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分红”能给民众多少期待?

2007年11月15日19:57  来源: 和讯网    作者:罗威

  □核心访谈第16期

  编者按:明年就要迎来国企分红全面展开时代,但是,其中的问题非常复杂,并没有完全厘清。厘清了国企分红的思路,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和国家财政预算改革则成为顺理成章之势。而如果国家只是象征性的收取一些红利,让国企分红流于形式,那么其重要的推动力就会成为空谈。另外,如果国企分红处理不好,一方面造成企业苦乐不均、影响一些企业的长期发展;一方面财政上不合理的支出会对民众--国有企业的所有者,带来不可小觑的负面影响力。

  所以本期核心访谈,我们请到两位“国企分红”政策的推动者,为我们剖析其中的问题,厘清思路并做出前瞻性的判断和建议。以下为本期和讯网核心访谈实录。

  >>>>进入访谈视频

  嘉宾张春霖

  张春霖:世界银行驻中国代表处民营部门发展首席专家张文魁

  张文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副所长

  ●“统一认识”是国企分红最大的障碍

  ●应该限制国资委的“投资冲动”

  ●现在少了一道重要程序:人民代表大会的审议

  ●国企红利应该拿出多少到社保基金中来?

  ●明年“国企分红”的全覆盖还不会对企业和金融市场带来太大影响

  ●央企利润能否持续增长多久?

  和讯网: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核心访谈节目。这一期核心访谈的话题是“迎接国企分红时代”。2007年,国企分红进入到了实质性的破冰时期,步伐非常快:2月份有一篇名为《国有企业的分红原因、金额以及支付给谁》的文章,引发各界展开大讨论。5月30日,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工作。9月13日,国务院公布了《关于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意见》:中央本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从2008年开始实施,收取2007年实现的国有资本收益。今年10月份,155家中央企业以及所有的烟草企业已经开始向财政部上缴红利。

  我们请到了两位专家。坐在我身边的这位是张春霖老师,他是世界银行驻中国代表处民营部门发展首席专家,我们刚才提到的引发各界展开讨论的那篇文章,张春霖就是作者之一。另外一位是张文魁老师。张文魁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副所长,他曾经参与设计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草案,对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专门作出了制度框架的研究,是国企分红政策最早的呼吁者和推动者之一。首先让我们欢迎两位老师的到来。

  两位老师都是国有分红政策的推动者,听说两位老师以前有很多的合作,能不能请两位老师谈一下合作的经历?

  张春霖:我们今天谈的这个题目本身就是我们合作研究的成果,2005年世界银行的报告,就是我们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一起做出来的报告。之前我们也有长期的合作,在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这块。

  

  张文魁:国有企业分红方面的合作,最早的时候是在2002年底和世界银行开了一个国际研讨会。那次会议上我们提出来下一步要成立国资委。2004年和世界银行一起研究的这个项目,应该说对“国企分红“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国资委的政绩最后要体现在交到国库多少红利

  和讯网:咱们从2004年开始研究国企分红这个事情了。能不能请两位老师简单介绍一下这个项目,因为已经国企分红已经停滞了13年,为什么会在2002年提出,2007年得以试点,这几年是怎样的一个进程呢?

  张文魁:为什么在2002年底就提出这个事情呢?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的原因,在2002年底十六大已经开完了,成立国资委几乎是已经确定的事情。成立国资委就意味着以前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九龙治水”变成“一龙治水”。我们就想“一龙”应该有一个治理结构的问题。我当时想可能需要一个“国有资本金预算”,就像一个企业有很多的股东,把钱都交给你,我们平时不管事。首先你要有财务报告,在财务报告基础上要有一个分红分配的方案,这样对股东才会有一个交代。

  国资委是一个出资人,真正的所有者是老百姓,我们把国有资产都让你这一个部门行使所有权,你要对老百姓有交代。以前说的是国有资产增值率是多少,其实那是一个“饼”,老百姓得不到任何的好处。现在我们把国有资产交给你之后,你每年要汇报资本收益率是多少,要清楚的告诉大家,而且要支付给国库,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有比较好的治理结构。

  第二个方面,现在很多国家不存在政企分开的问题,我们国家政企分开的话就意味着我们的预算体系要做一个调整。以前的预算是把所谓的经常性预算和资本性预算混在一块,现在可能要做一些调整。我们要把资本金的预算从经常性预算当中分出来,让它们之间的边界很清晰。边界很清晰了以后,各自的责任就比较好确立,对他们业绩的评价也已经好确定。

  和讯网:你当时是设想让国资委代替老百姓把国企红利收上来。

  张文魁:是的,通过国资委这个口收上来,然后交给国库。你国资委最后的成绩最后要体现在交到国库有多少真金白银的红利,而不只是说我们今年的增值率是多少。

  张春霖:我们主要是有两个方面,一个就是刚才讲到的企业治理结构和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方面;另外一个是公共财政的改革。我们有一个很基本的看法,这个报告当中也有,也引起了大家的认同。就是国有企业的税收利润和国有企业所有权转让的收益,这两个部分都应该是公共财政收入的一部分,跟税收的收入是一样的。所以,它应该是作为公共财政收入来统一管理。这个观点在国际上公共财政专家的圈子里面应该是一个常识,就是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放钱的地方,全国的钱都应该放在一个盘子里面然后统一来分配。我的一些做公共财政研究的同事们听到“中国财政十几年的利润都不用上缴”,他们觉得很不理解。我们就是要建立一个比较健康的,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适应的社会财政体系,需要把国家各种类型的财政收入统一起来进行管理,然后按照统一的优先顺序来进行分配。比如说国有企业赚了钱以后应该是真金白银,最后让老百姓得益,让整个社会得益。也包括出售国有企业的收入,这些都应该统一的纳入国家财政的预算管理。

  “统一认识”是国企分红最大的障碍

  和讯网:二位老师觉得从2002年提出方案的设想,一直到今年的破冰,其中哪几步是比较关键的呢?

  张文魁:应该说国有资本金预算在2002年底提出来之后,逐渐引起各方面的关注。我记得2003年十六届三中全会报告里面曾经提出来过,要“研究建立国有资本金预算制度”。2004年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正式提出来“要研究建立国有资本金预算制度”。2004年有些地方已经做了,像上海、广东、辽宁这些地区已经开始着手做这个事情了,2005年有不少地方,像广东、上海、北京、辽宁、吉林的省政府发了文建立国有资本金预算。

  和讯网:看来地方政府的原动力还是比较大的。

(责任编辑:罗威)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打印] [财富速递] [RSS]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