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货币战争 贸易和资本主义的消费危机

2011年09月10日15:45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 Charles
 字号:

  【《证券市场周刊》特约作者 Charles Hugh Smit】要理解为什么欧元会失败,以及瑞郎挂钩欧元不可持续,我们必须从历史背景下以及从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角度来谈。最近恰逢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将美元退出挂钩黄金40周年。大多数人都从传统的角度认为当时美元发生了“雪崩”,但很多人都忽视了关键的一点:尼克松别无选择。

  传统经济学误区

  对于目前环环相扣的危机来说,传统经济学毫无作用,因为传统经济学缺乏相关的工具和理论储备。传统经济学在很多方面都不能解决目前的危机,不但在政策方面是失败的,而且由于从基本面上来说这种理论是自我推演、狭隘以及机械的,因此不能解释当前危机的基本动态。传统经济学无视历史上范围更大的各种因素,充斥着准宗教性质的言论,因此还原方程和量化模型不仅不能解析事实,而且还不能预测人类的行为。

  传统经济学政策的灾难性失败不是来自于糟糕的政策选择,而是来自于不充分的理论基础。实际上,这种理论过于傲慢。

  正如在我的新书《乱世投资的非常规指南》第一章中所指出的那样,就像一个在早上出生、刚看到阳光的生命一样,传统经济学从未经历过黑夜,因此没有关于黑暗的任何意识。

  此外,马克思主义的视角有其自身的局限性,例如其在未来危机中石油价格高企以及资源短缺方面的缺陷。而且,由于马克思主义是植根于对历史和哲学方面的理解,而不是基于经济事实的还原,因此对于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纸币、黄金、贸易以及危机实际上如何运行方面,马克思主义只能为我们提供一个大致的观点。

  为了理解纸币、信贷以及黄金在贸易中的作用,我们需要理解全球发达资本主义社会中贸易的作用。如果我们不理解这一点,那么就不可能理解当前环环相扣的危机。

  正如我在开始部分所描述的那样,马克思预测金融资本的常规化/自动化以及主宰将导致劳动力在国民收入中的份额萎缩,而工业资本的工厂会产生前所未有的大量商品,而且商品的价格将由于使用能够节省劳动力投入数量的机器和软件(例如已投资资本)而降低。

  “生产过剩危机”会产生几个结果。由于生产中所需的劳动力更少,“剩余劳动力大军”(“失业工人”)会增加,同时工资会停滞或者下降。随着商品和服务中劳动力部分的下降,工人不会再有充足的收入购买不断增加的产出。此时,即使产量会增加到更高,但由于需求的下降导致任何人都不能挣钱,经济体系会崩溃。

  解决方法就是贸易:将过剩产品销往海外。当然,理想的配置是建立一个“全球帝国”,其中宗主国经济会在其殖民地消耗产能,并且更为重要的是迫使其殖民地以交换原材料的方式而购买其制造的过剩产品。

  需要理解的第二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并不是任何国家都能获得贸易盈余,因为在数学上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一些国家会出现贸易赤字,例如进口其他国家的过剩产品。

  过去60年

  根据历史观点而不是肤浅的计量经济学理论,我们可以推出过去60年所发挥作用的更重要因素:

  1.二战的结束伴随着殖民主义的结束。很多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都相继丧失了自己长期占有的殖民地,这意味着在殖民地倾销剩余产品的“帝国”安排已经结束。

  2.对于全球资本主义来说幸运的是,盟国摧毁了大部分的德国和日本工业基础,并出现了战后繁荣,因为美国创造信贷并向西欧和日本提供美元资金用于其战后重建。

  在这种情况之下,全球资本主义开始做出另外一种安排,以从前殖民地榨取原材料并向海外销售过剩产品的新机制取代昔日非常牢固的殖民方案。

  3.这种繁荣创造了对于劳动力的需求,因此劳动力在国民收入中的份额上升:由于劳动力的短缺,工资开始上升,并且出现了对于劳方和资方都非常有益的“消费社会”,即工人过上了更为富裕的生活、资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高利润。这是一种良性循环,其中较高的收入和利润导致了更高的工资和不断增加的劳动力,然后工人会购买更多的产品和服务,而这会实现更高的利润,如此循环往复……

  4.在这个阶段,全球化局限于资本和商品的流动:在经典模型中,一个国家在一种商品上的优势通过贸易获得对另外一个国家在另外一种商品上的比较优势。美国的资本在全球流动,这就构建了一种新类型的全球“帝国”。

  关于全球化需要明确:在冷战改变了欧洲、中国和巴基斯坦/印度的格局之后, 人们主要是待在其出生地。发达国家和经济不断发展国家的劳动力是短缺的,因为劳动力不能像资本那样在不同国家之间自由流动,而且资本主要是投资于便利化贸易,而不是在海外为国内市场制造产品。

  5.作为“自由世界的领导者”,美国具有强大的地缘政治和经济理由为日本和德国的重建提供资金,以构建对抗全球共产主义的坚固堡垒,而且在“出口模式”上也是这样做的:为了确保其稳定性和经济增长,美国会向德国和日本制造商开启其国内市场。

  据此,美国成为我们盟国及其附庸国剩余产品的进口商,这是一场“大较量”:为了对抗东方的共产主义敌人,美国成为了全部自由世界剩余产品的进口商。

  6.但是,正如马克思所预测的,最终国内对于商品的“有机需求”会饱和,并且工作机会的自动无情削减会大于战后就业人数的扩张。战后繁荣在1966年达到峰值,发达国家的所有人已经有了任何需要的东西:一部或者两部电话、电视、汽车、助力车、洗衣机等。

