挂专列。著名的1988年闯物价关会议,就是在北戴河召开的。到2003年,中央取消了夏季到北戴河办公的规定。

  但是,各机关和部委谁也不会丢掉北戴河的资产。不仅是因为北戴河仍然要承担首长和退休老干部疗养的职能,这是一块肉,丢掉了是自己的损失,而机关背着的补贴,那是公家掏。许多机关都后悔,当年把“五·七”干校上交了,如果留到现在,那资产肯定已经几十倍地增值。

  对北戴河当地官员来说,这么个胜地没能充分发挥效力,不甘心,却又无奈。比如地税,北戴河区税务局局长是科级,哪个疗养院的头至少都副局以上,人家说疗养院是对内营业,没有利润,谁敢查?

  多年来,北戴河的旅游业,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消费链,投资者不敢或不愿意投资。盖因为北戴河被行政消费的大树遮蔽了,市场的小草长不起来。来北戴河的人多是公家人,他们真是对内营业,自带干粮,自娱自乐,肥水不流外人田。

  北戴河的春天有赖于机关疗养市场化,但看不到这种趋势。官员的住房正在回归供给,机关食堂的饭菜笑傲市场,甚至,机关的专属菜地也灿烂茁壮着。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相关新闻 查看关于 北戴河 的微博
相关推荐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