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佩蒂斯:现在是脱离美元的时候了

2011年04月18日06:52  来源:和讯网  作者:迈克尔·佩蒂斯
 字号:

  每过二三十年——似乎就是每当美国经常账户赤字飚升的时候——我们就会听到有关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统治性地位将结束的严重警告。过去几年,这些警告不减反增。但与过去一样,这些预言可能仍是错的。

  储备货币是一种具有附加成本的全球性公共品。也许除了未来10年内可能崛起的欧元,没有任何其它货币具备服务全球经济需要的必要特征。而且,无论是欧洲还是其它任何国家,都不会愿意承担所附加的成本。只有华盛顿自己带头迫使世界逐渐脱离美元,美元的地位在未来才会下降。

  饶有讽刺意味的是,华盛顿也恰恰应该这么做。尽管阴谋论当道,但美元储备货币的地位让美国不当得益的说法,已经失真。相反,它对于美国和世界都已经构成一种负担。

  在战后头几十年里,维持美元储备货币地位所付出的成本是划算的,因为世界经济保持稳定且不断增长,加之冷战时期的种种限制,让美国不断获益。但从上世纪80年代起,其它国家的贸易政策大大提高了美国的成本,而冷战的结束也限制了这一地位带来的好处。

  成本就是要么失业率升高、要么债务增加,取决于美国怎么选。其机制相当简单明了。如果一国试图通过获取全球更大份额需求、以为国内增长提供超强动力,那它可以利用全球储备体系积极囤积外汇储备,主要形式是央行储备,但不仅限于此。

  实践中,美元的流动性、华盛顿有限的干预、以及美国金融市场的规模与灵活性,决定了中国等国家会囤积美元。除美元外它们别无选择,而且大多数国家政府都不鼓励对本国货币的超大规模购买。但外国购买美元,必然会迫使美国出现相应的经常账户赤字。换句话说,他国积极的贸易干预,须以美国贸易赤字的上升进行调节。

  其它国家这种进口美国需求的做法,导致美国经济必然会出现下面两种现象中的一种。要么美国失业率会因为大量需求转移至海外而上升,要么美国必须通过扩大国内消费或投资、抵消需求转移对就业的影响。

  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国内投资是不会因为海外的政策而上升的。相反,随着国内需求的转移,私人投资甚至可能下降。所以,为了限制就业受到的影响,流入美国境内的资金,必须被用来刺激美国国内消费增加。换言之,美国人必须在失业率升高、还是债务升高之间做出选择。过去,美联储(Fed)选择了鼓励增加债务。

  但储备货币地位难道没有给美国带来什么好处吗?分析师认为,美元的主导地位给美国带来了两个好处:进口成本与政府借款成本双双下降。这两个论点均存在错误。美国人已经在过度消费,根本不需要降低消费成本,尤其是还以牺牲就业为代价。况且,如果消费成本降低真是如此珍贵的赠与,那么,你将很难解释,为何美国投桃报李的尝试——要求其它国家重估本国货币,从而降低它们自己消费者的成本——总是遭到愤怒的拒绝。

  至于借款,信誉比货币地位更加重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增加了美国的借款,削弱了美国以较低成本为自身融资的能力,比失去储备货币地位可能造成的破坏更为严重。

  在当前体系下得以维持的巨额失衡,如今正在破坏世界的稳定。如果被迫放弃美元,全球贸易可能会略有减少、亚洲增长模式大概也将宣告解释。但这同时也将降低美国的长期成本、缓解危险的全球失衡。

  因此,美国应该带头转向多币种储备货币体系,让美元仅仅扮演最主要的储备货币角色。

  本文作者是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及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高级会员。

  译者/何黎

(责任编辑:HN017)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