  7.“解决方法”就是通过熟练和无孔不入的营销制造需求,并创建一个“消费信贷经济”,使得劳动力可以通过信用卡利用其收入购买更多的物品。

  8.截至20世纪60年代末,“大较量”已经失去了理论基础。世界上其他国家产量的增加已经使得美国的贸易赤字成为结构性的问题并且不断增加。简而言之,如果美国必须以每盎司35美元的价格使用黄金为其进口商品进行支付,那么其黄金将很快枯竭,并且“大较量”会破灭,这会使得整个自由世界出现地区性的不稳定。

  因此,除了抛弃以每盎司黄金兑换35美元的汇率制度之外,尼克松别无选择。由于存在巨大的结构性赤字,自由世界需要生产大量的过剩产品,因此黄金很快就不再承担世界货币的作用,对于向盟国开放的美国市场来说也是如此,这可能使得全部的自由世界以及全球资本主义陷入不稳定状态,因此B计划是唯一的传统选择,因此出现了一种无贵重金属支持的“面值”货币,即美元。

  9.作为战后繁荣毫无疑问的基础,石油在20世纪70年代初已经不再廉价。阿拉伯世界出口石油的国家成为所在地区非常重要的国家,并且OPEC的出现终结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对海湾国家廉价石油的“准殖民主义”依赖。

  10.战后繁荣“有机增长”阶段以及廉价石油的终结导致了20世纪70年代资本主义国家的滞涨。作为“最后进口人”,美国国内经济开始面临来自盟国的激烈竞争,因为盟国在低估货币方面仍然具有很大的优势。

  11.美国和沙特阿拉伯在石油方面达成了互惠互利的新僵局。在1973年“赎罪日战争”(埃以战争,也称第四次中东战争)的危机阶段,尼克松政府决定向以色列提供大西洋(600558,股吧)沿岸的A-4天鹰战机,使得以色列重新夺回了对于苏联所支持阿拉伯战争的重要空中优势。沙特阿拉伯通过石油禁运而对美国的这种行为进行了惩罚,这导致美国国内的石油供应以及民众恐慌。

  但是,在地区博弈中,沙特阿拉伯学会了一个重要的方面:沙特的石油盈余已经使得其在西方所投资资本的收益与其石油收入相当或者更高。通过石油禁运而惩罚西方也有损于其投资收益。

  12.尼克松意识到,出于上述所列明的原因,西方当时对于苏维埃政权来说可能非常脆弱。他的应对之策就是使得中国远离苏联的影响,并且打造苏联需要应付的“第二战线”,同时将美国从其亚洲盟国的任何现实威胁中解脱出来,即通过越南战争。由于对之前与苏联之间的联盟深恶痛绝,中国自身也有理由欢迎美国的投怀送抱。

  13.20世纪70年代的高通胀有效地消解了国内的债务,而且里根政府时期信贷/债务的急剧扩张构建了消费基础。作为“最后进口人”,美国“大较量”的解决方法就是发放大量的信贷:我们将使用信贷和纸质美元购买自由世界的过剩产品。

  14.展望未来。“基于信贷的最后进口人”方案正在瓦解,因为美国允许其自身的产能消亡并且以越来越高、更为麻烦的信贷消费为替代。“恶性循环”已经结束,并且现在为消费提供资金的信贷创造已经成为自我毁灭的力量。

  世界其他国家非常高兴将其过剩产品和资源销往美国,从理论上来说美国是存在真正全球贸易赤字的唯一国家但是“大较量”的好处纸质面值美元现在已经导致了很多人的抱怨,因为美国为了维持其巨大的消费而发行了大量的信贷,这导致美元的币值降低。

  当然,美国不可能获得全部的好处,而这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危机的一个主要因素:如果您希望将过剩产能销往美国,那么作为交换您必须接受其纸质货币。如果您拒绝这项交易,并且停止生产过剩产能,那么国内经济就会停滞并且可能出现政治不稳定。

  考虑到相关的选择,世界其他国家不得不接受美元,同时抱怨以前(金本位时期)的交易条件更好。美国消费者被不能承受的债务负担、不断下降的资产基础(家庭为单位)所掏空,并且基于信贷不断扩张的国内经济不能维持已经长达数十年的购买力,而是必须每年借入1.6万亿美元才能保持脆弱的整体经济不致崩溃。

  中国是将出口模式作为其增长和政治稳定的引擎,并且是通过将其货币盯住美元而保证这种稳定性,这使得人民币成为美元的一个代理品。在石油出口国家,随着非OPEC出口国获得市场份额,OPEC已经丧失了讨价还价的权力。

  如果我们将以上因素综合在一起,就可以更为清晰地理解发挥作用的长期历史因素:以信贷为融资来源的全球消费模式正在终结,并且属于“作为私人消费担保人的中央政府”模型,其中政府借入/印刷大量的面值货币,并分配给其他居民用于消费。

  一旦出口停止,世界各国的国内经济将会崩溃。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不依赖出口其过剩产品而维持稳定的国家也许只有美国。

  这就是在欧元摇摇欲坠之时,瑞士将瑞士法郎盯住欧元注定会失败的一个原因。一个国家可以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货币盯住别国的货币,但是法定货币的币值最终是通过贸易、能源以及地区问题而维持。

  如果我们不理解贸易流程、盈余的产生、劳动力盈余及其在国民收入中份额的下降、马克思主义关于信贷和货币的观点,那么就不能理解吞噬全球经济的金融/政治危机。

(责任编辑:HN026)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