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岩:德日的两种心绪

2011年04月11日10:11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赵岩
 字号:

  【《证券市场周刊》特约作者 赵岩】丁磊养猪,不能称作一种资源错配,他是科技精英,但也确实敏锐捕捉到了中国社会一种急迫需要,一块巨大的市场空间:有质量的猪肉。

  3月底媒体报道称,网易公司,CEO丁磊谋划近两年的养猪场正式落户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

  虽然媒体纷纷引用国际投资大师罗杰斯的话证明丁磊的投资眼光:“中国最具投资价值的就是农产品。”而我却好奇,如果丁磊能吃到放心猪,这位科技精英,还会萌生进军养猪业的雄心吗?

  要立足中国,丁磊再精英,也要吃猪肉。独善其身与兼济天下,中国的高科技创业者的大志向就这样在猪身上得到了全新的结合。丁磊养猪的新闻却让我想到了一则有关GDP的笑话。

  一位外国留学生向中国教授请教如何理解GDP增长。教授说,中国GDP增长,好比乡间小路上,两辆相对开来的汽车,如果平安无事,对GDP的贡献为零。如果其中一个司机一疏忽,突然将车开向路的一侧,就造成了一起交通事故。随之而来的是救护车、意外事故服务中心、法律诉讼、亲属探视伤者、损失赔偿、新闻报道、整理道路毁损等,任何一方生活水平都没有改善,甚至还蒙受了损失,但社会财富这些相关活动所带来的消费增加了,GDP也增长了。

  笑话生动,听罢心焦。稍早,中国首次将“十二五”规划确定未来五年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调降,把“十一五”的速度降低了0.5个百分点到7%,这是一个重大进步。

  但是,中国应订立GDP增长目标吗?我想说:请不要。

  GDP增速可以预计,但却不应作为一个“目标”,尤其当中国经济发展到目前阶段。

  参照国际经验,一个新兴经济体从起飞到进入发达国家门槛,国民收入提高,就不能继续盲目追求数量式的发展,而应转为追求质量。类似孩子一旦长成人,就不该再盲目追求增高,而应追求体格健壮、发展协调、精神富足。

  以CPI为经济治理目标,还是GDP为经济治理目标的差别,恰恰是成功的德国与失落的日本的差别。

  德国经验告诉世人,不要通胀的猪骨头,不等于买不到经济增长的好猪肉。

  1960年代德国曾经的困境,与今天的中国如出一辙。而今,德国依然是全球最主要的出口大国,以广东省的面积创造着全球第四的GDP,赚取大量外汇。这恰恰是因为没有刻意追求速度,反而收获了更有质量的经济增长。1985年,德日同时签署了著名的《广场协议》,但德国却没有经历失落的10年。

  如果说,货币政策是内策,汇率政策是外策,1960年代的德国,为保住固定汇率,也曾以巨额贸易盈余购买美债,但在各种伴生问题的压力下,将目光投向了国内,而日本则紧盯国外。德国决定不能让汇率政策绑架货币政策,要保证货币质量;日本选择为汇率牺牲货币政策,放弃货币质量。

  1970年代,德国得以保持较低通货膨胀率,从1972到1979年平均为5.0%,德国的物价相对日本更加稳定,这时期德国物价的标准差为0.0157,而日本高达0.0633,是德国的4倍多。而低利率和扩张货币则促成了日本的高通胀,同期平均达到了9.6%。

  1980年代广场协议后,德日延续两种思路,也经历截然相反的历程。德国签署协议后升息,强化社会福利保障,消化货币;而日本降息,大力扩张货币供给,将外汇储备大量贷给各大财团购买西方的资产,阻碍升值的努力最终没能力挽狂澜。最后,一场大升值和大泡沫降临,日本美元储备亏空,银行坏账,“金融战败”,成为一段新兴市场国家弥足反思的历史。

  中国面临的是一种对质量的严峻短缺,包括放心猪。

  作者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及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现旅居美国旧金山

(责任编辑:HN026)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