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斯法基纳基斯:别指望希腊还债

2011年06月10日06:51  来源:和讯网  作者:约翰·斯法基纳基斯
 字号:

  据媒体周三报道,德国拟要求希腊向其债权人提议,将债务期限延长7年。这一计划不过是凸显了希腊的经济困难。而事实上,希腊面临着一场更为深重的政治和社会危机。鉴于这场危机是大多数希腊人——政治家和上流社会都难辞其咎——造成的,仅靠债务重组是解决不了的。

  既得利益、地方盗贼统治和贿赂在希腊政治格局中根深蒂固。自安德烈亚斯 帕潘德里欧(Andreas Papandreou)——他是一位经济学家、现任总理之父——时代以来,我们的政治就建基于公共部门扩张、结党营私和举债之上。尽管作为经济学家,他愧对希腊;但作为政治家,老帕潘德里欧成功地把他的政党打造为希腊最强大的政党——给点好处,就得到了工会们的无条件支持。

  因此,要颠覆希腊的民粹支持和利益体系几乎是不可能的。从1980年到1990年,公共债务占希腊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扩大了两倍,从28%升至89%。保守派同样施行植根于既得利益和腐败的政策,因而目前也正为自己掩盖赤字、沿袭任人唯亲和管理不善传统的一贯做法而承担恶果。

  其结果是,希腊缺少正直而有才干的领导人。广泛的左翼阵营、共产主义者和极右翼都已才穷智竭。就凭当前的政治精英们,希腊要想从危机中复兴可谓前景渺茫,尽管国际社会呼吁希腊政界达成新共识。与此同时,历来与政客们纠葛不清的媒体,也做不到向政界精英们问责。

  领导力的匮乏,是造成希腊当前经济困境的部分根源。我们已经变成了一个净进口国,丧失了在国际上的竞争力。2000-2010年的十年间,希腊的贸易逆差占GDP的比例达到10%,同时出口额缩减了12%。1981年,我们还是一个农产品净出口国,如今我们已成为一个粮食进口国。工业也因缺乏竞争力和方向迷失而不断萎缩。

  甚至连旅游业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发展。2000-2010年期间,单位劳动成本上升了40%。经过政府长久而艰苦的努力,希腊加入了欧元区,结果却导致物价飞涨。2000-2010年期间,希腊的消费价格涨幅比欧元区平均水平高出15%。

  与此同时,税收增加导致产出下降,小企业倒闭的频率创下了现代历史之最。本意在于打击税务欺诈的税收政策基本上以失败告终。政府不是单纯降低给付额最高的养老金,而是全面下调,这种做法既激发了社会不满,也造成收入差距持续扩大。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断定,希腊人欠下的债务,将永远得不到全额偿还。要如数偿还债务,在未来三十多年内,希腊实际GDP年均增幅必须达到12%。而在2001-08年期间,希腊年经济增长率仅为3.9%(其中90%来自消费,外加2004年奥运会的乘数效应)。

  因而,债务削减和重组势在必行。德国周三的动向就表明了这一点。若是在近期出台纾困方案之前,就着手对旧债务进行重组,事情会容易得多。但与此同时,必须推行进一步的改革。

  进一步私有化势在必行——此举也本应在危机开始之时实施。在经济有衰退倾向的当前,通过私有化筹措的资金将达不到预期数额。希腊必须缩小公共部门,裁减公务员。同时,必须把提高单位时间劳动生产率作为一项优先工作。2009年,希腊的单位时间劳动生产率比欧元区平均水平低40%。作为最大的土地拥有者,希腊政府应妥当地利用名下的土地,将其私有化。

  希腊已经浪费了两年时间。随着家庭对本国银行的信心减弱,希腊当前可能面临一场银行业危机。另一方面,今年失业率将徘徊在20%以上。不过,最大的问题是欧洲将逐渐失去耐心。当法国和德国的银行走出困境,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陷入危机的可能性减弱,现代希腊人很可能将独自承受悲剧。为了避免这种局面,并使经济重获新生,希腊人必须重新认识、并严格要求自己。这首先需要一代人的改变——从道德、伦理和政治上做起。

  本文作者是沙特法国银行 (Banque Saudi Fransi)首席经济学家约翰 斯法基纳基斯 (John Sfakianakis)

  译者/何黎

     相关专题
     美债违约风险步步逼近
     欧洲债务危机阴云不散
     欧洲危机是热钱天赐良机

     相关评论
     秦天程:欧债困局将成就美债“阳谋” 
     张茉楠:欧债危机背后有美债黑手 
     付碧莲:欧债危机难说再见 
     孙昊:再看主权债务问题

(责任编辑:HN017)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相关新闻 查看关于 1980年 的微博
相关推荐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