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辛亥革命中的误国首恶

2011年08月05日07:28  来源:价值中国网  作者:吴晓波
 字号:

财经作家 吴晓波(资料图)
财经作家 吴晓波(资料图)

  在任何一个国家的现代化进程中,国有资本的自我瓦解是一个共同的途径。

  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是一次社会矛盾的总爆发。在经济上,则是一次“国进民退”的后果。

  介入

  在中国百年企业史上,能源产业和资源性产业一直是利益最为集中的领域,对其的争夺及利益配置构成了国家经济政策的所有标志。这一特征在晚清已经呈现得十分清晰。自洋务运动以后,国际公司最早投入到这些领域,国营资本紧随其后,民间资本则因散弱且政策不明而作为颇小。一直到1904年以后,随着《公司律》等法令的颁布,企业运作及股本权利有了相对的明确界定,特别是股份公司制度的出现,民间资本开始大胆进入。从1904到1907年间,全国很快掀起铁路商营的热潮。

  据《湘路新志》记载,在湖北、湖南、四川等省份出现全民入资办铁路的热潮,“一时大绅富商咸以倡办本省铁路为惟一大事,如风起潮涌,蔓延全国”,甚至出现了“娼优乞丐亦相率入股”的壮观景象。

  逼退

  1911年1月,大官商盛宣怀被任命为邮传部尚书,他宣布实施铁路国有化政策。他认为,铁路既然是事关国家命脉的经济事业,而且有如此丰厚的利益,自然应该由国家来垄断经营。在上任后不久,便上奏要求将已经民营化的粤汉、川汉铁路收回国营。朝廷准奏。盛宣怀随后与英、德、法、美四国紧密洽谈借款事宜。

  后世视之,盛宣怀在铁路事宜上,除了国有理念与民间有重大分歧之外,还犯了两个严重的错误:一是,缺乏与民营资本的坦诚沟通,他以多年的政商经验认为,在朝廷的威权之下,民间资本从来都是“软柿子”,招之即来,挥之则去;二是,在股权回收上,明显欺凌民股。根据他公布的方案,政府只还给民间股东六成现银,另四成是无息股票,也就是说,投资人不但没有任何的投资收益,还承担了四成的损失风险。他的方案受到好友、当过粤汉铁路董事的郑观应的坚决反对,认为“如政府收归国有,自应本利给还,不能亏本。若不恤人言,挟雷霆万钧之势力,以实行此政策,恐人心解体”。盛宣怀接信后,置若罔闻。

(责任编辑:HN017)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