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把一头驴打扮成赤兔马

2011年08月08日09:46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王安
 字号: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王安】我们王家怎么了?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勇敢平事,却搞了场糟糕的新闻发布会;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替王勇平着急,写了封公开信,却暴露了自己对被免新闻发言人的不满。

  王旭明说,上次见到你,“已感觉出你的疲惫、焦虑和压力。是啊,我深深地理解你:年年春运如临大敌、部长腐败中途易人、有关铁路的各种争议此起彼伏、京沪高铁高调出台又险情不断等等,身处漩涡中的新闻发言人的日子不好过啊。”

  什么叫“身处漩涡中的新闻发言人”?漩涡是什么?一言蔽之:老板做了糟糕事,新闻发言人要让公众以为这是一件好事,至少忘记那件糟糕事明明是一头驴,却要打扮成赤兔马,或者梅花鹿,黑的说成白的,起码说成是灰的,这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技术活,如何不叫勇平兄“疲惫、焦虑和压力”?

  如此形容新闻发言人,是不是狠了点?

  不幸,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确实有点狠劲。本来高铁悬悬乎乎地跑着,但王勇平在 7月7日做客新华网时调门极高:“中国高铁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创造的人间奇迹,是我们国家实力的象征,每个中国人都为之感到骄傲和自豪。同样,世界铁路同行也为高速铁路事业的快速进步感到鼓舞。”这样,不仅中国共产党被裹胁着表扬高铁,世界铁路同行也被代表了王者勇平睥睨天下。

  此次“7·23”特大事故,糟糕的事一一呈现,为何掩埋车体?探测仪为何失灵?为什么急于通车而放弃搜救生命?遇难者家属为何须持火化证才能领补偿?在这一连串的漩涡里,王勇平依旧奋勇,“至于你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是信了”;下令移走车体后又搜救出小女孩伊伊“这是个奇迹”;“我仍然跟社会说一声,中国高铁的技术是先进的,是合格的,我们仍然具有信心。”

  王旭明婉转地劝告王勇平不能那么奋勇,“那天发布会上,你的语态太强势了,语调过于高亢、激昂,不像犯了错的,倒像是别人犯了错。神态也有些不合,比如眼睛总是向上,最不该的是有网友电视截屏中你职业性的微笑,这样的场合是断不该有的。”

  王旭明的意思是说,内容我们决定不了,但面子上要尽力抹平。他举例说,我在做教育部发言人期间,曾宣布过教育部有关清退农村代课老师的政策,当时我是紧绷着脸,甚至义正辞严地宣布的,应该说,内容一点错都没有,但如果政策是冰冷的,宣布的人可以不可以软一点语气,给人一点温暖的感觉呢?之后,我在组织汶川大地震的发布会时,说到校舍的倒塌和学生的伤亡时,不仅语气低沉,而且眼泪差点掉下来。

  错,内容决定了形式。大家都知道,这项政策对于做了一辈子农村代课教师的人来说,是何等的冰冷,即使宣布者如王旭明般眼泪差点掉下来,又于事何补?陈布雷何等文胆,面对蒋介石的糟糕局面,亦只能舍命自裁,而不是继续奋勇。

  勇平兄千万别自寻短见,我只是偶尔遐想。但显然,铁道部眼下的局面很糟糕,只好低调吧。然而,7月31日京沪高铁迎来开通满月,铁道部继续高调宣布,京沪高铁平均上座率达到107%,面对公众质疑,铁道部昂扬地详解列车上座率的定义、列车席位是可以重复使用的,上座率超过100%并不一定超员。

  弱智呀,即使京沪高铁的上座率真的超过100%,高调炫耀又有何意义?岂不一个郭美美?徒令公众反感。不知此事是否仍是王勇平操作,如是——王勇平曾在美国受训,归来还写就一本著作——那真是白学了,真辜负了王旭明的苦心教诲。这无关智商,无关训练,无关宣传技巧,只涉及人情,涉及感受,涉及一日吃喝拉撒。

(责任编辑:HN031)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