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通胀更有效的政策应该是加息

2008年06月12日14:46  来源: 和讯网    作者:倪金节

  □马上访谈第311期

  ——许小年、连平解读5月份CPI数据

  编者按:6月11日和12日,国家统计局相继公布了汶川特大地震后的中国宏观经济运行数据。5月份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同比上涨8.2%,增速比4月份加快0.1个百分点,创出42个月以来的新高,5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7.7%,增速比4月份稍有回落。该如何看待目前中国的通胀形势?各项经济政策又该如何应对?为此,和讯网约请相关经济学家进行了访谈。

  嘉宾:

  许小年 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

  连 平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通胀高峰是否已经过去?

  和讯网:5月份的8.2%的PPI数据和7.7%的CPI数据,这个水平是在你意料外还是意料中?汶川地震对CPI的影响是否已经显现?

  许小年:PPI和我原先预期的差不多,CPI比原先预期的要低一点,我原来估计是在8%左右。地震对CPI没有太大影响。

  连平:不意外,前段时间我们用两套模型做了测算,测算出来的CPI预计区间是7.2%到7.9%,并确定了比较高的值7.6%和7.7%的可能性最大。同时,PPI数据是过高了,上个月是8.1%,5月是8.2%,尽管上涨幅度不是非常大,但是稳步上扬的趋势很明显。5月份大地震的因素对通胀已经有一些反映,但总的来说影响不是太大。

  和讯网:假如没有汶川大地震,CPI会不会回落的更快一点?

  连平:我看也就差不多了,其中的影响其实非常小,0.1个点都不会有。

  和讯网:但是经济学理论告诉我们,PPI向CPI传导具有一定的滞后效应,加上国际热钱疯狂涌入推高市场价格,国内的通胀形势是否依然严峻?通胀的高峰已经过去了吗?

  连平:我认为如果是从月份来看,峰值已经过了,就是8.7%,这可能是一个峰值。但是这个峰值过了以后,每个月低于8.7%,并不意味着通胀压力的减轻,我们要看到这个数据是同比的数据,跟去年有很大关系,也就是翘尾因素。所以下半年不能够简单的就认为通胀和缓了,不是这么回事,翘尾因素的影响依然会很大。

  从CPI上涨的构成来看,这跟食品有很大的关系,因为食品比重比较大,所以CPI涨的快也是因为食品,现在下跌的快也是因为食品。而且,我们还要看到一个现象,就是非食品的价格过去五年一直维持在很低的水平上,大概是1%波动。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随着PPI的上涨,接下来非食品的价格指数肯定是要上涨,所以未来CPI上涨的因素将发生变化,就是食品价格不会有太大的上涨,可能会逐步回落,但是非食品的价格会稳步的上涨。所以,4.8%的CPI目标肯定完成不了,肯定在6%以上。

  许小年:通胀的高峰还没有过,因为PPI向CPI的传导要两三个季度以后才能看到,所以这个高峰没有过去,并且推动CPI上升的因素也没有消失,特别是国际上的因素没有发生实质变化。

  “出口转内销型通胀”更准确

  和讯网:那请你从全球的视角帮我们解读一下?

  许小年:从统计上来看,PPI和国际油价的相关度非常高,而CPI和国际粮价相关度非常高,那么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没有出现显著回调的情况下,国内通胀压力是不会下去的。在这里,我要强调的是,现在大家都把这说成是“输入性通胀”,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我们要看到国际上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和中国需求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和讯网:你不赞成“输入型通胀”这个提法?

  许小年:对,我更倾向于将其称为“出口转内销型通胀”,而不是纯输入型,看上去好像是输入型,但是我们要知道,输入的高价格和中国自身的需求有关的。在国际原油市场上,中国的采购对国际原油价格影响是很显著的,在国际粮食市场上,中国大豆的进口直接影响到大豆的价格。所以,单纯称之为“输入型通胀”,这个不准确。

  和讯网:能否给我们举例说明?

  许小年:像铁矿石的价格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铁矿石价格今年涨了70%到90%,看上去好像是“输入型通胀”,实际上是因为中国的钢铁材料在过去几年中翻了几番,这么大的钢铁生产能力,国内的矿石根本供不上,所以我们到海外去买矿石,中国的这种购买就把国际上的矿石价格推高。然后矿石价格的上涨再输入到中国,迫使国内钢铁企业涨价,所以不是单纯的“输入型通胀”,而是“出口转内销型通胀”。

  和讯网:这样的理解不同,政策又将怎样区别对待?

  许小年:那么它的政策含义就非常明显,如果国内的经济增长速度不放慢,世界的资源就没有办法支撑我们高的经济增长,大宗商品价格回落的可能性就不大。因此,以国内现在的需求和国际市场联在一块的实际情况看,由国际市场上面的进口再回到中国来,说穿了就是一个问题,就是这么高的经济增长,不要说中国国内的资源没有办法支撑,连世界的资源都没有办法支撑。

  越南教训需要吸取

  和讯网:当前,越南正在发生货币危机,通胀更是高达25%以上,如果中国通胀继续攀升,是否也面临着类似的风险?

  许小年:很有可能,越南的教训要吸取,越南在过去十几年间,你看看它的通胀,基本上就是在4%、5%持续两三年,然后上一个台阶,上到7%、8%,跟我们现在差不多,7%、8%持续了两三年,现在上了25%。所以现在中国这种中度的通胀,如果政策上不能够果然坚决的应对,很容易发展成像越南今天这样的恶性通胀,这是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惕的。

  连平:我认为不会,因为中国适度从紧和从紧的货币政策已经持续四五年了,央行是非常注重这方面管理的。还有中国相关的一些指标,比如说人民币是持续在升值的,贸易顺差、外债数据都挺不错。中国的经济体规模比较大,即使是有大量热钱的流入,也难以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所以类似的危机在中国不会发生。

(责任编辑:谢剑)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打印] [财富速递] [RSS]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