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跑跑”事件的关键还是教师的职业伦理问题

2008年06月09日19:10  来源: 和讯网    作者:谢剑

  □核心访谈38期

  编者按:地震突然袭来时,正在上课的都江堰光亚学校的老师范美忠,对学生喊了一句“地震了”,就第一个从教室跑到了操场。他还坦然地在博客里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范美忠在来京参加一期电视节目时,字斟句酌地向学生、校长和公众道歉。此前,范美忠在网络上遭遇公众的口诛笔伐,被网友戏称为“范跑跑”。此次他虽然表示了歉意,但仍然坚持自己的言论并无不妥,逃生的行为也属于本能,不应受到公众的批判。(6月7日《北京晨报》)

  为何“范跑跑”事件在民众中引起如此大的反向?个人选择是否要服从教师这个职业?我们的教育缺少什么?陕西的“禁跑令”是否符合人性?和讯网本期核心访谈邀请有关专家对此问题进行探讨。

  “范跑跑”的主要言论:“我从来不是一个勇于献身的人,只关心自己的生命,你们不知道吗?”“我是一个追求自由与公正的人,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

  嘉宾:

  唐钧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

  秋风 独立学者

  “范跑跑”犯了道德的“罪”

  和讯网为面对网上如潮的骂声,范美忠“每天陪着妻子、女儿,在网上看着网友如何骂我”,而且还能够继续对记者侃侃而谈:“《教育法》并没有规定在地震时,老师一定要救学生”,“地震不是我造成的,我无须内疚”。如何看待他的言论?

  秋风:这个根本就不需要交流,有大部分权利义务都是权力所没有规定,事实上也不需要法律来规定,他就是约用俗成的,大家会认为你干了这个事情就相应的就会有这方面跟它相干的权利义务,这个不需要法律来规定,所以它以那个明文交易法来规定,这个都不成立。

  唐钧:首先我觉得他当然没有触犯法规,教育法确实没有这样的规定,所以现在也没有人用法规来说要对他进行惩罚,大家都是一个道德期盼。从道德的层面上来说,确实有很大的问题,问题还不在于他逃生,逃生处于人的本能,因为地震了人跑出去了,我觉得这个也还可以理解,问题是他事后对自己的辩解,我觉得说明这个人的灵魂还是比较丑恶的。当然他可能说的是大实话,但是他在处理博客的时候是一种宣扬的口吻。

  作为他个人来讲,他的这种行为如果仅仅他发生了这种行为他跑了也就跑了,问题他是把这种东西放到博客上来宣扬的话,我觉得最大问题的问题还是在这儿,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总有提倡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然后我看到博客上还讲到,网上还讲到地震当时他反应的还挺快,第一他说“地震了大家别动”,然后又一震他跑了,那些学生还坐在那儿,幸亏那个学校没有发生大的问题。

  我觉得他这个是哗众取宠,他是故意在散布这样一种言论,我觉得他是在炒作自己,其实他讲的这些东西比较表面。

  和讯网:那从道德的角度来说您觉得这个行为是不是严重违反人们普遍认为的道德标准?

  秋风:其实怎么说?就是你在地震那一刹那,自己跑出去或者怎么样,也谈不上违法或者是什么怎么说,但是道德上是有瑕疵的,范美忠后面所有的辩护都是十分荒唐。跑的话是本能,本能人很难说他好或者坏,但是他事后尤其是用自由主义之类的言论为这个行为辩护,这是很荒唐的。

  和讯网:地震后范美忠第一个跑到操场上,资料显示他原来是北大足球队,从这个教师的职业道德上来说,他是否符合教育职业道德要求?老师是不是有义务要保护学生的安全?

  唐钧:因为我觉得它不是一个义务的问题,主要是为人师表的问题,为人师表不能说是一种义务一种责任,我觉得既然是为人师表,你在道德上面是要有一个选择的,你可以不做教师,你做了教师你就必须保护这些孩子。

  “范跑跑”代表不了精英

  和讯网:他这种行为算不算已经触及到道德的底线?

  唐钧:不能说底线,但是他是违反了至少是中华民族大家公认的道德观念,不能说是底线,如果说是底线他就触犯法律了,法律一般是道德底线。

  新闻里也说,比如说有一对夫妻,地震的时候老公先跑了,跑到楼下发现老婆没有跑,他又跑回去,结果老婆很生气,要跟他离婚,这个确实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或者他认为老婆会跟着他跑下来,跑到下面他发现老婆不在,他又回去了。其实这就是一种本能的反应,也是一种很自然的反应,我觉得这样的都可以理解。

  和讯网:“范跑跑”毕业于北大历史系,那么“范跑跑”事件是否可以认为是精英的悲剧?

