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岩:“更大更不能倒”的美国金融

2011年04月02日11:20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赵岩
 字号:

    次贷海啸如果追根溯源,恰恰是制度抑制贪婪存在漏洞:美国肇事金融机构“太大而不能倒”,有恃无恐。他们敢用过于微薄的资本金,过高的杠杆率,迎接过大的风险,直到以自己为支点,撬动地球。但当危机渐渐过去,“太大不能倒”的却可能被“更大更不能倒”取代。

  【《证券市场周刊》特约作者 赵岩】格林斯潘曾经自我辩护,次贷海啸不可避免,而且危机会反复重演,除非可以改变人类的贪婪。

  次贷海啸如果要追根溯源,恰恰是制度抑制贪婪存在漏洞:美国肇事金融机构“太大而不能倒”,有恃无恐。他们敢用过于微薄的资本金,过高的杠杆率,迎接过大的风险,直到以自己为支点,撬动地球。

  这曾引起全球公愤,也让全球无可奈何。如果这是不得不接受的现实,人们接受它,是基于改变它的期待。但当危机渐渐过去,“太大不能倒”的却可能被“更大更不能倒”取代,你做好准备了吗?

  据美国最新官方数据,到2010年底,美国最大的6家银行的资产规模大约为GDP的64%,超过危机发生前的56%。如果回溯到1995年,相应占比仅为15%。超过4倍的变化见证了15年间大银行对经济日益举足轻重的膨胀。

  金融危机后,美国大张旗鼓地通过金融改革法案(《Dodd-frank法案》),宣称的目的之一包括终结“太大而不能倒”的道德风险。

  什么是道德风险?

  这是个经济哲学概念,描述的是如果违约方造成损失,却并不需要承担主要责任,就缺乏不违约的“激励”机制,而只能仰仗道德自律。

  “太大不能倒”鼓励犯错金融机构坚信,应该进行更大型的、更高风险的金融赌博,因为一旦成功,就带来超额利润;一旦失败,后果越惨重政府越不得不接盘。

  这一逻辑下,危险越大,意味着收益越大;危险越大,意味着风险的制造者越“安全”。世界却更加危险。

  根源未除,如何杜绝危机一犯再犯?

  美国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ARP)特别检察长尼奥.巴洛夫斯基(Neil燘arofsky)称,代价巨大的救市留给美国最大的遗产,恐怕就是更大的“道德风险”。他认识深刻,且直言不讳,发出了一个监管者应该发出的声音,惜乎他3月底就将中止任期;另一个坚定的改革派议员Ted Kaufman也刚刚卸任。他们的观点和声音,会否同样渐去渐远呢。人类有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劣根性,而当权派也不全是改革派。

  金融危机后,由奥巴马首席经济顾问萨默斯和财长盖特纳领衔的救市团队,被外界讥讽为“放洪人治洪”,“黄鼠狼整肃鸡窝”。追根溯源,正是萨默斯(Larry燬ummers)的财长任期内,力主取消了美国金融混业经营的禁令。而1998年以后美国大银行不惜就此陆续花费约合50亿美元的游说费用;萨默斯也曾和时任联储主席伯南克、纽约联储主席盖特纳结成统一战线,反驳美国现任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主席席拉·贝尔(Sheila Colleen Bair)为代表的学者和官员的风险提示。

  席拉·贝尔在次贷海啸酝酿和爆发全程中,恐怕已被证明是最具远见的监管者之一。2001年,作为财政部高级官员的她就多次警告,并试图说服政府要求次级贷款商遵循“最优操作”规程,严格次贷审核程序,并允许业外人士监督,她被历史证明观点正确,但却无力改变历史。

  她的言论是针对美国最大银行,包括花旗、美国银行、摩根大通的警告,但是6月她也将结束5年任期,在剩余不到4个月的时间中,在多大程度上她能推动改革呢?

  至少,美国财政部看似缺乏这样的意图,针对在巴洛夫斯基“道德风险”遗产的说法,盖特纳下辖的财政部官员专门作出了反驳,而种种迹象显示,次贷危机后权力空前扩大的联储,似乎也没准备对这些大机构采取什么铁腕政策。

  次贷,成了一次窃国者侯的金融实证。这是一场全球代价惨重的危机,但危机后的结果,恐怕会和希望相去甚远。

  作者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及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现旅居美国旧金山

(责任编辑:HN021)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