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athan Anderson:资本回报与经济增长之谜

2011年06月27日09:02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字号:

  【《证券市场周刊》特约作者 Jonathan Anderson】如果你几周前碰巧读了《经济学人》杂志,你可能会发现一篇很好的文章“The missing link”,它总结了资本回报率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

  文章引用了一些关于这个课题的著名学术研究,探讨了历史上不同国家在资本市场回报率与经济增长之间的相关性。每一种情况都得出相同的结论:如果根据实际GDP增长率测算一下市场表现,这种关系可以忽略不计,甚至可以彻底否定掉。换句话说,资本市场投资者并没有因为经济增长而得到更高的回报率。

  “快速的经济增长可以带来较大的证券收益”这条规律被打破,着实让人感到很失落。然而,也有好消息告诉投资者:那些研究大多盯着 “错误”的关系,而当关注“正确”的关系时,我们发现资本市场与经济增长之间确实存在非常密切的关系。

  这是什么意思呢?全球投资者并不关心通货膨胀调整后的本地股票市场的回报,也没有特别在意本地生产总值的实际增长率,他们关心的只是汇率调整后(如美元)的回报,和汇率调整后的增长。

  名义美元GDP成为过去两年新兴美元资本回报率压倒性驱动因素,美元GDP快速增长来源于潜在增长而不是名义或者汇率相关的因素。然而,这种观点即使在国家层面上同样也是不正确的,这也正是上面引用文章产生误导的原因所在。

  举个简单的例子,过去10年,三大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巴西、波兰和台湾地区的GDP以年均4.2%的速度增长,然而,美元资产回报率在这三个国家和地区的表现却不尽相同:巴西投资回报近16%,波兰9%,台湾地区却仍在努力希望得到正的回报。换句话说,实际经济增长在决定资本回报率时几乎没有发挥作用。

  当然,也许有人认为三个样本并不能说明问题,但在扩大一下样本之后,我们仍然发现了同样的结果,美元资产回报和实际GDP之间几乎没有相关性。

  不过,我们发现,美元回报率和美元GDP增长之间却存在着紧密的关系。也就是说,美元GDP增加,股票也就上涨。资本市场回报率在国家层面上和实际增长并不是非常相关的,但是考虑到汇率因素,关系就非常密切。

  我们再回到上面的例子,巴西和台湾地区,我们也说了,过去10年,两者以每年4.2%的相同速度增长,然后,兑换成美元之后,巴西每年GDP增长13%,而台湾地区仅仅增长3%,增长出现了很大的差别。

  那么巴西是如何管理汇率调整后的“额外”的9个百分点的增长的呢?过去10年,巴西国内通货膨胀率平均每年为7%至8%,同一时期巴西雷亚尔每年对美元升值几个百分点。事实上,如果你在2001年危机即将结束时购买了巴西雷亚尔的话,在之后的5年里,单从货币角度就将有累积100%的回报,或者每年超过15%的回报。

  也正是强劲的国内名义增长和稳定的不断走强的货币才使得21世纪的巴西、南非、智利等国家的美元GDP、盈利、资本市场回报迅猛增长。

  尽管台湾地区也实现了4%以上的经济增长,但在GDP平减指数有轻微通缩趋势以及货币也开始走弱的基础上,名义美元GDP增长反而显得不高,因此股票市场也表现得并不好。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并不是说汇率驱动了资本市场回报率,我们想说的是资本市场投资者应该关注更全面的因素:1.一个真正强劲的经济扩张;2.强的名义定价权和通货膨胀压力;3.货币是否被低估。把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将会得到一个上升的经济增长,也会带来更高的资本回报。

  作者为瑞银集团环球新兴市场经济师、董事总经理

  (胡俊英译)

(责任编辑:HN026)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