  秋风:我觉得也不能这么说,他拿自由主义来为他辩护,不能说自由主义就怎么怎么样,也不能说因为他那样所以中国的精英就怎么怎么样。他本身是不是精英还是另一回事。

  唐钧:这种东西我觉得不应该过于扩大去推论什么,我觉得推论什么东西可能也是不严密的。最好还是就事论事,就认为这是范美忠一个人的事,而不是扩大到整个所谓的中国精英层面。

  “范跑跑”事件核心是责任感的问题

  和讯网:围绕“范跑跑”事件的大讨论构成了一个有价值的公共事件,这个事件的核心价值在哪?

  秋风:他其实最主要大家可能讨论恐怕还是关心一个人面临着某种选择的时候,面临着某种可能比较重要的选择的时候,究竟你怎么选择,大家可能觉得还是一个人我们觉得这个社会还是有点不是很好,就是每个人道德的责任感不是很强,那他正好是一个例子,尤其糟糕的是他还拉了一堆理论来论证自己没有这种道德责任感是多少正确,多少先进。所以说激起大家的愤怒,追究大家关心还是说这个社会里面,究竟一个人是不是应该具有某种必要的责任感,对于他人,职业上面甚至哪怕一般生活里面这种责任感,可能大家觉得这个时代是比较匮乏这个东西,他把这个东西比较极端的表现出来。

  唐钧:其实这个事情我觉得不在于他跑的本身,而是在于他后面的炒作,我必须他们同意学校的判断,就是说他当时跑处于本能这都是可以理解的,你在后面发表言论。其实我觉得这个事情媒体不必大炒,炒了反而是帮了他,因为他的目的就是炒作。当时大家都会比较愤恨,都会去骂他,这种肯定的,这种事情在比较民间的形式上就可以了,媒体没有必要再去一说再说,这样反而范跑跑更有名了。

  和讯网:您觉得他是在炒作自己。

  秋风:他也许不完全是在炒作自己,可能他确实是基于对自由主义的曲解,形成了自己一整套看法,他有一整套看法,体看他写的博客里面,他可能那一整套看法确实让他自己相信自己的行为是正确的。

  “范跑跑”应主动辞职

  和讯网:从教师本身这个职业来说,您觉得他的所作所为包括言行是否符合作为一个老师本该有的行为?

  秋风:地震他当时的那种反应,虽然我们从本能上来说是可以理解,但确实在道德上是有欠缺的,不符合一个老师,不符合人们对于一个教师角色期待,人们对于老师其实就跟一样,对于任何人,你到商场里面去对售货员就有一个期待,希望他能够向你提供比较好的服务,到医院里面你也希望大夫护士他对生命有一种敬畏,能够认真的为你去看病去护理。教师也是一样,不管是父母还是旁人都希望你在教室里面能够给孩子树立起一个比较好的形象。不光是为人师表,在紧急的时候能够保护这些孩子,平时要去呵护这些孩子。人们都会有这种期待,那你做不到一点,他人们就会认为你在道德上是有欠缺的,不管你自己说找什么理由来辩解,这个东西都没有办法获得大家的认可。

  和讯网:因为范美忠不愿意接受教师的全部职责,许多网友认为范美忠不适合做教师。从老师的角度觉得,您觉得范美忠还适合当老师吗?

  秋风:我觉得他应该是离开教师行业。而且现在我认为一个学校可以依据这个来开除它的公职,所以我觉得学校是有权力这样做的,也不符合一个学校作为一个教育实体对于它教师的期待。

  唐钧:我觉得总他后面的言行来讲,我觉得他不适合当老师,因为为人师表,当老师要为人师表,可能他培养出的学生就是这样的,他可能把学生往这条路上去带。因为当一个老师不仅仅是传授知识的问题,我觉得他最好别自己选择当老师。

  我劝他辞职,因为按法律处罚他是不能处罚,像发生地震这样的事情,你不能让孩子先走,你自己先跑不顾孩子的话,你最好别当老师。

(责任编辑:谢剑)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打印] [财富速递] [RSS]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看过此页的网友也看过了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